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刀剑乱舞】とあるの一期一振

*主要是一期一振x女审

*这是个流水续作,上一篇在这里http://gpcjoy3887.lofter.com/post/1d2df276_703800b

*据说写什么出什么,再不写博多都来了一期哥还不来就说不过去了

*前半有大多数其他刀的严重ooc,文笔散漫,瞎眼请关,欢迎指教(一期的性格我摸不透啊,被二设糊一脸QAQ)

========================================

1、

本丸里谁都知道审神者的初始刀,也是跟随她时间最长的刀,是山姥切国広。这天饭后的闲聊,有人问起审神者第一把锻造出来的刀是哪一把。一向记性不好的审神者当然是不记得了,她从一开始就没怎么走过心。发愁地望着一帮人即将变为失望的目光,审神者专程跑去房间取来了刀帐,以唤醒记忆。

事实证明那记忆似乎就从未存在过。但是审神者却回答出了诸如第一把胁差、第一把太刀、第一把大太刀、第一把四花刀是谁的问题。

“第一个找到的是鲇尾嘛!”少年听了开心地跑去她身边蹭,无视了刚刚被找回本丸的兄弟的冷眼。

“第一把太刀是伽罗哦~”“哼。”中二青年冷哼完就被一旁的光忠敲了头。

“第一把大太刀是太郎呢......我还记得太郎从锻刀室里出来的时候撞到了门框。”审神者说着掩嘴笑了起来。

“当时真是失态了.......”太郎微微颔首,略显愉悦的样子。

“第一把四花刀啊~说是第一把其实现在也只有这一把而已嘛.......”她说着看向某个纯白的男子。

“嗯?我吗?”鹤丸国永指着自己明知故问,“哈哈哈,这说明四花刀有我一把就足够了哦~”

“少得意忘形了国永,你快点把一期一振给我找回来。”佯装生气,她闭了一只眼睛瞄他,“赌上你皇室的荣耀哦~”

“总有一天会带吓到你的成果回来的。”他摆摆手示意她无须担心这些。

环视长桌旁列座的三十二位俊俏的男子,审神者弯了眼角。她想要刀的只剩下一期一振和平野藤四郎了,都是稀有刀,她并不打算为了找回他们去做什么疯狂的事,只求现在这里的各位平安。

第一把得到的刀是谁都无所谓,她心里早有中意的排名,只是拿到完全排不上名次的刀之后,才发现大家都是宠她爱她的好人。诶?问她那个排名的具体情况?啊啊,她想大概是这样的:

No.1忠犬好男人压切长谷部

No.2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一期一振

No.3害羞萌物山姥切国広

No.4持家好男人烛台切光忠

No.5平野、前田为首的藤四郎们

No.6笑对自己毒舌吐槽的につかり青江

No.7是好男人但是无所谓的其他刀剑

愿意把她当做花心的女人她也承认,毕竟比起许多只爱一把刀还和他们恋爱甚至发生身体关系亦或是结婚的前辈和同期们,她周旋于这些男人之间摇摆不定也是事实。二十岁,并不是能很理智控制自己的年龄,到了这种神经质的地步的理由大概也只是比同龄人少了父母,而已。

审神者和近侍说过自己很幸福,是真心的。

刚开始看到她选的那个自卑的初始刀还以为自己抽中了下下签,直到山姥切国広脸上绯红一片在她手里撒下一把小金球,半夜偷偷潜进她房间给她掖好被子,对她的命令反应很冷淡却每次都达到了最好的效果,此类种种让她感动不已,越发地喜欢这个乖秘书。

第二个拿到的排的上名的刀是药研。那个比她矮半头的少年用十分老成的口吻天天嘱咐来嘱咐去,给她做饭洗衣服帮她照看伤员,像个书记似的辅助山姥切国広出战,在光忠来本丸之前简直就是全能的保姆,让已经很自立的审神者自愧不如。

然后是青江,本来对于那张挑战她下限的嘴很是不喜欢,却意外发现他相当绅士,当然是褒义的。他会像大哥哥一样摸摸她的头说她很棒,说不用担心,说一切都会好的。而且......意外地辟邪,身边有青江的时候,本来运气就很好的她更是所向披靡。

