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刀剑乱舞】永久の終りまで

*起名废,所以直接不起了

*可能有点虐,看不了断刀的慎入

*OOC有,格式什么的请不要在意

*大概是山姥切国広x女审xへし切长谷部(这样写出来感觉像3p似的x我什么都没说

==============================================

       新晋审神者是个悠闲派,眼睁着同期审神者们的刀帐逐渐填满、等级越来越高,依旧凭着与生俱来的好运气和耐心在本丸喝茶玩耍调戏秘书,每次演练也是让最低等级的短刀们去,将战绩生生拱手让人,还美其名曰“和平主义”。

       同贯田正国跟随她的时间也不短了,已经被她磨得没了脾气,只求每次出战都带他一个。

“既然不喜欢战争,为何还要成为审神者?成为审神者却不在意战绩和荣誉,也不费心收集刀剑,说实话我完全不知道你要做什么。”即使是陪伴她最久的山姥切国広也完全搞不懂,这个奇特的女子到底是要干什么,每天只是做做日课,出战也是看到某把刀疲劳就立刻收兵,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我只是想找到中意的刀陪着我满意足啦~战绩什么的随它去好了,而且你们受伤我也很心痛,就算可以手入修好,‘痛’这个感觉可是一点都不好受。”奋笔疾书着,她的语气却十分明快,“现在除了没找全我中意的刀之外,我很幸福。”

“那剩下的还有谁呢?”自卑的秘书刀没敢问她中意的刀都有谁,害怕那里面没有自己。

“压切长谷部!”审神者秒答一个之后又翻开刀帐,来回看了一遍,“剩下的嘛.......一期一振、骨喰藤四郎、平野藤四郎。”

“先去找压切长谷部好了,他还算好找。”山姥切国広说着提刀站起来,“主上,我们出征吧。”

“嗯!”撇下公文,她跳起来跟在秘书刀身后,带上一队出去了。起初她让秘书守在自己身边,队长是让另外一把刀来当的。从本丸出出进进十几次之后,她那绵长的耐心终于有了尽头:“喂!给我振作啊,怎么就找不到去敌人大本营的路啊?国広,你去把队长换下来!”

“我这样的人,可以吗?”

“没什么不行的,快去!”

不愧是跟随她最久的秘书刀,山姥切国広带着队直奔敌人据点,带着点轻伤拿下了这个战场的最后一个地方。

审神者扑上来,挂在他身上不撒手:“国広你太棒了!不愧是我秘书刀!以后可要加倍对你好呢!”秘书刀飘着花红了脸,任她抱着蹭来蹭去:“嗯咳.......我们回去吧。”

“嗯!说起来飘起樱花了呢,有新刀啊。”她看起来兴趣不大,放开山姥切国広朝樱花最集中的地方走去,迎接那把新刀。

人影渐渐显露出来,金色的圣带和四叶结,蓝色的风衣,还有刀拵上红色的带子,都和樱花瓣一同飘舞着,深邃的声音直达耳际:“我叫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公的命令,无论什么都为您完成。”

来人说完这句话就一愣,因为眼前小巧的审神者双手狠狠地捂住嘴,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泪水不住地留下来。

“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压切长谷部担心地问。

她颤抖着轻轻松开手,唇瓣相碰发出的声音细如蚊蝇:“真的......不是梦,长谷部......真的是长谷部........”

“是,比起压切,更希望您叫我长谷部。因为......”他还没说完就被扑了个满怀。怀里的审神者抬起头,含着眼泪笑道:“终于找到你了,欢迎来我家,长谷部。”

 

审神者到底是有多喜欢压切长谷部,早在她秒答出那个名字的时候,山姥切国広就应该知道的,但是他居然没在意,反而说要为她先找到。找到的结果就是,第二天近侍就被换成了压切长谷部。

山姥切国広没什么怨言,也不敢有什么怨言。论忠诚值和陪伴她的时间,他山姥切国広都是可以尽情嘲笑长谷部的,所以定有一日,主人还会把他换回近侍。

自从长谷部来到本丸,一向悠闲的审神者居然勤奋了不少,原因无非就是可以让长谷部尽快提高等级,好把他编入一军。每天每天,审神者的眼里就只有长谷部,再无他人。反观长谷部,就像传言所说的那样,张口闭口“主命主命”,眼里也是只有审神者一个再无其他。

好一对一心一意的主仆。

本丸其他的刀剑们都是这么想,不免有些酸溜溜的。

 

