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我家主人最可爱!(19)

在外面吃过早饭,朱利只身进屋向boss汇报,让烛台切和长谷部在门外等着。朱利觉得她最近让他们等得太多,一心想快点解决完。等待,可不是什么令人开心的事。

办公桌后面坐着的中年男人忍俊不禁地看着她一会儿词不达意,一会儿又咬了舌头,趁她更正的时候摆了摆手:“你啊,唉,别紧张。来喝杯水冷静一下。”

“不必了。”她缓了缓,一口气把事情说完。当然,和刀剑有关的事都被婉转地绕过去了。接住boss飞过来的磁卡,她谢过准备离开。

“真的不打算干下去了?虽然剩下的人也不少,像你这么优秀的手下,我还真舍不得。”

朱利搭在门把上的手抽动了一下。她咬住下唇,痛苦的表情一闪而过:“让我去那边的可是您自己,那边可是不退货的。天天夜里往这边跑,接任务、跑任务、受各种伤,回去之后草草包扎,白天跟没事人一样写文书、工作。半年了boss,我以为那种高强度的生活会让我撑不住,会让我很快消失。可是我错了。人,真的很坚强啊......”

自嘲地笑笑,她推门走出去。本来是有些惆怅,一看到大厅里的状况变成了无语。烛台切光忠和压切长谷部的确站在大厅的一角等她,看到她出来便面露欣喜。他们周围的老老小小的女性也同时带着惊讶的目光朝她看过来。

刀剑男士都相貌出众,她知道。但是组织里也不乏相貌出众的男人啊?倒不如说,占去组织人员大部分的男性中几乎每一个都能拿得出手。她们至于围着他们俩不放吗!

“完事了,回去吧。”朱利还是那副宠辱不惊的样子,走过去说。

组织里没有不认识她的人。那些女人一看是她,把不服气都咽进肚子:和朱利较劲,说不定过一会儿就会死在什么地方。

恰好朱利也是这样想的。无论在组织还是在本丸,她的地位都是绝对的,谁都无法动摇。这样的她,居然被boss当做弃子卖给了时之政府。也罢,boss的女儿温柔可爱,她也挺喜欢,不希望那孩子去给黑白通吃的政府卖命才没说什么就去顶替了。本丸成了她的新家,家人从狐狸和刀匠、山姥切国広、秋田和五虎退,逐渐多起来。以前不提,现在他们都莫名对她好,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那边都比没人在乎她的现世强太多。

没错,这边比那边强太多,大家都对我很好。就算有谁被我害死了,也会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替换,简直就是,理想国。

由于刚刚恢复的灵力并不多,朱利选择从政府设立的时空门回去。手还没碰到本丸的门它就被打开了,吓了她一跳。里面的人看到她,也吃惊地睁大了双眼。

“出战吗?那,路上小......”

山姥切国広迈出来紧紧地抱住了她。

“......心。”朱利把这句说完,便傻傻地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倒是身后的长谷部和烛台切按住了刀柄,用他们的方式警告他过于亲密的动作。

“真久啊......”山姥切用他低沉的声音嗫嚅着,“我以为像我这样的仿品,果然不假时日就会被人厌倦.......而你再也不会回来......”

“明知道国広很关心我还带着两把别的刀私奔,我也是有够蠢呐。”朱利有些好笑地拍拍他的背,“国広乖,我不会离开的。我会在这里,到死为止。”

说道死,她想起来自己不希望老去要在四十岁的时候自杀的决定,又补上一句:“我会尽可能活的长久。”

山姥切国広放开她的瞬间她有了个想法。临时把队长换成了长谷部打发出去,她牵起金发青年的手:“国広,陪我去买些东西吧。”

“带着仿品去店里是想干什么啊。”

“有些话想和你说呢。”拉着他走到一片竹林,朱利停下脚步,转身郑重其事地看着他。

“话?不是要去店里吗?”他茫然地回望。

“要不说你太乖了嘛。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去买东西哦?”她笑了一下又恢复刚刚的表情,认真地、一字一顿地说,“国広,无论别人对我怎样,也无论我对你怎样,你千万不可以爱上我。”

“......哈啊?”

“你可能还不是很能理解这种感情。大言不惭的说,我确定你现在是【喜欢】我的,但这不是【爱】。记得千万不要让现在的感情变成【爱】,我不允许。”

“因为你的体质吗?”他倒是很快明白了什么似的问,“因为爱你的男人都会死?”

朱利的表情暗下来,但她却是笑着的:“没错。你是我的第一把刀,从一开始就一直陪着我,话不多行事效率又高,说实话我很中意你。后来有了诸多在各方面都超过你的刀,也从来没想过要抛开你不管。对于初始刀的情感,我说不清楚,但是只有你,我不希望你死掉。的确还会有很多山姥切国広供替换,可那些意义都不一样了。初始刀,是独一无二的,所以请求你,不要爱上我。如果初始刀的你碎掉,我.....”

“我知道了,毕竟是你的命令。只要控制好程度就可以了吧?”他走近她,碧绿的双眸直视着她的眼底,“只要维持着【喜欢】,不让它变成【爱】就可以了吧?”

“诶?没错倒是没错......”说着她又被抱住了。山姥切国広在耳边说:“我知道了,就这么办。”

“你......喜欢我?是一种怎样的喜欢?”

“看到你就会莫名高兴的喜欢。看到你受伤就会心痛的喜欢。还有......”大概是想不出什么更形象的表达方式,他沉默下来。

“真糟糕,看来是会害死你的那种【喜欢】呢。”朱利环住他的腰,和他贴得更近了些,“谢谢。作为报答,我会在你控制不好的时候帮你,好不好?”

“嗯,到时候就拜托你了。”

女子紧紧地抱着她的刀,刀紧紧抱着他的主人,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这份脆弱的关系,谁都不想失去谁。

===========================================




说好的给被被糖orz为什么这么短!被被辣么可爱,我连亲吻都脑补不出来!亲他一下大概脸都能滴下血来。。。。还是别虐待他了。。。。

今天 我,依旧对不起观众。。。。各位再见,我去自挂东南枝_(:зゝ∠)_

评论
热度(26)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