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穿越为人企划】之烛台切光忠的情况

啊我终于写出这个企划的文了总之 @朝花酱。 

企划本体在这里

*写的是我家婶婶的情况,这个婶是平行世界里的,不是兼职杀手,只是个普通工薪族。没有文笔的故事流,还有我是起名废,就......嗯

*光忠单箭头女审,但是到最后就......我也不知道了

*光忠除了说话语气全部ooc(←笃定脸)

以上注意避难

==================================

汐澄最近忙得一塌糊涂。

大四毕业之后忙得像个陀螺,根本顾不上玩什么游戏,由于没有男朋友还住的离公司近几乎每天都被要求加班,踏进门扔下包直奔浴室,洗完出来倒在床上,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就睡着了。第二天早早爬起来,吃两口周初准备好的早餐就急匆匆往公司赶。

不擅长交流沟通的她十分抵触这份工作,还碍于学长的情面无法辞掉。她宁愿去门店做迎宾,营销什么的她真的不行啊。自从得到了这份工作,她就不止一次暗暗钦佩长谷部。

“呐呐汐姐,你看到新来的那个人了吗!超~帅的!”下早班的同事是个兼职的文书小女孩,揪着她直跳脚。

“没有啊,是销售员吗?”

“对啊,他今天上午来的!真的好~帅啊!汐姐怎么办我好像恋爱了......”

“别扯了你不是有男朋友嘛。”汐澄把客户资料整理好,抱起来朝楼梯走去,“下班就赶快回去吧,下午还有课对不对?我也该去见客户了。”

“可是你真的该看他一眼的!真的......”

“好好好,反正就冲他那外表估计店长也录用了,日子长着呢,哪天见不到.......唔!”回头朝她说话的当间汐澄撞上了人,急忙低头道歉后看到对方便惊呆了。

“啊,抱歉,请问经理室在哪边?”男人低头看着汐澄,用她熟悉的嗓音问。

“呃.....走到头就是。”

“谢谢。”

目送他敲门走进经理室,那个小女孩蹦跳着过来:“哎哎怎么样?帅到你都吓一跳吧?”

“我是吓了一跳,不过不是因为他长得帅。好了我得走了,约客户迟到可不好。”汐澄转身走下楼梯,咬紧了下唇。

烛台切光忠......?额,是我想太多了吧?太久没登陆得了妄想症了吧?

 

 

 

 

 

好容易谈好这个客户,汐澄整理好这次的客户资料和明天的客户资料准备下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一心扑在工作上,乍一站起来才发觉坐太久头昏眼花,一个踉跄扶住桌角才勉强站住。她顺便把头抵在胳膊上思考晚上吃什么。

不想自己做晚饭......可是在外面吃又贵又吃不饱......

她有点后悔离开家了。每次回去都会有美味的食物热腾腾地等着她,有人温柔地照顾她的一切。自己怎么那么傻,就这样远离了那个天堂。

可是沉溺于别人的照顾自己就废了啊!在外即使一副能干的样子,在家不也是个寄生虫嘛!那样的人怎么可能是我!

旁观着心里两个小人吵架,她拖着高跟鞋迈出公司大门。夜班的同事朝她点头示意。

“终于下班了啊,时间真长呢。”

汐澄怔怔地盯着台阶下站着的那个男人,咽了口唾沫。

“光.......忠?”

他一歪头:“你认识我?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吧?”

“不好意思,你长得很像我的一个熟人。”汐澄来到他面前,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今后还请多指教。”

“今天入职的新人伊达光忠,我才是要请多指教。听经理说你是最近业绩最好的销售员,还说要让你带我熟悉工作呢!”他笑了笑,“方便去一起吃个饭吗?你还饿着呢吧?”

“......不了,我很累想早点休息。”汐澄没有和一个初次见面的人共进晚餐的兴趣,又不是相亲,“改日有机会再说吧”

他只是微笑着追上来抓住她胳膊:“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呢?而且,经常饿肚子对身体不好哦?”

“你怎么......”你怎么知道我几乎不吃晚饭的?汐澄发现自己根本甩不开他,只好认命地垂下肩膀,“我知道了,你请客我就去。”

他失笑:“好好好,我请。走吧?”

