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我家主人最可爱!(17)

赶在电脑没电之前!临时加的!我依旧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来不及校对!来不及思量!大概有bug和ooc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我大概得做一个目录页了。。。。

====================================

天色擦黑,朱利腰间挂着两把刀踏进了组织本部的大门。

原来说陪她,就是让她带着本体状态的他们去现世啊......烛台切和长谷部都暗地里无奈苦笑。

“你来了。”背着手望着天空的男人朝她点头。

“伊佐也的伤刚好,他近期的工作都由我来做。”朱利恢复了以前无表情的样子,按住腰间的刀,“帮手的话,我带了。”

“小刀变成大刀了而已吗.......算了,我从来不怀疑你的能力。”那个男人飞过来一个信封,“可能会比较棘手,不过我相信你会处理好的。”

扫了两眼信上的内容,朱利拎着它在挂着刀的一侧悬了一会儿,掏出打火机烧掉了它:“老规矩。那我去了。”

boss敬启。工作的安排都已经就绪。潜入人员只需向安保处出示证明即可进入会场,期间请作为安保人员安分协助工作。活动结束后即可对目标行动。祝成功。

信上如是写到,下面画着安保人员分布图、场地分布图等等。朱利边向外走,边拍了拍两把刀:“靠你们了。”

[请交给我,把最好的结果交付给主。][OK,交给我吧。]

 

说是安保工作,朱利只是发现目标的时候按着刀说“看,那就是我们的目标”,之后就站在会场的一角靠着墙连续不断地打盹,居然没被安保班班长发现,反而是长谷部和烛台切一直死死地盯着那个成功男士。差不多散会时朱利一下子清醒过来,远远盯着目标不放,跟到停车场的时候,她从裙下拿出了武器——不是匕首,是把小巧的手枪。她伏在一溜黑色轿车的发动机前盖上,很难有人能发现。朱利眯起双眼。

屏住呼吸,她扣下了扳机。长谷部和烛台切只听到了她动作轻微的“咔哒”声,随后就是什么东西打到人身上的“噗噗”的声音,再然后就是许多人大喊了起来:“老大受伤了!”“快!有刺客!”

朱利迅速趴在地上就地一滚,藏到车下,顺便把枪上膛,听着那些人的声音、看着那些人的脚步。反复搜索无果后,他们似乎决定以他们老大的伤为先,纷纷上车打算离开送人去医院。

然而车胎是瘪的。朱利在进场之前就做了手脚。一片咒骂声后,许多人围着一个跌跌撞撞的人朝出口走去。

等的就是这个时候!朱利从另一边钻出车底,再次瞄准开枪。血珠飞溅中倒下了三个人,两个是挡住目标的保镖,一个是已经受伤的目标。

任务完成。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他是明知自己被瞄上了,所以花重金请了不少高手吧?”暂时躲避追击的朱利似乎是自言自语,探头出去看了一眼,“我好像看到熟人了。”

话音未落,刚刚她探头看的墙角就挨了几颗枪子。朱利撇了撇嘴,环顾了一下周围。还好小巷的构造基本都是一样的,她轻车熟路地爬上了二楼的墙沿。

“嘁!我说怎么半天没动静!跑哪里去了?!”领头的人看了一圈,指着小巷的尽头,“追!”

朱利看着大部队开始朝另一头跑,不禁咋舌:“真是够蠢。”

握着匕首从天而降的朱利砸倒最后的一个人,两步一个旋身割断了闻声回头两人的喉咙,灵巧地掉头就跑。

追击的人毕竟是高手,回手几枪又伤了她一处。本来她可以逃掉的,腰间多了两把刀碍了不少事——在某一枪打断了她系刀的绳子之后。转身捡起的瞬间枪口抵在了她的眉心。

“哟,大小姐,好久不见呐。我还以为你洗手不干了,原来在等大鱼啊。”

“呵,不劳你操心。不过,你觉得这样就能杀掉我了?”

