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穿越为人企划】山姥切国広篇

再次感谢朝花桑的企划  企划本体

我花了一个月终于把被被这篇磨完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写。。。说实话要不是他长得漂亮还操着一口M野音,我才不会选这么个交流障碍orz

本来我家婶自己就是个交流障碍,不会主动去接近男性的说

文笔已死,全程对话流╭(╯^╰)╮后半段有ooc,那是被逼的

====================================

汐澄最近忙得一塌糊涂。

大四毕业之后忙得像个陀螺,根本顾不上玩什么游戏,由于没有男朋友还住的离公司近几乎每天都被要求加班,踏进门扔下包直奔浴室,洗完出来倒在床上,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就睡着了。第二天早早爬起来,吃两口周初准备好的早餐就急匆匆往公司赶。

不擅长交流沟通的她十分抵触这份工作,还碍于学长的情面无法辞掉。她宁愿去门店做迎宾,营销什么的她真的不行啊。自从得到了这份工作,她就不止一次暗暗钦佩长谷部。

“呐呐小汐,楼下店里来了个很奇怪的小帅哥哦,你稍微来一下。”店面的经理大姐在门口朝她招手。

汐澄很无奈地过去:“为什么要叫我,我可不是专门负责奇怪顾客的啊。”

“就是觉得和他好像有代沟呢,那孩子可腼腆了,说什么都支支吾吾的,店员们都没耐心了,交给你啦!”那个精明的女人拍拍她的肩,就抽身而去。

“还好手里暂时没有要回访的客户......”汐澄嘟囔着认命地朝那个“奇怪”的顾客走去。看起来是个高中生,整张脸都遮在宽大的帽衫里,从侧面只能看到一点点鼻尖和垂下来的头发。

一个男孩子把刘海留那么长干什么啊......非主流?

汐澄叹了口气调整心情,随即摆出营业式笑容走过去:“您好,欢迎光临本店,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他一脸惊悚地蹦出去好远,盯了她好久才倏地红了脸,抬手把帽子往下拽了拽:“没有.....那个,我.......”

吓到他了?是个长相相当标致的男生呢,话都没说就脸红,好可爱!

汐澄有点忍俊不禁,继续道:“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和姐姐说哦?只要我们能做到就会满足你的要求的!所以没关系,别紧张。”

“那、那个......”他没被遮住的半张脸也红透了,似乎随时都能滴出血来。咬紧牙关欲言又止了好一阵,他大声喊了声“抱歉!”就夺门而出,倒是把汐澄结结实实吓了一跳,呆呆地看他跑得没影都没缓过神。日狗的是,只有她被部长狠狠地批了一顿。什么不专注于本职工作啦,多管闲事啦,顶撞顾客啦,一大堆有的没的让她百口莫辩,还被加了一周的班。

我X他大爷!

这是汐澄接下来的一个下午唯一的想法。比起那个男孩子,她更想揍多管闲事的自己。

终于弄完部长追加的工作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一心扑在工作上,乍一站起来才发觉坐太久头昏眼花,一个踉跄扶住桌角才勉强站住。这个时间本来是应该吃点什么再休息,然而她依旧是气得没有食欲。

颓废地趿拉着高跟鞋一步步晃下公司大门的台阶,她住了脚,愣愣地,突然想哭。

这都是什么事啊!

“那、那个!”

旁边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她瞬间回魂朝反方向跨了一步,没站稳崴了脚,整个人摇晃了一下还是站住了。她望着身旁的这个人,不知道说什么,因为他就是下午的那个奇怪的青年。他也是一副被吓到的样子,看了她一会儿之后放低视线:“脚,没事吧?”

“诶?”汐澄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的右脚,猛然发现自己站姿奇葩便将其收回,“没事倒是没事......”

“那就好。”他说完,又低头不说话了。

“你,有什么困扰的事吗?”汐澄思考了一下,出声打破了尴尬。见他犹犹豫豫的,她接着说:“这样吧,我们去吃点东西,边吃边聊,说不定心情会缓和一些。”

由于他什么都不说,她只好径直去了快餐店,替他点了餐,自己倒是吃得很开心,完全没注意到一直注视着她的视线,吃完之后才满足地抹嘴,吸着可乐疑惑地回望:“你不吃吗?”

“呃......我......”

“很好吃的哦?年轻人应该都喜欢吃的吧?”不,他这么奇葩,说不定更喜欢那些老爷子喜欢的食物?

“我......我......”

汐澄一点点嘬着可乐,等他说出来。最后无奈杯子空了,吸管里断断续续的空气发出的声音伴着他好不容易憋出来的话。

“我喜欢你......”

“?!咳咳咳咳.......”汐澄被呛到,伏在桌边拼命咳嗽。青年慌张地起身,伸出手犹豫半天才轻拍她的后背:“你、你没事吧?”

汐澄咳了好一会儿才虚弱地摆手直起身,咽了口唾沫说:“我说啊,你同学里好女孩应该有的是吧?再说,咱们俩见过吗?何必要找上像我这样的,这么想不开?”

“不......我只喜欢你。”他脸都红透了,倒是很笃定。

汐澄无语。这孩子是不是被谁下了迷魂药之类的?被催眠了?“爱上出门看到的第一个女性”之类的,然后她就躺枪了?嘛......这孩子长得倒是挺俊......等等不能老牛吃嫩草吧!再说了这草也太嫩了点吧!