 

 

 

汐澄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非常帅。他长得太像烛台切,连气质和性格都很像。原来现实中的人也能好看到这个地步啊,真是开眼界。

“这位小姐,你已经第六次看着我出神了,我长得有那么像你的那位熟人吗?”对面的光忠端着咖啡杯盯着她。

“诶?啊.....的确很像.......抱歉......”她苦笑一下,继续低头小心翼翼地切牛排。伊达光忠毫不犹豫地带她来了西餐厅,就像知道她的喜好一样选了西冷牛排和玉米浓汤还有仙草冻,简直不能再惊喜一点。

“伊达先生看起来很擅长这份工作呢,不像我,拼上半条命才换来现在的业绩。而且说不定哪天一松懈,就被别人超过去了。”

“主.......汐澄君不喜欢这份工作吗?”他显得很意外,见她点头便笑着说,“真的很努力呢,我认为努力的女性很吸引人哦,尤其是像你这样漂亮的人。”

“现在就恭维我还太早了。”汐澄放下刀叉擦嘴,“多谢款待。”

“吃饱了?真的?”他起身穿上外套,“那,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明天还要上班,您也请早点回去休息吧。”把一个第一次见的异性引到家,她可做不到。

“诶?嗯......好吧。”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两个人在餐厅门口道了别,汐澄在长伊达光忠的注视下朝家的方向走去。

 

果然第二天经理就向她介绍了这位新人,还交待她带他熟悉工作。

“果然把我指派给你了呢!”他朝她一笑,“请多指教咯?”

汐澄虽然不是公司的老古董,也不算是新人,第一次带新人还是有些忐忑,生怕教错。全神贯注于教学的她没发现新人过于炽热的视线,让他去午休却收到他带回来的午餐时再次惊呆。

“你不是说要赶今天的工作所以不吃午饭了吗?我给你买了,趁热吃点吧,饿肚子真的对身体不好哦。”伊达光忠把饭盒打开,掰开筷子递给她,“你是女孩子,不对自己好一点可不行呢。上午辛苦啦,下午也一起加油吧!”

好啰嗦。但是好感动......

向他报以笑容,汐澄心怀感激地接过筷子吃起来。

“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除了对客户的营业式笑容,再多笑一些吧?”

她嚼着东西看他,几秒后咽下去才说:“没有那么多人和事让我笑啦。”

“没关系哦,有了我就可以了哦。”他相当自信地看她。

汐澄忍俊不禁:“诶你脸很大诶都挤到我了。”

 

 

伊达光忠就这样突兀又自然地融进她的生活,好像他本应该在她身边一样照顾她,给她买饭帮她写策划案替她说服客户,所有的行动都让周围的同事认为他在追她。汐澄可不这样想。每当自己的工作被他接过去,手里的文件变成饮料或者点心的时候,她的心就会狂跳起来。

那是一种油然而生的危机感:啊,他又来抢我的工作了......他是不是来踢馆的,目的就是要把我挤走?我之前招惹过这样的人吗?可是应该怎样和他说,他才会停止这样做呢?

在现实中完全没有少女心的这个白痴根本不敢吃他递过来的东西,怕拿人手短上了他的当,每每都一口不动放回他的办公桌。但是回到她桌子上的文件却都是完备的。

啊啊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汐澄经常无声地嚎叫着揪头发。某天这种懊恼终于在伊达光忠又一次替她成功推出去一套产品之后彻底爆发了。

“这次也是大成功呢,太好了。今天也去庆祝一下吧?”光忠满意地直视前方,冷不丁暼到身旁心情沉重的低气压中心吓了一跳,“汐....汐澄君你没事吧?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了......你一个人庆祝吧,我想回家。”她有气无力地说着,转身朝车站走去。

“诶?那,我送你。”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他追上来抓她的胳膊:“怎么了?对今天的结果不满意吗?我有哪里做的不对吗?那样的话.....”

汐澄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你很烦!都说了让我一个人!你不要管我!”

他愣了一下,神情悲伤起来:“我惹你不开心了吗......道歉的话你会原谅我吗?至少告诉我哪里做错了,我能改的!”

不,他没有错,他一切都做的很好。汐澄的头更低了,死死地咬着下唇不说话。是我心眼太小,面对强力的竞争对手居然连抗争都做不到......好像要坚持不下去了,这个时候就应该!

深吸一口气,她迈开步子。

去见那个人!见到他就一定会重新振作起来!因为他也很努力地在工作!

也不管身后跟着的伊达光忠,她下了车径直朝家走去,草草把鞋甩在玄关,冲进门直奔笔记本电脑,熟练地打开页面操作着。

隔了这么久再回到这里,她才发现她原来这么这么的想念那个人。让你久等了......