烛台切光忠比压切长谷部早来一天。光忠一来就被派去远征了,长谷部则是一来就被换成近侍带着一帮比他等级高不少的短刀们去赚经验和资源去了,之后两个人又都被编入二军,有时出战有时远征。光忠也做过几次近侍,比药研还絮叨,比药研还会照顾人,尤其是旧交大俱利伽罗,居然能和那中二又冷淡的人聊天还掌握着主导地位。长谷部和光忠的关系算是比较好的了,却和对审神者很冷淡的大俱利伽罗不对付,从中调停的自然是光忠。烛台切光忠在审神者眼里简直就是个奇迹的召唤者。

心目中第一好男人长谷部没什么可说的。他本身就是唯主命是从,任何对审神者不好的事情发生他就会立刻皱起眉头,比如某位大哥哥又口吐黄段子之类的,多数情况下会获得近侍长谷部的上段踢一枚,至于他飞出去多远撞上什么都是他的造化了。审神者呢,本来就很喜欢他,在没得到的时候就很喜欢,以至于第一次找到压切长谷部的时候她开心得直流眼泪。长谷部做了近侍之后,她的要求变得越来越无理,但是都得到了迁就。有时审神者都责怪他太宠自己了。

至于一期一振,她只在政府的会议上见过几个。一表人才、彬彬有礼、诚实本分、善解人意.......几乎所有的好词都被传说用在了他身上,使得他本来就高贵的身份变得更加模糊而高不可攀起来,让她无法想象。由于始终得不到,审神者掰着手指一个一个数着一期一振的好和自家男士们的好,最后总结:一期一振所有的好自家男士都具备,虽然不是集于一身但是足够,所以可遇不可求的一期一振并不必要。

也就是用于自我安慰,每每看到藤四郎们念叨哥哥,她都禁不住长长叹气。念叨又如何,叹气又如何,大概是自己太土了所以身份高贵的一期才会久久游离在外不来吧?

 

让她对一期一振有所改观的是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发生的许多事。

2、

“主人,我拿信件来了。”

“啊啊谢谢!”从长谷部手中接过信,审神者挑眉,“又是两封?!”

又是通告,别人家的刀叛逃了,提醒审神者们提防并协助抓捕叛逃的刀剑。不过她不认识那个人也就无所谓,重点不在这里。

“.......一期一振。”叛逃者一栏这样写着。

压切长谷部担心地看着审神者表情变化万千,揣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期一振不是传说中温柔大方彬彬有礼诚实肯干的高贵的刀么?怎么就又是弑主又是叛逃的?我要庆幸自己家没有一期一振吗........

“没什么我们出阵吧。”上天保佑别让我碰到检非违使。

踏过无数遍的厚樫山,今天依然是这里。审神者依旧是用疲沓了的目光看着花瓣锦簇的新刀自言自语:“兼桑也好山伏也好速度出来跟我回去炼结。”

然而她看到了并不熟悉的服饰。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一把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温柔的声音,刀拵上摇晃着的紫色挂饰,工整的仪表,蜜色的双瞳,水蓝色的头发,一切都告诉审神者这就是她找了很久的那把刀。

“终于找到了啊!”连长谷部都不禁感慨,低头看向自家主上却吃了一惊,“主上?你不开心吗?”

审神者真的是愣住了,眼中是长谷部从未见过的动摇,没有丝毫欣喜。她一回过神就死死抓住身旁近侍的衣襟:“嗯,欢迎你来,我找你很久了一期一振.......”

“您费心了,万分感谢,今后定为您献上全部。”

.............别骗人了,我见到过的叛变次数最多的就是你一期一振啊!

 

以后的时日,审神者都战战兢兢的,听到、看到一期都似乎要炸毛,总是要用最快的速度脱离,还一直派他去远征,连鹤丸国永都无法达到这种惊吓她的地步。

“主上是因为那些通告才畏惧一期一振的么?恕我直言,主上再这样对他的话,他叛变得会更快。”烛台切光忠隔着晾好的被单对审神者说。

“我表现得很明显吗?”另一边传来疲劳的声音。

“十分明显,一期一振很苦恼呢,我还见过他向弟弟们讨教得到主人青睐的方法。”

心里狂喊“臣妾做不到啊啊!”,审神者长长地叹气:“真是伤脑筋啊,明明我有长谷部就够了呢。好不容易和他关系变近,就捡到了一期一振。他不是有弟弟就够了么?总听别人说因为一期一振都不能和短刀们好好玩耍了。”

“怎么会,刀剑都是心向主人的。”有些宠溺地摸了摸审神者的头,大家长继续干活去了。

压切长谷部怎么会不知道审神者的想法,但是又不能放任她和一期一振这样下去,不和平的本丸并不适合她。某天,他忍痛开口:“恕我无礼,我觉得主人应该想办法和一期一振搞好关系,不如——换他为近侍如何?”