“大小姐啊,你的脑袋都靠我准星上了,难道还指望我射偏么?”领头的男人用枪口把她的头向后顶了顶,“就算你动作再快,这么近也不能完全躲开吧?我可算是能为民除害了。”

朱利笑着松了手的力气,两把刀从她膝上滑落在地。

“两把好刀呢。放心,我会给他们一个好归处。”他示意身边的同伴捡起地上的刀。

朱利没理他,盯着两把刀,轻吸一口气。

 

“如果刀剑男士是以人类的姿态去现世,只需要审神者提供维持的灵力即可。但是如果以本体的样子在现世变成人类姿态,就需要发动灵力的咒文。”狐之助摇着尾巴。

“咒文?是什么样的咒文?”

“这就要靠您自己去发掘了,咒文并不是固定的,以审神者和刀剑间的羁绊决定长短和力度。”

 

咒文什么的,随便套用电视剧里的就够了吧?

记忆里的某个场景一闪而过。

“以吾之名,赐予汝力量。”

[到时请呼唤我等之名便可。]

“从吾手中苏醒,降临于此吧。压切长谷部!烛台切光忠!”

“大小姐,你是吓傻了吗?没事吧?”用枪抵着她的男人皱起眉,注意到了周围的些许不寻常,“樱花?哪来的?”

下一秒,他转去寻找来源的脸就溅上了身旁同伴的血。

斩下去的浅煤色头发男子没有停下行动,脚下生风似的一步跨到下一个人身边又是一刀:“与主为敌者,斩!”

身后的同伴不停发出惨叫倒下,领头的男人侧身才发现他另一边还有一个全身漆黑的高大男子。

“别看我这样,可是实战武器呢。”一个有礼的笑容之后,单眼的男子将刀刃上的血甩向地面。领头的男人才发现自己拿枪的手已经落地,立刻捂着断手满地打滚。

“想要帅气地解决呢。”烛台切的刀刃架到男人后颈,和地面一起把他困在一个死角里。长谷部已经解决了其他的人,转身回来眼看一刀就要扎进他后背,朱利一句“停下!”把刀尖定在离他两厘米的地方。

“已经可以了。”朱利依旧保持着捡刀时的姿势,看着趴在地上的男人凉凉道,“你知道我的习惯对吧?恭喜你,这次依旧是幸存者呢。别生气,至少我没有小看你,带了帮手来哦。说起来这次你已经没有老板了,我也就没什么要转告的话啦。”

她拉过他还在流血的胳膊,把断手严丝合缝放上去,闭上双眼催动灵力,不消半刻,那只手就重新连在了一起。

“我只能帮你到这了,马上去医院的话还能治好。”朱利拿过他的枪,起身掸了掸衣服,示意长谷部和烛台切收刀,“拜拜,后会无期。”

在手下败将的注视下带着两个随从消失在拐角,朱利立刻双腿一软,跌进上前扶她的长谷部怀里,又顺着他滑坐到地上。一股从未有过的无力感,亦或是空虚感,充斥着这幅身体,让她无法再多坚持一步。

“灵力透支了吧?主君,你怎么这样乱来。”烛台切半跪下来,见朱利只是疲惫地半睁着双目,靠着长谷部喘息,突然觉得心疼,伸手把她从长谷部怀里捞出来按进自己怀里,“别再做这样的事了,太危险了。要是刚刚你没喊出我们的名字,你会怎么样?我们又该怎么办?你这个人真是......”

“喂,烛台切,你太失礼了!而且不要乱动主上,没看到她很累吗!”长谷部搂着朱利的腰把她拽回来护住,抚摸着她的头发对她轻语,“主,我们回去吧。长谷部为您梳洗铺床,请您早早休息。”

朱利轻轻摇头。她必须先去和boss报告,拿到薪酬才能回那边。但是现在她无法行动,两位付丧神不认识路,这让她犯了愁。

“我就知道会出这种事,你个笨蛋。”熟悉的声音。从黑漆漆的巷子里现身的不是伊佐也又是谁?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笑得恶心,手里把玩着朱利赠与的小刀:“带上她,跟我来。”

评论(4)
热度(33)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