她看着屏幕中央站着的英俊男人露出笑容:“我回来了,长谷部。”

“都为我命名了,却把我赐给了直臣都不是的家伙,就是那样的人,我的前主人.....”他语气哀怨却微笑着,“远征的家伙们回来了呢。”

本来微笑着看着卷轴合上的汐澄表情僵在脸上:“咦?这......”

二队回来了,山姥切国広的声音传出来:“这样就行了吧?”

不对,这个队伍的队长应该是光忠的!队伍显示有五个人,没有他!点了入替找了一圈都没有他!远征不会断刀的吧!那这是什么鬼啊?!虽然光忠还会有很多,这把是第一把光忠而且已经七十多级了啊!

她更加觉得委屈了,实在控制不住,在长谷部的注视下伏在键盘上开始哭。

“怎么了?很难受吗?哪里痛吗?”身后传来焦急的询问。

“我心痛,我心好痛啊!呜啊.......陪了我这么久的刀就这么不见了!我养他这么久他怎么舍得我啊......”

“好了好了,不哭哦,他一定舍不得你还会回来的。”

“怎么可能嘛!他都把队长推给被被了!呜......麻麻你快回来啊.......”嚎着嚎着胳膊被用力一拽,吃痛地呻吟一声撞进宽大的怀抱里,这才意识到伊达光忠居然跟着自己进了家门。

“他一定会回来的。别哭了,眼睛肿了就不好看咯?”他轻轻说着,一遍又一遍地抹去她的泪水。

“你不懂!你什么都不懂!工作总被你抢就算了,连我家家长都扔下我玩失踪!”架开他的手跌坐在地上的汐澄开始胡乱地用手背抹眼泪,“可能像你们这些正常人只觉得这是个游戏,可是对我来说他们很重要!他们不能这样对我,我明明很爱他们的......”

伊达光忠再次愣住,随即抓住她的手腕阻止她继续胡抹,凑过吻去她的泪水。

汐澄被他这个动作惊呆了,一时间都忘记了哭泣。

“你说了‘他们’对吧?最喜欢谁呢?”他用额抵着她的,问。

“长谷部......说了你也不知道吧......”

“有我还不够吗?”

“哈?”

“我比不上长谷部君吗?”

“伊达......先生?”

“我的话,不行吗?”他目光咄咄逼人地问。

汐澄忽然眼神一亮,恍然间换了称呼:“光......忠?”

光忠神色一紧,一把抱住她深深地吻下去,还托住她的后脑断了她的退路。

“唔嗯......”汐澄一边想方设法喘息,一边在意识到失去初吻的瞬间放弃了挣扎,没被抓住的那只手向上触到了光忠的袖子,便用上全部的力气抓住。

“哈啊......”光忠放开了她的唇,转而把头抵在她肩上,低低的、带着一丝哭腔说,“我爱你小汐,比长谷部君还要爱你啊!为什么你就是察觉不到呢!为什么......”

“所以.....你真的就是烛台切光忠么?”

“恕我无可奉告。但请相信我,失去的那把刀绝不是无缘无故消失的。”他只是因为太爱你,太爱太爱你,太想见到你,想做料理给没时间吃饭的你,想帮你洗上周换下来不及洗的衣服,想随时随刻在你身边照顾你、逗你开心,才舍弃了本体的神灵换来人类短暂的生命,来到你面前,“无论他在哪里,都一定会为了你而活着,不用担心也可以喔。”

“你还真是......比妈妈还唠叨......”汐澄抱住他拍了拍他的背,“很不帅气哦?”

“我现在大概真的很不帅气吧......”

汐澄安下心来,闭上双目享受他身上好闻气息的同时,头顶的桌子上传来的“让我等的话我会一直等下去,只要您还会回来接我的话。”却让她清醒了。推开光忠,她爬起来逃得远远的。

“小汐?”光忠错愕地望着她。

“对不起!我喜欢长谷部!我只能喜欢长谷部!虽然我可能永远都碰触不到他,但是让我给他那种待遇,我做不到!您也是位很棒的人,肯定会找到心仪的好女孩的!所以、所以!”她猛地朝起身的男子深深鞠躬,“非常抱歉!”