审神者惊愕地望着他:“你.......”

重复了无数遍这个字之后,她露出仿佛被世界抛弃的表情:“你说什么?”

长谷部虽然一百万个不乐意,但是只要是为了主人考虑的事,他什么都会去做。收获了“我懂了长谷部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你滚!”还被赶出房间后,压切长谷部跪在审神者门外道歉也成了本丸定番之一,和被畏惧着的新人一期一振并称[苦逼二人组]。

 近侍换成了初始刀山姥切国広,看见一期一振追着主上就上去阻拦,看到长谷部在门口长跪不起就拖走。床单君表示现在的秘书没以前好做了,明明打不过一期跑不过长谷部,他还是要硬着头皮上。

很快审神者看不下去他疲惫的样子,把近侍换成了烛台切光忠。过了几天,在带着疲惫神色的近侍的请求下,又换了药研藤四郎。

 

“大将,您给我们添置的出席重要场合的衣服,没有一期哥的吧?”

“当然啦,那时候他还没来本丸嘛。”

“只有他没有,真的可以吗?一期哥自从来了之后就因为大将莫名其妙的惧怕而十分消沉,您是不是考虑一下给他补偿一下呢。”药研整理好公文给审神者倒了杯茶,看似说得漫不经心,“今天的通告不是说,下周末有审神者的酒宴么,我可能不太能胜任,一期哥可是很能为审神者争光添彩的存在哟?”

审神者本来觉得长谷部或者光忠就够了,听药研一说又犹豫起来。

的确是我过分了,明明我家一期什么都没做呢。只有他没有正装不太好,酒会要给自己租礼服,反正也是要上街,不如顺便都解决掉。

“那药研,这周末......”

“大将是想让我陪您逛街提东西吗?我倒是无所谓,您可是会被别人误会成欺负后辈的人哦?”

“.......”有道理啊,不愧是一直替一期照顾弟弟们的兄贵!然而还在和长谷部冷战的审神者并不想带着光忠去,那打扮看起来一定会被认为是黑社会。

“不如带一期哥去吧,正好为酒会做个铺垫,省得你俩相处不习惯尴尬。”

“不,不行!我不要!让国広陪我去!”现在管不了他性格糟糕了,“总之,就这么定了!”

“是,我明白了。”

3、

为了配合山姥切国広自卑害羞的性格,审神者特意选了一套比较朴素的衣服,打算他一来就打开去现世的门。人来了,却不是那个想象中的那个。

“早上好”说了一半的审神者笑容僵在脸上:“为什么.....国広呢?”

一期一振温柔的笑容几乎闪瞎她的眼:“他出去远征了,让我来代替他。”

啊啊,被药研坑了.......为什么我只感觉到无力却不觉得愤怒呢......

“你,等我一会儿!”审神者猛地关上门,差点打歪了一期一振俊俏的鼻尖。她以最快的速度换上最漂亮的衣服,挽出最淑女的发型,才打开门:“久等了。”

一期一振有些惊讶地上下打量她:“不,主殿很快的。那我们......”

“不行。把你的武装卸了披风脱掉,刀.......就带着吧,出事我来解决。”

“武装卸掉可不行啊......”一期微微皱眉,看到审神者脸色见黑立刻应允,“是,请主殿稍等片刻。”

行程和那天并无不同。走出政府大楼的审神者和一期说,希望他在这边不要叫她“主上”而是叫“大小姐”。

“是,大小姐。”他恭敬地抚心颔首,颇有管家的风范。

公交车这天居然挤得堪比沙丁鱼罐头,不用扶着都不会倒。就算这样,一期一振还是全力拽住车顶的扶手,凭借身体为审神者开拓出一小块空间来,并腾出另一只胳膊让她抓着他。然而在司机不断的刹车之下,审神者不断地撞入一期一振的怀里,最后演变成了一期直接搂住她,不让她像个煤球一样摇来摇去。

“主....大小姐您怎么了?”一期一振看着女子的行为,冷汗都淌下来了。

下了车之后审神者就满面通红地一头撞上站牌,并且不停地重复这一动作,可是吓坏了一期一振。

审神者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缓缓把头和站牌分开:“没什么,我脑子有点温度过高。”

“真的没事吗?虽然不太懂,要不要去看医生?您看您......失礼。”他手指轻柔地揉着她刚刚猛烈撞过的额头,“都撞红了,请小心对待自己。”

审神者稍微呆滞了一下,就后退一步偏头离开了他的触碰,撅嘴嘀咕:“你以为是谁的错啊?”

