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刀剑乱舞】草莓一把

*一期一振x女审  短刀们x女审

*考试周的怨念,黑化有,私设婶有,请注意避雷

*我家一期不是亲的QAQ自从来了之后对待弟弟特别不好,只顾着自己拿誉拿经验,博多跟着他都爆两次真剑了,他自己捂着仨金刀装一滴血不掉在旁边看着.......一副甜美的样子我却觉得他是个心机婊啊怎么办啊!

========================================

听说政府要彻查并取缔暗黑本丸,审神者不禁有些揪心。她的本丸虽然不算是暗黑本丸,但是从某种意义上她希望被查封掉,要说为什么......

因为她本丸里的刀都是切黑啊啊啊!不知道是怎么搞得,别人家都是甜蜜得不得了,到了她这边就把他们全都养成了切黑。暗黑本丸是指审神者对自家付丧神不好的本丸,反过来就不属于暗黑本丸的范畴了。

总之好可怕!同僚们遇到可怕的事都会哭哭啼啼地跑去找她们的近侍,她却不可以。一定会被趁机吃抹干净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只是因为她是妓女出身就变成了这样吗?那这个世界也太不公平了!

“远征的人回来了。”近侍探头进来,提醒她。

审神者抖了一下:“嗯?嗯去迎接吧!”

“请等一下主人。”近侍抓住手臂把她拖住,伸出手爬梳她的头发,“请至少整理一下仪表啊。”

“劳您费心了,不过为什么你会在意这些啊,难道不是只有光忠才会时刻提醒我仪表的问题吗?”

“您在说什么啊,我也是会时刻注意的啊。”蜂须贺虎彻保持着微笑的样子眯起双眼,“怎么,您不喜欢这样吗?”

审神者觉得受到了威胁,立刻摇头,甩开他朝正门逃了。

看到了吧,看到了吧!他只是把打刀呐!你能想象太刀们是怎样对她的吗!她真的怕啊,如果反抗的话,是不是下一秒就变成刀下鬼?天哪,虽然不想遭受这样的待遇但是也不想丢掉小命!

“咚”“唔!”“主上!”

审神者还没睁开眼就明白过来她撞上谁了!天啊她不敢看撞上的是谁!

“主上?没事吧?哪里撞痛了吗?”有力的臂膀扶着她的肩,啊,这声音是......

“石切!呜......您终于回来了!”天啊万幸啊大太刀们回来了!这里只有短刀和大太刀是审神者的亲友,大太刀却被做近侍的太刀们发配去远征了,短刀也被他们的哥哥们打发去了池田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半个月了!半个月来她过的什么日子啊!

石切丸安慰着怀里哭着的女子,招呼一同归来的四个同伴过来。太郎、次郎、御手杵和蜻蜓切放下手里正在装卸的资源,聚过来和她打招呼。

呜......看看看看,我家的老好人们终于回来啦!可喜可贺呐!

第二天近侍一期一振做的出阵表被审神者一口否决,仗着身边坐着石切丸她也硬气了一回,好不容易回来了的好人们她才舍不得再派长时间的远征。

“您是认真的吗?那么远征的人怎么办?”一期一振的瞳色暗淡了一些,语气也变重了,“资源,每天都要消耗的不是吗?再者说,小判也不充足了。”

开玩笑!我可是好好看到了你手底下压着的十万多的小判!尽管零很多我还是识数的!拿钱要挟我吗!

“为什么不派太刀打刀去远征呢?一期,我很看好你哦,肯定会帮我找回大型小判箱的对吧?”

一期一振的脸黑了。良久他终于闭上眼应允:“是,那么我就准备准备带太刀去远征了。”

“等会儿!人由我来指定!一期一振队长,然后是压切长谷部,烛台切光忠,小狐丸,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嗯就这么定了!”笔朝桌上一扔,她转手把名单递给一期一振,装出灿烂的笑容,“可就全靠你们咯?”

“是,那么我告辞。”他在门口停住回头望了一眼听石切丸报告的审神者,才离开。但是审神者没漏看他眼中流露出的不快。

本丸清净了,身边有石切的时候青江不敢来骚扰,一周之后短刀们也回到本丸。审神者已经不管丢不丢人,抱着一帮短胁流泪不止,她终于过上了天堂般的日子。

“大将,远征队回来了。”又一周之后,近侍药研在房门外说。

审神者捧着茶杯的手一抖,滚烫的茶水溅了一手一桌子。

“嘶——”

“大将?!”药研吓了一跳,立刻扑过来捧过她的手仔细查看,“怎么这么不小心,还好没起泡,稍等我帮您包扎一下。”

于是审神者出现在远征队面前的时候就是手缠着纱布抿着唇,一副很勉强的样子。的确是很勉强,因为她的天堂就要被眼前这六个人变成地狱了,她很不高兴。不过正常人不会想到那里,六把刀只是以为她被烫痛了手才不开心。反观他们,看到审神者一个个都很是激动。要不是她把受伤的手挡在身前,恐怕他们就会跨过去把她狠狠按进怀里。