“哈......真是伤脑筋呐,为什么我就比不过长谷部君呢。”他扭头看着屏幕上一副胜利表情的男人,喃喃自语,“我从以前就一直羡慕着你,能和主人出去四处征战,沾着尘土和血液的味道和主人的骄傲.......现在,你又独霸着主君的心,真是让人好生羡慕啊。”

“不过,长谷部君永远都会是另一个世界的存在,你不会为了那样一个存在永远守身如玉、终生不嫁吧?”光忠苦笑着看她,“那也太壮烈了。”

“话是这么说,我......”汐澄悲伤地垂着目光,看着男人的一双长腿迈至自己面前。

“与其找一个不知道长谷部君的男人,不如选择我,嗯?我很了解长谷部君哦,你如果想听什么的话,我也会告诉你的。而且对我来说,也只能喜欢你,只能爱着你,其他的女孩,我可能做不到。”他从西装的内襟掏出一枚戒指,单膝跪下举起它,“汐澄,我爱你,我想作为一个人类,作为一个男人,站在你身边保护今后的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一个赢过长谷部君的机会?”

看着他坚定还有些可怜的神情,汐澄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光忠看起来开心了许多,小心翼翼地把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起身拉她入怀。

“谢谢。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总觉得说多少遍都不够呢。”他弯着身子把脸埋进她的发丝,“你好香,有让人安心的味道。”

“光忠......太紧了......喘不上气......”

光忠急忙松开,歉疚地注视着大口呼吸的女子:“抱歉......我太不小心了......”

“长谷部会不会讨厌我......长谷部一定因为我答应了你在生气吧?该怎么办......”

“主君,你觉得我怎么样?”

“诶?”第一次在现实中被这样称呼,汐澄吃惊地从自我检讨中回过神来,“像个家长.....总是嘱咐着什么,出战带队还必过资源点,就好像是生怕自家女儿生活过不下去似的。”

“是吗,是这样想的啊......”他有些懊恼地坐到她身边,“不过也没错,只是,应该是‘担心心爱的人生活拮据’才对哦?”

“什......”汐澄难得地红了脸。

“因为长谷部君总是独占着你啊,近侍也一直都是他,所以就靠着捡到资源的时候多和你说几句话了。不过我还是做过一阵近侍的,真是让人幸福的回忆呢。”

真是造孽啊。汐澄心里嘟囔了一句。

“啊!对了!庆功宴!”他忽然一击掌,随即转过头来问,“晚上想吃什么?出去下馆子?还是......由我来做?”

“诶?真的......会做饭?”

“我都说过收获之后给你做饭的嘛。”

“那,长谷部也会吗?!他也有那样的台词啊?”

“呼呼~会哦,不过我从来没有吃到过,因为都是只给主君一个人做的。”光忠笑了一下,眼睛里都是宠溺,“做完之后主君也不可能过去吃,最后都是倒掉呢。虽然没有吃过,样子倒是见过呢。这就做给你吃吧?”

汐澄一脸不可名状的感动,猜也猜得出是因为长谷部的行为。光忠倒是很享受她那因期待而闪闪发亮的双眸。

“不过,对于田当番和马当番这些,他还是比较哀怨的,所以少派给他这些任务吧。”

“他......不喜欢那些工作吗?”

“应该是吧,不过主君让他做的事,他从来不会拒绝,而且还会拼尽全力做到最好。这一点和你很像呢。喜欢长谷部君,是因为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吗?”他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围裙和菜刀案板,却找不到食材,“小汐,你都不准备些食材吗?”

“在冰箱里。”

“冰......箱?”

汐澄扶额。完全忘了他并不认识带电的东西,除了电脑和灯。刚从冰箱里拿了生鲜食品出来,一转身就被他的动作吓到了:“别动那是煤气灶!!!算了我来做你躲开!”

没好气开始切菜,身后的男人轻柔地环住她:“教我好吗?我想在你今后的生活中派上用场。今天真是太不帅气了。”

“慢慢来,没有谁是天生就会的。不过,著名的本丸厨师可要快点学会,我可不想天天做饭。”

“OK,交给我。以后不会再让你天天饿肚子了,看你瘦的,抱起来感觉比看起来还要瘦。”

“你在摸哪里啊!唔.....好痒.....别捏,会切手的!快放开!”汐澄停下手里的动作,抬脚踹了他的小腿,却被接过手里的菜刀:“危险的话,我来切。”

看着男人熟练的刀工,她喃喃道:“为什么会喜欢我这种人呢?为什么来到我身边的是你而不是长谷部呢?”

“你认真努力的样子很让人心动哦,固执别扭的样子也很可爱。至于长谷部君......也许他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喜欢你哦?”保持着切菜的动作,他一一回答了她的问题。

“你说......什么?”

