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刀剑乱舞 【最后的审神者】系列 相缘相伴,相爱相随

再次感谢 @Tomorrow 太太的企划,企划本体←戳这里。这篇大概是我写这个系列的最后一篇,在这里推荐给其他写手太太们,很棒的企划。这两天开学,在学校不知为什么一直都登不进去游戏,已经哭晕在电脑前,所以就写了这篇碎玻璃,吃的时候请配酒精和纱布,请不要听伤感的曲子。如果您觉得有虐到您,请在评论留下身影,谢谢

*压切长谷部x自家女审 双箭头

*流血表现有,伴随微量ooc,请慎重

======================================

“关于近日发布的审神者遣散一事,在此做出详细通知。

  “审神者离职回归现世时被允许带回一名刀剑男子,但必须用自己的全部灵力与一半寿命作为交换。此权利可以放弃,但无论放弃或者使用此权利都需要提交盖有审神者私印的说明文件,文件一旦提交不可更改。

  “如果将刀剑男子带回现世,可以选择让他们与审神者同寿或保持付丧神永生。此决定可无需与当事的刀剑男子商讨,审神者独自作出即可。

  “无视政府条款,擅自将刀剑男子带离者,将受到严肃的处理。

  “付丧神去往现世将变为普通人类,不会再保有刀剑的特质,但容貌不会随时间改变,无法与人类一起诞下子嗣,与人类的婚姻家人关系不会得到任何政府组织的承认。

  “请审神者们相互转告,于6月31日前提交申请文件。”

读完公文的汐澄眼前一亮。太好了,这样一来就可以.......

.......等一下。

她注视着公文纸好久,终于面色阴郁地垮了下去,消沉了好久才重整旗鼓,誊写了一份布告让近侍贴到本丸公示。很快就有诸如今剑、清光、萤丸这样的刀找上门来,二话不说抱着她就哭,说什么都不好用。要不是光忠和歌仙有些生气地提醒“你们不吃饭主上还是要吃的”,估计他们能哭到她活活饿死。

然而汐澄并没有食欲。难得四大食神联手做了这么多美味的菜肴,她也没能吃掉平时一半的量。

夜深了。因为白天一直被各种刀纠缠,汐澄不得不熬夜完成工作,近侍长谷部安静地守在她身后。

“主......您决定好要带谁走了吗?”他的声音犹犹豫豫的。

汐澄的笔尖停在半空。

要告诉他吗?他会原谅自己吗?

“我......”汐澄吞了口唾沫,抬起眼帘平视着障门,“没打算带任何人。”

空气凝滞了,带着些许朝低气压变化的趋势。身后传来衣料和地面摩擦的声音。

生气了吗?会揪起自己狠狠摔在地上吗?会掐住自己的脖子直到窒息吗?

胡思乱想的汐澄不觉紧张起来,却被拥进了强有力的怀抱。长谷部呼出的气喷到她的脖子上,微微发痒。他抱得有些紧,同时还有着一如既往的小心翼翼。

“......你不生气吗?”汐澄鼻子有些发酸,微微侧头看着近在咫尺的浅煤色碎发。

“一切如主人所愿。”他回答。没错,他一直都是对自己的决定这样回答,就算他想再坚持一下或者有异议,最终也会这样回答着妥协。

虽然她主意已定,就算他也抱着她哭,求她带自己走,她也不会同意,但她还是希望他会说出来,说他离不开她,说他想跟她走,说求她让他永远跟随在她身边。

“......虽然想这样说,”长谷部的声音打断了她脑海里的呼喊,“我还是想留在您身边。请您......不,请原谅我说这些任性的话......我.......”

长谷部的声音似乎有些哽咽,而汐澄的泪水早已决堤。她突然无来由地烦躁起来,挣脱了他的怀抱,撞翻了书案。室内顿时陷入黑暗。

“为什么你不生气啊?我平时对所有人都说我喜欢你,当自己要离开的时候却不带你走!你生气啊!你骂我啊!你是男人吧!那就对我发脾气啊!别总是.......一副受伤的样子,低眉颔首地......谦逊地......”