审神者觉得时机快要成熟了,一军的等级已经全部拉到四十八左右,包括压切长谷部和山姥切国広。她打算去【五图】征战了。考虑到长谷部虽然是自己的爱刀,但性能各方面的确不如初始秘书,她把近侍换回了山姥切国広,后者也很高兴,带着队伍一如既往地直奔敌人本阵。

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资源攒了很多轻伤手入也很快。打到【第四部分】的那天,审神者疲于应付考试,精神完全不在状态,指挥全权交给近侍兼队长山姥切国広,自己站在后方看着战场发呆。就在突入敌营之前,她惊觉副队长谷部已经是重伤了,跑过去准备下令撤退的时候,她听到了熟悉的词令:“我还能战斗,只要不死就不算什么。”

审神者终究还是没拗过他。看了一眼他刀装还都在,她让长谷部到较为安全的自己身边,还叮嘱大家要保护好重伤员,就下令继续前行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敌人的枪兵队长直奔自己而来。身上和脸上都溅上灼热而粘稠的液体的时候,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是条件反射地接住倒下的高大男人,被他的重量压得坐到了地上。

“主上!”山姥切国広冲过来,一刀了结剩下的这个枪兵队长,“你没事吧!”

那个女子拼命地摇头,一只手拼命想要堵住怀里人身上的那个不住冒血的大洞,却没有成功。还是那个深邃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这就是终结了吗.....主人的命令.......就算我不在了.......也能达成吧......”

她慌乱地摸上长谷部的脸:“不行,不许死,这是命令!长谷部,不许死!”

紫色的眸子看到山姥切国広的嘴唇无声地说出“赢了”之后,长谷部咧嘴一笑,从审神者的臂弯里消失了。

她崩溃了,荒凉的古战场上响彻着凄厉的哀号。

“不是这样的......我不该说继续前进的......我应该再坚持一点,让你们回本丸就好了......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那个本来就小巧的身影一身的血和泥土,伏在地上不住地抽泣,“呜......长谷部你怎么能死,是我待你不好吗?居然无视我的命令擅自死掉.......你才陪了我多少天.......”

她就这样一直哭一直哭,直到眼泪干涸,发现大俱利伽罗已经因重伤晕过去的时候,才勉强起身:“不快点回去手入不行呢......”

恋恋不舍地回望那个心爱的人消失的地方,她咬牙离开了。

 

多少天的不思茶饭,多少天的神情呆滞以泪洗面,这个曾经悠闲的审神者不曾落下一天的日课和出战,公文和报告也一篇不差。只是除了这些,剩下的时间里只剩下望着院子里的樱树发呆。

从那以后她再没踏进过【五图】,即使据说那个地方能找到一期一振,她还是摇摇头:“我不想在让任何人断掉了,你们每个人,都比没找到的一期一振重要得多,感情要深厚得多,而且.......我还要重新找一把长谷部呢。”

看着她苍白的脸勉强扯出的笑容,山姥切国広说不出的心痛。

“压切长谷部不是稀有刀,主上有心一定会找到的。”

“嗯,谢谢你,国広。”

那笑容太凄惨了,他不忍看她,拉下披风遮住眼睛:“主上......能不能问......您中意的刀都有谁呢?”

“除了上次和你说过的之外,还有药研、光忠、鲇尾......”

秘书刀紧紧攥住了披风。

“......和你。”

“诶?”猛然抬头,撞进了审神者许久不见的温暖目光,让他手足无措。

她笑着说:“说起来,我最引以为傲的秘书刀一直在我身边呢,为什么一直都没注意到呢......对不起啊国広,我好像一直都在忽略你,以为你的存在是那么理所应当。”

山姥切国広一下子把她紧紧抱住:“您不必道歉,本来就是理所应当的。”

“.......诶?呃、嗯......”审神者没有挣扎,轻轻地环住他,“谢谢......你会一直,陪我找到所有的刀,对不对?”

“是,我会永远陪着您。”

“真好......我感觉幸福又来了呢......”审神者抬头看着飘落下来的樱花,“话说今天天气真好呢。”

 

等我找到了所有的人,再也不会让任何人在离我而去,我要你们都一直一直陪着我,到我的那个【永远】结束为止。

 

========================================

这可是本婶的亲身经历啊........昨天心爱的男人(x)就这么在我眼前碎掉,本婶已经觉得生无可恋了,大概直到找到下一把为止都会一直保持“哀莫大于心死”的状态了,还好还有国酱和光忠妈妈陪着我QAQ

评论
热度(28)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