光忠不置可否地抿了嘴继续切着。再说下去的话,会让她伤心的吧?

汐澄扑上来按住他手里的刀,表情因悲伤而扭曲:“你......说什么?”

看来不先解决这边不行呢.......

光忠干脆放下刀和食材,擦了擦手按着她的肩,直视着她瞳孔深处:“抱歉,是我表达得不到位。我的意思是,除了长谷部君,你感觉不到其他刀剑对你的感情吗?你仔细想想,对你好得很的人有很多哦?”

“这个......我也知道的,比如一期总能做金刀装,平野前田骨喰鲇尾忠诚爆表总是会心一击和真剑必杀,国酱虽然平平凡凡的但总给人惊喜让人觉得他在担心我,爸......额石切桑总在危难的时候一下子解决掉大部分敌人,青江侦查从不失败.......类似的有好多......”汐澄目光游移着细数自家刀剑们的好。

“对啊,你看,大家都很喜欢你。”只不过被我抢了机会,“不要只看着长谷部君,我的心意也快点察觉到啊!你不知道,我第一次碰到你的时候,有多开心。”

“可、可是,我就这样另投怀抱,不就伤了长谷部的心,我不想让他伤心......”

“做出选择的一瞬间,必定会有人受伤的。如果你选择了长谷部君,我也会伤心,难道这样你也无所谓吗?”

汐澄垂下目光,不做声了。

其实是觉得无所谓的,但她怎么能说得出口,再神经大条也不能这样伤人。反正......反正长谷部从今往后也会是游戏立绘,说不定哪天游戏还会停服......

“小汐?”大概是看到亮晶晶的液体滑过她的脸颊掉落,光忠担心地出声。

到那时候,就永远也见不到长谷部了,听不到他的声音,樱吹雪夜战锻刀这些词汇都会变成回忆......也许只有选择眼前这个真实存在的完美男人,才是真正的道理吧?

汐澄流着泪,上前一步抱住光忠。

心好痛啊。许久都不曾体会到的,这个感觉是失恋吗?

“没关系,”光忠轻轻把她圈在怀里,“我会连长谷部君的那份也一起努力的,长谷部君看到你幸福的话,大概也会开心吧?”

“抱歉......”汐澄不停地重复着道歉的话,不知是对面前这个,还是对屏幕里的那个。

 

 

 

“呐呐汐姐,我今天能不能早走一会儿?男朋友来接我!”两年后,邻座的女孩已经转正,男朋友还是那个男朋友,也算是奇迹了。此时她朝营销部长助理的汐澄软磨硬泡求一会儿早退,双手合十地拼命说:“求你啦拜托拜托!就一会儿啦!帮我和部长说嘛,你和他都是一家了!”

真是拿她没办法。汐澄叹了一口气,起身敲门准备把这事儿推给部长。

“可以啊,不过明天要拖晚一些下班哦?”伊达光忠笑眯眯地点头。

既然部长这样说,她自然不会多废话,马上给了女孩回复。后者大喊着“万岁!”蹦跳着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朝楼梯飞奔而去,继而撞进一个男人的怀里。似乎是被撞痛了,她揉着鼻子抬头,眼神倏地亮了:“你怎么上来了?”

“你好长时间没下来,我有点担心。”男人微微笑着,宠溺地看着她。

汐澄看着这幸福的一对,嘴角不禁挂上微笑,谁知那孩子居然拉着她的男朋友跑回来,朝她介绍:“都这么长时间了也没介绍给你,真抱歉。这是我未婚夫,长谷部国重。这边是我们的部长助理,就是我总说的汐姐!人可好了!”

男人礼貌地微笑伸手:“久闻大名,幸会。”

目送着他们拐进楼梯间,汐澄脚下一顿,身后的人接住了她飘忽的身形。

“我就说总觉得在哪里见过......我就说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的!老天真是,爱开玩笑......”她忍不住窝在丈夫怀里抽泣,但只过了一阵便安静下来,抬头看她高大的丈夫。

“已经好了吗?还想哭的话也没关系哦?”他一如既往的温柔。

“我已经结婚了。再说,那个人爱的不是我。”汐澄攀住他的脖子,笑着凑上去。光忠十分配合地吻了她,抱起她转身走进办公室。

“我记得你喜欢和长谷部君一起加班?不如今天就和我一起加班到明早吧?嗯?”


fin.





嗯,一口气爆肝七千字,坐到屁股疼。还有,好饿......

评论(5)
热度(41)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