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我家主人最可爱!(16)

吃过早饭之后,朱利就搡着伊佐也来到了神树下。周围的走廊站着很多人,观望着他们两个。

伊佐也左右望了一圈:“这欢送会也太隆重了点?”

“大概是因为你走了觉得高兴吧。”朱利伸手帮他整理了一下领口,在他领子的夹层塞进一块小小的芯片,凑上去耳语道:“给boss的,他看完之后记得销毁。”

外人看起来似乎是她亲了他一下。

“我知道了。还有,这个给你吧。”他卷起袖子,把捆在手臂上的匕首连鞘解下来。

朱利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这不是你最爱用的刀吗,我不能要。”

“给你就拿着吧,下次见面还不知是什么时候,说不定就再也见不到了。给你留个念想,不过你可别太想我哦~”

“谁会啊,笨蛋。”朱利鼓起腮帮拿过他的刀,也从自己腿上取下刀放到他手上,“那,交换。”

“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安放好刀具,伊佐也扯住她的胳膊,也对她耳语道:“呐,说不定这些付丧神可以实现你的愿望呢,随心所欲放开去做。”

“......哈啊?”

“我可是都知道哦~我昏迷的时候谁瞒着手下给我疗伤,谁夜里去现世暗杀那些我没杀掉的人,谁去摆平那些杂乱的任务,我全都知道哦?你知道是谁吗~啊哈哈~你那表情真傻~”

“可是......”绝不可能是刀剑们告诉他的,可他又为什么全都知道?

“笨蛋,你以为我认识你多久了?”

.......四、五年而已啊?难道记忆出现偏差了?

“就是这样,那我走了。”伊佐也的表情并不允许她追问。朱利只好莫名其妙地抬手催动灵力打开了通往现世的门:“那边应该是通往你居住地附近的,具体的地方我也没把握。路上小心。”

“小汐汐哟~”他在门里回头一笑,“别小看我呀,我可是很聪明的哦~”

 

伊佐也真的走了。这一个月就像做了一个梦一样,忽然就变得不真实——他真的,在她的本丸待过吗?

“喂,发什么呆呢。”大俱利的声音吓得她一个激灵。他好像是从他常待的那一角爬过来的,此刻维持着那个姿势,脸靠得很近,金色的眸子灼灼地盯着她。

“啊......抱歉......”朱利朝另一边稍微挪了挪,视线重新落到文书上。

“不要道歉。”大俱利在她身边坐下来,“在想那家伙吗?”

“没......”她停顿了一下,又摇了摇头,“不,大概还是有想他的。”

“关系好的话,当然的。就像光忠现在也在想念贞宗一样。”

朱利有点吃惊地看着他,然后微微笑了出来:“其实俱利桑也在想念贞宗吧?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谁知道。我和他们不同,没有和谁搞好关系的想法。”

“奇遇呢,我也是。”

大俱利微微睁开一只眼瞄她。朱利很精神地微微笑着埋首于案,比以前低眉顺眼面无表情的时候看起来更漂亮了。他想了一下,开口:“这样就好。”

“什么这样就好?”烛台切说着走进来,后面跟着的长谷部接话:“俱利伽罗,不要影响主上工作。”

“我没有。”“他没有。”异口同声。

烛台切笑了,不过看起来有点瘆瘆的。和长谷部坐下之后,二人开始帮她整理文书。伊佐也在这里养伤的一个月期间,朱利积攒了不少拖着也无所谓的工作,在书案和附近的地面上摞着几乎能把她挡住,十分壮观。

“对了,忘了一件事。”朱利稍稍欠身,“欢迎回来,辛苦了。”

他们俩愣了一下。“是,我回来了!拿出结果来是当然的。”“啊,我回来了。能做的事我都做到了哦!”

“嗯嗯,做得很好。明天陪我去趟现世,好不好?”

“是!......诶?”

“好..........诶?”

大俱利也略显意外地看向朱利。她也很意外:“怎么?不愿意?”

“绝不是!荣幸之至!”“只是稍微吓到了而已哦......只有我和长谷部君吗?”

朱利重重地点头,继续低头工作了,嘴角还噙着一抹有些危险感的笑。看着开心地说着为明天出行要准备的东西的烛台切,大俱利突然觉得十分焦躁,起身往外就走,对于烛台切的追问只是“哼”了一声。

=========================================





还有两天就是我任职两百天的日子了,眼看着这篇文根本不可能在那天完结,想来想去决定在200天纪念的时候好好地给被被撒一把糖!感谢被被陪伴了我200天,感谢他为我出生入死,感谢他为我做的一切!山姥切国広,我的乖秘书,婶婶很爱你的哦~

评论(3)
热度(30)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