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我家主人最可爱!(11)

天好冷我着凉了.......求治上吐下泻的方法......


对于这次的更新我的感想是,如果真爱需要付出生命,我愿意。

前面的→(10)

======================================

赶走围观的刀剑男士之后,朱利向伊佐也做了详细的解释。

“所以说,你这是撞到桃花运了是吗~”听完朱利陈述的伊佐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我可是被boss陷害到这里来的。政府相中了他女儿,结果是和她灵力差不多的我被拖来当替死鬼。”

“怎么是替死鬼呢~看看你,都陷进美男堆里了,不打算攻略一个吗~”

“被我攻略了会死掉的。”

“你不说我还忘了~”伊佐也略显不爽地撇了嘴,“你这个体质还真是~残念~”

“再说了,这些都是刀的灵体,八百万末端的神明呢。毕竟种族不同,我可不想惹到他们。”

“我倒是很好奇如果你和他们有了结果会怎样。”

“会断掉吧,大概。”

“真是无情呐!难道不想和帅哥有段美好的爱情和亲密接触吗~”

“前提是我有让他消失的必要。”

“啧,你这个仔怎么不开窍。”

“你全家都是仔。闭嘴不要和我搭话,工作呢,再废话就把你拖去手合。”

“抖m工作狂。”

“抖m大懒鬼。”

鹤丸国永本来是想听二人斗嘴的,结果听到了不少额外的信息。

 

伊佐也醒过来了,无需人随时陪伴彻夜照料,朱利嘱咐炊当番的刀每天给他加一次夜宵之后就搬回了自己的房间。对于准备就寝的时候有刀上门这件事她毫不意外,意外的是,她的瘟神体质这一下午之内传遍了整个本丸,传言中似乎还包含了她讨厌他们之类的东西。

真想刀解了鹤......

眼前的长谷部似乎眼圈都红了,朱利不禁挪动两步,伸手去顺他胸前的四叶结:“与其说是‘讨厌’,不如说是‘敬畏’哦,毕竟是神明嘛。”

长谷部握住她的手捧在胸前:“主不必敬畏我们,我们都是您的所有物,是您的家臣。如果有谁敢反抗,只要主下令,我长谷部一定让他立刻从您眼前消失。”

“真是令人安心,那就拜托你了。”

“是!”他没发现她目光依旧淡淡的,表情立刻变得幸福,但瞬间又犹豫起来,“其实还有一件事......您.....”

每次他的欲言又止使朱利和他说话特别累,于是她全力做出和蔼可亲的样子:“什么?”

“您太可爱,又太没防备了。”长谷部拽着她的手把她拉入怀中抱紧,“本来本丸中就已经有很多糟糕的人物,现在又.......”

他说着动作僵住,一脸不可置信地松开她,视线朝自己的腹部落下去。那里渗出的血已经染红了周边的布料。

“.......主?”

“你说谁没防备?”朱利沉着脸站起身来,手里的匕首沾满了他的血,“快去手入,这点小伤自己一个人可以的吧?我要睡觉了。”

“.....是,谨遵主命。”

目送压切长谷部离开,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伪装成那种丑样,就是为了让所有异性和自己保持距离。她以为她可以伪装得更久的,谁知道会出那种意外。这下可好,有了伊佐也那样的存在已经足够吓人,朱利觉得,他和自己的关系如果再近一步,也许就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太恐怖了,这样的她简直就是个祸水,尽早死掉才是好事。

对不起长谷部桑,我不能让你们任何人接近我,因为所有爱上我男人全部都......

 

 

死了。

 

 

一旦突破了那层关系,很快就会消失。并不是开玩笑。所以她暗杀的手段之一就是,让那个男人爱上她,不用自己动手,就能要了那个人的命。

就像老天在告诉她,杀人犯不需要爱。


评论(14)
热度(49)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