“诶?是我哪里做错了吗?”他紧张起来。

“没有!不是啦!好了我们走吧!”意识到这样的对话进行下去简直没完没了,审神者大步开路朝上次去过的服装市场走去。介于上次买到的衣服都相当不错,她打算还去那些店里替一期一振找一套。没想到刀剑男士们的外表足够给一般人留下很深的印象,直到店主趁着一期一振去试衣服,八卦地蹭过来悄悄询问上次的男朋友怎样了,她才明白这些人以为她又换了个男朋友。

俗话说的好,要圆一个谎,需要更多的谎言。审神者依旧是讪讪地笑着:“啊啦我看起来是那样不检点的人吗?这个人是我家新来的随从啦!”嘛,从本质上看的确没有错。不过随从看起来比男友要高贵得多,实在是让这个谎很容易被揭穿。虽然都是国宝,毕竟普通的国宝和皇家供物还是不一样吧?

“大小姐,这样可以吗?”一期一振从更衣间走出来,样子不似长谷部那样局促,大概是因为他平时就穿着规格差不多的军服的缘故?

不过店主好像比主上还高兴是怎么回事?一期不明白,但还是听从主命转了两圈。

“您看看多合身!您周围的人还都这么俊俏!如果可以,请务必让他们来做我们店的模特!”店主极力压制住自身的激动,拉住审神者的手不放。

“呃,这个......”审神者头大地看着被死死扎抓住的手,想着该怎么拒绝这个滔滔不绝的八卦女人。他们?我家所有的刀都不是谁想看就看的,更何况这两个。

“可以请您放手吗?我家大小姐似乎并不喜欢这样。”一期一振的声音很干脆地打断了店主的话。他笑着,笑得十分灿烂,笑得店主硬生生放开了手。

“一期?”审神者眼疾手快一把按住他放在刀柄上的手,正色婉拒了店主的请求。

衣服的确很适合一期一振,但是审神者买下来之后就愁容不展。租完礼服之后,她带着一期坐在餐馆里,不停地叹气。真丝的衣服真的好贵啊!弄得她不得不租低一档的礼服了。试衣服的时候,无论穿什么出来一期一振都会说“很适合您”,根本一点实质用场都派不上。

一个词总结今天的成果:失败。

“主上,您累了吗?”他担心地望着她。

“草莓......”审神者盯着桌上的甜品,有气无力。

“是?”

“诶,不我指的是......”她忽然恍然大悟,随即笑了出来,“好可爱,居然......”

一期和草莓同音啊,这么一说的确有种草莓的可爱感觉,为什么自己会选了薄荷色的衬衫和浅粉色领带的原因,原来在这里!

一期一振莫名其妙,不停地眨着满是问号的双眼,歪着头望着她。

那可爱的样子,犯规啊!

来了精神的审神者轻咳掩饰尴尬:“那个,一期,对不起。”

他看起来更加莫名其妙了,慌忙问:“主上何出此言?”

“我被之前遇到的种种吓到,亏待了你很多,真的很抱歉。我隔壁原来的审神者被她的近侍一期一振手刃了,我还收到过别人家一期一振叛逃的通告,他们都不是你,我却.......太刀一期一振一定就像面镜子,映照着人类本来的样子,逐渐露出愚蠢本性的人大概会被崩裂的镜子划伤,我对自己的品行没什么信心,说不定哪天也.......”

“主上,我现在很喜欢您。”一期一振把切好的小块的蛋糕放到审神者面前,“多谢您一直待弟弟们很好,让我能安心一心一意服侍您。如果您担心的那天真的会来,请刀解我,或者放进仓库不再使用就好,我也......不希望给善良的您添麻烦。”

审神者呆住了,随后又把那盘蛋糕推回去,然后自己蹦蹦跳跳地站起来,坐到了一期一振身边,一脸幸福。一期一振呢,尽管还是莫名其妙,看到主上开心也就放心了。

至于之后被审神者要求喂或者被喂,把他的脸弄得红得像真的草莓一样,都是今后幸福路线的开端。


一期一振,可爱的刀。


评论(2)
热度(51)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