糟了糟了糟糕了,硬生生地把他们打发出去,回来肯定是要寻仇的啊!一期一振的眼神,她还没忘呐!虽然别的太刀打刀也都很过分,在大太和短胁在身边的时候还是有所收敛。这六个人可不一样啊!撇开别人不说,这个一期一振就让人十分头疼,作为粟田口家的太刀,连鸣狐都让他三分,短胁们就别说了,一期哥说什么就是什么,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这样霸道的人偏偏态度十分恭敬,其他刀想要劝说也是直碰软钉子,一点用也没有。能和他对抗的只有同样霸道而又恭敬的压切长谷部、同样给人软钉子吃的三日月宗近,他们却只会在晚上由谁侍寝的事上争论。

所以晚上审神者洗过澡回到房间,看到桌案前的一期一振时并没有感到意外。

啊,果然来了呢。

“一期你远征那么久,不累吗?”她幽幽地冒出一句。

“看到主上的一瞬间就不累了。”他笑盈盈的,伸出手想要碰触她,“您可知我有多想念您么?”

审神者侧脸躲开了:“不知道,但是能看出来。我再说一遍,我只卖艺,不卖身。”

“没有人让您卖身啊,主上。”他站起来理所当然地搂过她,灼热的气息扑在她脸颊,“因为就算要了您,也不会有人给钱不是吗?”

“你的意思是我还没有卖身妓有价值?”审神者咬紧嘴唇,“一期一振,你越来越胆大妄为了?你们六个是不是商量好了什么,比如......侍寝顺序什么的?”

“主上好聪明。”他笑了,打横抱起审神者放到床上,“您就不打算,用身体慰劳一下远征归来的将士吗?”

“那也是太郎他们先到先得吧,你弟弟们去池田屋征战也挺不容易的,不如我也去慰劳一下他们?”她非常不开心,而且非常害怕,害怕到用嘴硬来壮胆了。

“您还真是不诚实。”他好看的双眸眯起,钻进被子把审神者牢牢扣在怀里,在她耳边低吟,“弟弟们还小,如果主上想,请让我替他们承受。”

鬼才想啊?!我看起来像是能qiang♂jian正太的人吗?!倒是他——

“倒是你,还真是忍辱负重。”

“过奖了。”

一期一振就这样没了动静。审神者脸已经发烫到快要烧着枕头,忍无可忍地打算抗争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居然睡着了.......她惊讶之余松了一口气。

一期一振的呼吸均匀且绵长,那安详的样子,让人怀疑和刚刚口吐狂言是否真的是同一个人。

一期一振在身边,审神者根本不敢睡。一是怕他会在自己睡着的时候做奇怪的事,二是因为她的能力——抢夺梦境的能力。因为这个倒霉的能力,身边睡着诸如一期一振、压切长谷部、烛台切光忠这些刀的时候,她总是会做恶梦,被烧毁的、被折断的、被送人的.......数不胜数的悲惨梦境被她一遍又一遍地温习,导致她这样软弱,遭受到非人的对待也狠不下心刀解任何一个。

为什么我家的刀都是切黑呢.......为什么不能让我再多依靠一些呢......

一夜不眠之后,审神者睁着血丝密布的红肿双眼一头扎进粟田口院,和厚哭诉完,顶着药研给的冰袋靠着骨喰就睡着了。于是一期一振踏进自家院内的瞬间,受到了所有弟弟的眼刀洗礼。

鲇尾:“啊,一期哥!”

骨喰:“........”(眨眼表示问候。怕惊醒靠着他的审神者所以没动。)

乱:“一期哥欺负人......”

药研:“大将这样下去绝对会精神衰弱的。”

厚:“一期哥可不要太过分咯?”

平野:“一期哥,我们可是要保护主君的啊。”

前田:“明明都说了会守护在主君身边,却无力保护她......”

秋田:“主君醒之前,一期哥可以在这里哦!”

博多:“这个月本丸的经济状况下降的话绝对是一期哥你们的错咯!”

五虎退:“呜......主上好可怜......但是一期哥也不是故意的吧......”

鸣狐(本音):“这样下去不行。”

一期一振竖起手指:“我知道啦。嘘——”然后弯了眼睛笑着俯身端详审神者的睡颜。

弟弟和您关系真好,真是令人嫉妒。明明我这么爱您,为何要畏惧我呢?今夜的近侍是三日月殿下哦,还请您做好准备。我费了多大力气才赢过三日月殿,您一定不知道吧。虽然说好了互不打扰,不过真的很为您担心呐,所以还请您原谅我自作主张。

“呐,大家,能不能帮我一件事呢?”一期一振直起身,环视着弟弟们,声音轻柔。

三日月殿,主上对我来说也很重要,所以非常抱歉。我个人不会去打扰的,不过借助弟弟们的力量的话,会不会有效呢?难得弟弟们这么袒护主上呐。

“其实今天夜里呢——”这不算是教弟弟们夜袭吧?

“药研,明天是烛台切殿侍寝哦。”

“什?!一定要阻止他!”

“博多,大后天是长谷部殿哦?”

“诶诶怎么这样!不阻止就不是男子汉了!”

看着弟弟们摩拳擦掌的样子,一期一振松了一口气背过身去,悄悄翘起嘴角。

 

“——呵。”

=================================

本婶已经考傻了,如果有bug请一定要告诉我!有别的脑洞也请务必告诉我!

评论(9)
热度(52)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