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刀剑乱舞】纯爱

*趁着这个好日子,你们懂得

*压切长谷部x女审

*虽然叫纯爱但是写了很青涩的(肉)然而并不好吃。。。。

*这是我对捡回骨喰和胡扯弟弟的长谷部的爱,我知道他也爱我

*第一次用百度分享私密文件感觉我智商不够用啊

=============================================

审神者总是看着近侍发呆。

天啊怎么能这么帅!发色也好眼睛也好鼻梁也好唇线也好脸型也好,就连声音都是她喜欢的类型,虽然性格有点.......不过他可是唯命是从!有什么能比得过这一点!

“您想让我做什么?手刃家臣?火烧寺庙?请随意吩咐。”

那么不和平的事我才不想做啊,不过随意吩咐什么的,真是个诱人的邀请呢。

“那、那么!”审神者正坐,红着脸大声说,“今天完成公务的慰问品,给我你的吻!”

那个青年被震惊到了,紫色的眸子颤抖着,连回应都没能说出来。

“......不行吗?”

“不,只要是主命.......”青年起身向她靠近,“什么都会为您去做。”

压切长谷部说完按住审神者的肩,毫不犹豫地在她眉心落下一吻:“这样您满意吗?”

“.......嗯。”虽然位置稍微不太对,审神者的脸还是一直红到了耳根。

 

审神者第一次见到压切长谷部是第一次参加政府会议的时候。那个人跟在某个同僚身后,帅气又恭敬,一瞬间就俘获了她的芳心。从那之后,审神者的目标就是得到一把压切长谷部。为了得到他,她什么奇奇怪怪的方法都试过,有时都让当时的近侍想装作不认识她。千辛万苦终于得到属于自己的压切长谷部之后,审神者一直赖在他怀里不撒手,回到本丸立即换了近侍,弄碎了不少本丸刀剑们的心。

有一次一军出战回来,三把重伤,队长长谷部就是其中之一。审神者心疼得不得了,一边哭一边拿出所有的札给他们迅速手入,之后就一头扎进刀装房,不吃饭也不睡觉,转天肿着双眼把所有人的所有刀装都换成了特上。以后就算资源再吃紧,大家身上也都挂着金灿灿的刀装。谁也不敢让它们碎掉,因为审神者规定不带满刀装就不许出阵。

“长谷部,你给我等等。”一向挂着微笑的审神者冷着脸抬手,点了点他的手臂,“你刀装少了怎么不说话?”

“我还可以的,只要.......”

“闭嘴。”审神者吧一个特上投石挂到他腰间,“下次再让我发现这种事,受伤可不给手入喔?后果你知道的对吧?”

“伤员不许出阵吗.......谨遵主命。”

战场上的长谷部勇猛程度也令审神者很满意。无论受伤与否,遇到敌人都面不改色拔刀:“虽与你无冤无仇,但这是主命,去死吧。”;就算不骑马,他也是第一个冲进敌军的人;如果有最后一个准备逃走的敌人,他会一个箭步去到那人身边,一刀了结。

“想躲起来也没用!”这样凶狠凌厉的压切长谷部在审神者把誉递过去的时候,又微笑着恭敬俯身:“这只是完成了主命的结果而已。”

今天的长谷部在审神者眼里也是帅得惊天动地。

 

“唉.......”

山姥切国広有些担心地盯着审神者。刚把远征部队送走不过一个小时,这是她第十六次叹气了,处理公文也是心不在焉的。

“我可以的话,和我说说也没关系。”毕竟在长谷部来之前一直都是近侍,应该还算了解她吧,“.......主上?!”

审神者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看着他:“国広......怎么办我想他了.......”

“他?长谷部吗?他不是刚出去远征.......”难得没选择躲开而是接住扑过来的审神者,“才一个小时吗........”

“我到底为什么要派他去远征啊!还是三天的?!”仰天长啸,审神者双拳拼命捶着秘书的肩。

“你冷静啊!我怎么会知道你为什么派他远征!唔.......要不你下令强制归还?”

“.......不行。就是觉得他会带很多东西回来才派他去的。”瘪瘪嘴,晶莹的泪水已经在眼角蓄势待发了。

山姥切国広赶紧帮她拭去泪水:“那就耐心等着。”

主上你可千万别哭,眼睛肿了等长谷部回来多少个我都不够他砍的。

 

三天后,整理完公文的审神者正端了和果子和茶叫山姥切国広一起吃,后者说出了她等了好久的话:“比起招待我,先去迎接远征部队不是更好吗?”

审神者几乎是从原地弹起来的,用上最快的速度朝大门口赶过去。

长谷部侦查并不高,是在鲇尾看到并叫出“主上”之后才发现审神者的。看清那个飞奔而来的身影之后立刻红疲劳樱吹雪:“主.......”

想也知道被机动不低的审神者以那种速度扑过来会发生什么。压切长谷部发生位移,轻伤。

审神者的样子和第一次见到他的那次差不多,哭着抱着他不撒手,不同的只有嘴里不住念叨的话,那次是“好想见你好想见你好想见你”,这次是“长谷部长谷部长谷部”。

长谷部无比开心地环住她:“主上,我回来了。”

 

“.......以上。”不愧是三天的远征,连口头报告都长得感人。

“辛苦了,我就知道长谷部会大成功回来的。”不枉我煎熬了三天。

长谷部再次飘花:“这是当然的结果。”

“别飘了快去洗洗休息吧,明天还会把你换成近侍的,今天就先......”

“主上,请立即把我换成近侍,我还可以的。”

“太勉强了,就算是你也要休息啊,小心过劳死哦。”

“恕我直言,这三天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您,所以今天,请您把我换成近侍并让我侍寝吧。我想尽快,把三天少看您的份补回来。”他紫色的瞳仁倒映着烛火的微光,温情似乎能从那里面流出来似的。

审神者愣住了,随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透了脸:“你.....你都说了什么啊!我,我知道了你快去洗......不对,慢慢洗慢慢享受也没关系,我换回来就是了。”

“是,那么我先失陪。”他似乎极为愉悦,连语气都轻飘飘的。

=============================================

链接:http://pan.baidu.com/s/1nppi2 密码:hwvu  换了个链接应该行了

欢迎食用,适当拍砖,跪谢。

评论(3)
热度(36)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