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我家主人最可爱!(6)

“可以请你不要碰我吗?”第一次给蜂须贺虎彻手入的时候,他皱着眉一脸嫌弃地说。

从那以后朱利就再没和他单独待在一起过。

“大将,手入都已经在进行中了,可以不用担心咯。”药研藤四郎从手入室出来,说着关上了门,“大将,刚才的话,不要放在心上,他大概是......受了伤不太高兴.......”

“说不在意那是骗人的,我的脸,也吓到过药研你吧?觉得恶心不想接近也是自然。”

“可是拒绝我的治疗方案的可是大将你自己啊?”

“没必要去治它,丑也有丑的好处。”

“好处?”

“像你们这些漂亮的人就不必知道了。”朱利摆摆手,转身朝房间的方向走去。

 

“哇!吓到你了吗?”

朱利的条件反射和其他人很不一样,锋利的刀刃差点就划破了鹤丸洁白的脖子。这一来倒是吓到她了,及时收手之后松了一口气:“别再吓我了,万一真的没收住怎么办。”

“啊啊,抱歉抱歉。”鹤丸好像也被吓到了,摆着手说,“真是好身手,我都没反应过来呢。嗯嗯,人生就是要充满惊喜啊,这样心就不会死掉了。”

“心要是能死掉就好了。”朱利撂下一句就走。

鹤丸若有所思地望着她远去的方向,捏着下巴好久才说出一句:“这孩子有点要命啊......”

就算老成如药研和鹤丸,也猜不透她的想法。

 

意外和她相处得十分融洽的是山姥切国広和大俱利伽罗。两个人做近侍的时候都是坐在房间的一角静静地发呆或者望着外面,听到她的命令的时候就去照做,话不多做事还很有效率。别人家的这两把刀似乎也都是这个样子,到她这里也没什么区别,反而让她安心了不少。“没事的话就不要管我。”“这样就好,我不想被拿去比较。”在她耳中反而比“依主所愿。”顺耳不少。

太郎太刀和次郎太刀、石切丸甚至萤丸都像对待被遗弃的小猫一样对待她,那语言和动作里满满的怜悯让朱利十分心烦。她不需要同情,也不想被嫌弃,但是无论哪种都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她看起来,是那么的丑陋。

=====================================

下次审神者会给你们惊喜哦~抱走婶婶的你们有福气了!(我在说什么

前面的→(5)

评论(13)
热度(48)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