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我家主人最可爱!(9)

犹豫了很久终于码出来了,剧情潦草到我不知道该怎么补救了orz我躺好了你们随意揍好了。。。。。

这次是刀剑男士们的危机!【←不对

大半夜更只是因为。。。是因为要给大家一个惊喜!【才怪咧。。。。

======================================

长达快一个月的惩罚性远征终于结束,大俱利也在朱利的命令下回归了第一部队。这些暗示她已经消气了,愿意原谅他们。她没再戴上那令人胆颤的伪装,还会每天化淡妆,变得十分赏心悦目。只是近侍依旧是山姥切国広,这让压切长谷部十分不开心。

清光更加经常地问她爱不爱他,长谷部更加变本加厉地跟着她,一期更多地跟着弟弟们跑到她这里和她聊天,鹤丸更多地恶作剧,山姥切和大俱利更多地守在她门外,莺丸和次郎更多地邀请她共饮,烛台切、堀川、歌仙、药研更多地专门给她做好吃的东西,同田贯和山伏更多地拉她去手合......诸如此类。

烦都能把她烦死。

“请离我远一点。”“我不需要。”“请不要管我。”说这些话的人反而成了她。

 

这一波风浪就算平静下去的时候,朱利自己弄出了一件大事。

早晨近侍去叫她的时候,在门外久呼不应,就奇怪地打开门,意外发现她被褥还铺在地上,人却不见了。山姥切慌张地敲开了所有刀房间的门,大家找遍全本丸都没找到她的影子。就在烛台切和药研劝慰着长谷部再次经过内院的时候,正中间的神树旁突然出现一个时空门,它逐渐扩大,从里面跌跌撞撞走出一个人来。准确地说是两个人,朱利身上还挂着一个,一个比她高出很多的纤细男人,身上都是血,看起来已经失去意识了,全身都倚靠在朱利身上。朱利呢,也是一身的伤,扶着那个男人艰难地迈步,从那个时空门里走出来的瞬间就跌倒,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救救他......”

长谷部立刻冲过去抱起朱利直奔她的房间,还让药研也跟过去,被烛台切问及那个男人的时候眼中寒光一闪:“谁管他,主是第一位的。”

目送头也不回的长谷部和做出“抱歉”表情的药研,烛台切光忠无可奈何地扛起地上昏迷的男子,叫上刚好路过的鹤丸去了手入室。

经过药研熟练的技术包扎,体质一向很好的朱利很快就醒了过来。她的伤都比较轻,只有左腹有一个贯穿枪伤不算好处理。然而恢复意识的朱利揪着长谷部的衣领问出那个男人的所在,就手脚并用地爬起来冲了出去。

药研刚在烛台切和一期的帮助下给那个男人处理完伤势。他伤得很严重,多处骨折和骨裂,以及胸腔和腹腔大量被利器刺透伤、头部的钝器伤,还有不计其数的皮外伤和淤青。药研都怀疑他还能不能醒过来,正和烛台切、一期商量等大将醒过来怎么和她解释的时候,门就被撞开了。朱利看到被包扎得像个木乃伊似的那个人,失魂落魄地念了一句“小霜霜”,就瘫坐在地,眼泪一对一对地往下掉。侧腹殷虹逐渐蔓延开来,她却像没感觉一样伏在地板上不住地抽泣。

谁见过她这架势?没有。几位男士在她周围都不知道怎样安慰她。吃饭的时候她也双目发直随便扒拉两口就又离席看护去了,只两天就似乎消瘦了不少,本来就略显病态的皮肤更是惨白惨白。朱利这个样子可是心疼坏了刀剑们。

“你身上还有伤,最近还是好好休养为好。”听她想陪着那个男人,山姥切皱眉。

“我要守着他。”朱利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直直地盯着那张沉睡的脸重复了一遍。

“请您回房休息。”长谷部也在身后劝道。

“就在这里睡,去帮我拿被褥来。”

“这......明白了,谨遵主命。”她很固执,这个时候唯有选择服从。

第二天一早药研来换药,打开拉门映入眼帘的,是两个铺盖里熟睡的男女。朱利紧紧抓着那个青年的手,睡得很熟。

“您真是很重视他呢,大将。”药研叹了口气,开始了动作。很快朱利就被惊醒,发现是他,露出了安心的表情坐起身:“早,药研,今天也麻烦你了。”

“应该的。大将重视的人,我会尽全力照看好他。”

“谢谢你们。”

“总有一天,您会告诉我们您和他的事,对吧?”

“嗯,今天就全都告诉你们。帮我把长谷部找来。”

“我在。”门外立刻有人应声。

朱利略带惊喜地打量他一遍:“今天的出战任务和当番都稍微调整一下,空出足够的时间来,我有事说。”

“是,我马上去办。”


评论(5)
热度(56)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