汐澄不顾形象地叫嚷着,哭喊着,压抑了一天的感情全部倾泻而出。

“你要是生气了,就揍我吧。我绝对不还手的。”

“我没有生气。”长谷部吃惊之余更多的是心痛,捞起她再次拥入怀中,“因为主平日一直把我挂在嘴边,所以我知道,做出这样决定的主一定、比任何一把刀剑都要伤心。”

“你们为什么总是这么体贴.......为什么总是你们在体谅我安慰我.......我什么都没能给你们,最后还要伤你们的心.......”

“主。”

长谷部的语气突然变得正式,引得汐澄抬起一塌糊涂的脸看向他。

“我爱您。”

汐澄睁大了双眼。她哭得脑子晕晕,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长谷部嘴角微微挑起一个弧度,紫色的双瞳里充溢着悲伤的溺爱:“虽然早先对于您的喜欢,我都说感激不尽。但是现在......我终于可以回应您了。多少遍我都说。我爱您。”

汐澄平时也是这样说话的——多少遍我都说,喜欢你。

爱.....不是一个她可以驾驭的词汇。自知的她很少用这个字表达心情。而且作为职业杀手,拥有这个词汇会拖后腿。她回不去了,就算孑然一身回到现世重拾旧业,现在的她显然已经不能胜任那个残酷而黑暗的工作。

他说“我爱您”,那么,自己呢?

“我做不到.....我好像会喜欢,但是没办法‘爱’......”说着汐澄的眼泪又流下来,“对不起,对不起!难得你回应了我,我却......”

“您接受吗?我自私的爱,您愿意接受吗?”他捧起她的脸,强迫她直视他能溺死人的一双紫瞳。

“我接受......”

长谷部笑了,笑得十分幸福。他拨开她被泪水粘在脸上的碎发,在她额头落下一吻:“感激不尽。”

 

汐澄向全本丸公布了她的决定。

“希望能和大家一起享受这段最后的时光。”她说。

近侍开始轮换,和刀剑单独出去一骑讨,在不同的人陪同下去逛街,被不同的人哄着或者哄着不同的人睡觉。汐澄最后的一段时光,选择这样过。

然而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她必须走。

汐澄苦笑着看着烛台切、堀川等人在替她收拾细软衣物,决定当一次甩手掌柜。她说稍微再去转转,就在长谷部的跟随下离开了屋子。

“樱花真漂亮啊,现世大概现在是冬天吧?真讨厌啊......”

“冬天会下雪的话,景色也会很美。”

“说的也是呢。”汐澄抬手接了几片花瓣,随后又甩掉,背着手转过身来,“长谷部,我爱你。”

长谷部愣住了,却瞬间樱吹雪。

汐澄灿烂地笑着接了几片在手里:“果然还是这边的樱花更好看。”

相互注视了很久,汐澄摊开双手:“时间差不多了,过来吧。”

“如主所愿。”他行礼后拉住她的手,变回了本体。

汐澄坐在樱花树下,拔出刀。压切长谷部漂亮的皆烧纹反射出她的面容。

面前的地上溅上了鲜血,从刀刃上能看到领口逐渐扩大的鲜红。汐澄急促地呼吸着,费力地用衣襟擦拭着刀刃,再次归刀入鞘。

“我爱您,主。”

幻听了呢。汐澄笑着,抱着刀的胳膊收紧了些,喃喃回应:“我也.....爱你.......”

 

烛台切他们在本丸的樱树下找到了抱着汐澄尸体泣不成声的长谷部。次日,他们又在汐澄住过的房间发现了刀的碎片,核对人数后明确了,那就是最后一任近侍——压切长谷部。

 

 

 

 

Fin


评论(2)
热度(24)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