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我家主人最可爱!(21)

只是想证明自己并没有弃更。大量ooc出没←我猜这个婶也要归长谷部了,我才不要啊啊啊!婶婶要当人生赢家!

关于点文。。。。【吐血】黑化的一期好难磨啊要死了。。。。


最可爱的婶婶的目录


===================================

预想的侍寝并没有发生。当晚长谷部惴惴不安地来到朱利房间,意外被问了有没有事。

“诶?没什么重要的事......不过,不是主您说的......”

第一次见长谷部语无伦次,朱利明白他意思却忍不住想要欺负他,掩着略带笑意的嘴眨巴着眼睛问:“我说过什么吗?”

“那个......您说......侍寝......”越到后面声音越小,甚至湮没在树叶的沙沙声里。

“嗯?你说什么我没听到。”她站起来朝他走过去,“进来说,干什么杵在门口啊。”

“是。”他迈进来反手合上门,盯着地面,嘴唇颤抖着。

“你刚刚说什么?”朱利来到他面前,身高差让她看起来变得可爱。

“侍寝.....”他居然脸红了,别开脸断断续续地发音。

“侍寝?”朱利倒是很大方地吐出了清晰的字,看起来有点纳闷,“你吗?可以吗?”

长谷部脸已经红到了耳根,一脸困扰没出声,过了一阵居然听到了女子轻微的笑声才惊讶地看向她。朱利掩着嘴抖得厉害,忍得很辛苦的样子。

长谷部又羞又恼地唤她:“主.....”

“噗哈哈哈!抱歉抱歉......”她抹着眼泪笑着说,“我只是试探你们,并没有真的让你们谁侍寝的意思。居然当真了!好可爱哈哈......”

她还没笑完就突然被打横抱起,吓得惊呼一声揪住了他的衣服,抬眼对上深沉的紫眸时心头一颤:“怎、怎么了?”

长谷部长叹一口气,抱着她朝她铺好的床走去:“请您别再开这种玩笑了。您不知道您开了个多么危险的玩笑。”

整个人被放到被子上,朱利反而朝他靠过去,摸着他的脸歉疚道:“抱歉......”

长谷部的手覆上来,把她的手夹在他的温度之间,顺势跪在床边:“没关系,以后请不要再和其他男人开这种玩笑,否则您会失去很重要的东西。”

“你指的是贞操吗?”朱利轻轻一笑,轻描淡写地说,“那种东西无所谓,早就已经失去过了,所以.....”

长谷部震惊了。他突然抓住她的双肩吼道:“什么?!主您说什么?早就?什么时候?是谁做的!”

朱利吃痛地皱眉:“好几年前的事了,人也已经杀掉,没有再追究的必要。”

“万分抱歉,我只是担心您被人骗了......”

“我?被人骗?”朱利叹口气,拨开他的手钻进被子,“我也是被小看了呢。”

“不是怀疑您的能力,只是,无论如何都会担心您的事情......”

“好了,总之不会让你侍寝的,安心去休息吧。”翻身背对着他,出口的是刀剑早已习惯的逐客令。看似有些变化的审神者,说不定压根就从没改变过什么。

“......还是说,你愿意陪着我?”被里传来闷闷的声音,“最近没有任务失眠得厉害,好像反而比以前睡得更少了。”

她还是有变化的!朱利看不到长谷部脸上的欣喜。他露出难得的笑容,伸手为她掖好被角:“是,拜领主命。睡不着的话,我来为您唱子守歌吧?需要热牛奶助眠吗?”

朱利又翻过身来,朝他做出不情愿的表情:“我不喜欢喝牛奶......”

“那......”长谷部轻轻唱起名为子守歌的调子,低沉的嗓音确实令人昏昏欲睡。迷迷糊糊中朱利似乎感觉到身边有东西,温暖的,并不危险,就伸手抓过来枕着继续睡了。男人无奈地看着她枕着自己的手沉沉睡去,只是想为她拨开睡乱的发丝,怕带着手套掌握不好触感就把手套摘了。

主的脸好温暖,好柔软,想更多的触碰.......

长谷部发现自己想法的逾越,红着脸用手捂住嘴别过头去。

这是第二次看到主的睡颜了......好可爱......一直牵着我的手吧主,哪怕我再也无法休息,也请您......

 

朱利一如既往醒得早。睁开眼就看到男人并不是她习惯的起床模式,何况她想弹出被子的时候发现自己完全被环在人的臂弯里动弹不得。心里正骂着街,抱着她的人动了动,抬头正好撞进一双迷茫的紫瞳。长谷部清醒过来的瞬间大惊失色,立刻抽离她身边跪伏在地上:“万分抱歉!请您原谅我的无礼!”

觉得有些好笑,朱利慢慢起身,定了定神爬出被子,把他煤色的短发弄顺:“抬起头来,你没有错。我昨天说过了,无论是拥抱还是亲吻,都不算是失礼之举。而且昨天还是我把你留下的不是吗?别自责了近侍大人,今天也请多指教。”

长谷部感激地看着她的表情让她想起了boss家养的金毛,于是忍不住又把他的头发揉乱。

 

傍晚,审神者紧紧咬着下唇守在前院,不错眼珠地盯着大门,等待第一部队回来。

“主殿,请不要露出那种表情,不然第一部队的各位回来,看到您会担心的。”一期一振回头看她,已经是担心得不得了。

朱利点点头。但她知道她在做什么,她在赌,赌她的人生。长谷部回来,她就赢了,长谷部断刀,她就输了。就这样把忠心耿耿的部下推向死亡的边缘,被政府察觉的话会不会被肃清呢?被肃清也好,就可以少害一些人或者刀灵了。

眼看天色渐晚,她越发揪心起来。

“主殿!”

随着一期一振的声音抬头,朱利眼中映出了毫发无损的紫色身影。

——他没有断!她赢了!

这一刻的心情,她从来没有过。有开心,但是和以前暗杀成功的那种开心不一样;有激动,和以前刺穿目标的胸膛的感觉也不一样;还有些想哭,和目睹家人被杀的现场的想哭也不一样。

“有时候让身体随着心情去也是好事。”,这是boss和她说过的话。朱利大概是太开心了,把顾虑全都抛下,含着眼泪跑过去,搂着接住她的长谷部的脖子又是哭又是笑:“欢迎回来!真是太好了!”

压切长谷部,樱吹雪。其他的六把刀瞬间惊呆。

在男人怀里啜泣很久之后,她抬头眼泪汪汪地问他:“你喜欢我吗?”

这个男人宠溺地看着她道:“是,长谷部敬爱着您。您是我唯一不能失去的存在。”

朱利一脸幸福地再次埋头于他的怀里。她终于找到了爱她却不会消失的男人,她不想放开他。

“主......那个......”长谷部有些为难地轻轻推了推怀中的人儿。

“抱我回房间好不好?”

不愧是成功率百分之百的暗杀者,她撒着娇边说边在他怀里蹭来蹭去,甜腻的声音引得他全身发毛却心里发痒。

“拜领主命。”长谷部抱起朱利,无视所有旁观者径直朝本丸深处走去。

光忠猛然发觉合不拢嘴的样子一点也不帅气,朝远去的身影喊道:“呃长谷部君,记得按时带主君来吃晚饭哦!”

“我回房了。”

“俱利小子等等我呀。”

“好啦好啦,这不是很好嘛。”石切丸刚刚拴好马回来。

大家各自散去,树下的一期一振暗中攥紧了拳头。

评论(2)
热度(27)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