“啊......啊哈哈......那个......你家住哪里?这么晚了一个学生在外面乱晃可不好哦,我送你回去吧?要不然家人会担心的。”汐澄试图岔开话题,说不定明天这个孩子就恢复正常了。

“我没有家......兄弟们也不会担心的......”

等等还是个离家出走的?!

汐澄朝天花板翻了个大白眼。老天爷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你要派这么一个人来考验我?!不不不,冷静下来啊我!要怎么办?帮他找酒店住?带到公司宿舍?还是说,带回家?

不管怎样,最后一个选项出现的瞬间就被否定了。先不说带个高中生回家这个事传出去影响不好,就算他不会做什么,冲他这身材和长相她都怕自己把持不住。

“那......你住在哪里啊?我送你去警署,他们会帮你的,好吗?”

“不,我有你就可以。”

哦哟我的老天爷啊!

“你跟着我是要干什么啦!再说我们见过吗?!”

“见过的......而且我一直在注视着你。”

我可没见过你啊......莫非这货还是个跟踪狂呢?想到这儿的汐澄脊背窜上一阵凉意。猛抖了一下之后,她眼神扫过店内的人群,看向大门。

从这里立刻猛冲的话,三秒内就能跑出门。转弯之后有个出租点,现在应该是有车的。开门的动作,高跟鞋对速度的拖累,考虑到这些的话,我能不能甩掉这个人?

汐澄慢慢起身,脚跟贴紧沙发腿以便可以瞬间加速。

“我知道你最喜欢长谷部殿,若是一开始就能选他的话,你一定不会看我一眼。”

“哈?”

“刀剑乱舞,你有在玩的吧。”

“诶......”她愣了一下,“为什么.......”

为什么会知道?他是游戏开发方的?亦或者说,他用什么办法监控到了她的计算机?

青年拉着帽子的边缘,缓慢而低沉地说着:“我知道的。你喜欢谁,你的初始刀,你的近侍,你的部队配置......”

“咣”,桌子被撞得震了一下。青年错愕地抬头,目光只来得及捕捉一闪而过的身影。他立即起身追出去,眼睁着她钻进一个铁盒子,然后它像箭一样飞了出去。他毫不犹豫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那东西,怎么就那么快呢!明明我可以比小云雀都跑得快的!

 

透过后视镜看着越来越远的青年,汐澄松了一口气。到家后为了平复心情,她登录了许久未碰的游戏。

“去迎接远征的人们吧。”一期一振微笑着欢迎她。

“只是完成了主命而已。”二队是长谷部带领的,一如既往的大成功。汐澄嘴努出一个飞吻,去迎接二队。

“我回来了,该做的事我都做了哦!”

汐澄先是看着烛台切光忠露出笑容,尔后僵住。归来的二队只有五个人。怎么打量怎么看都是只有五个人。

“......被被?”

不见了的是山姥切国広,按理说他是排在第二个,就在烛台切和大俱利之间,但是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他了。

不要啊.....我的初始刀,不起眼又傲娇,总是一脸淡然,漂亮还害羞得可爱,最主要的是他平时不言不语的,只要自己一出什么状况,他肯定会弄出一个惊喜来哄我开心。这么体贴又漂亮的秘书刀,就这么......不见了?

我x是几个意思啊?!!!一期一振依旧是微笑着:“我弟弟们就拜托您了。”

老娘初始刀丢了谁管你弟弟!你弟弟们都好着呢!

这一晚,她失眠了。隔日那连厚厚的粉底都盖不住的黑眼圈让她觉得,干脆今天请假算了。可这个工作,你一天不上班,说不定就会丢失一个大客户。在客源还未充足的现在,她要是就这样请假,谁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损失呢!

长长地叹口气,她踹了一下洗手间的墙,转身扯过大衣出门。汐澄住的是个旧式公寓,楼门外面还有那么三四级台阶。汐澄瞥见楼梯边坐着一个人,身形穿戴都略眼熟。那人察觉到她回头一看,吓得她后退好几步。

哦哦我的妈!这不是昨天奇怪的高中生么!真的是个跟踪狂?!

汐澄转身就跑。今天果然应该请假的!总、总之!先回家锁上门,再报警然后和公司请假,只能这样了!

心惊肉跳的她手都在颤抖,拿着钥匙哆嗦着,好容易才打开门。眼角瞥见那身影已经追上楼来,她急忙反手关门。

“等等!”他瞬间从楼梯口冲到门口,一把抓住她的手。本来是打算阻止她关门,谁知惯性太大刹不住脚,再加上汐澄用了全身的力气关门,两个人全都栽进门里,还顺便狠狠甩上了门。

摔得七荤八素,汐澄晕晕乎乎看着支着双臂压在自己身上的清秀青年。

“拜托了!听我说!我不是坏人!我是真的、真的喜欢你!只会喜欢你!好不容易找到你,想和你说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我知道我比不上你心目中的那个人,但是,我也会担心你,会对你好,用全力、对你好。我这样的......可以吗?”

 

“我这样的,可以吗?”

她丢失的初始刀替换做队长时的语音。仔细看的话,似乎这个青年和他还有几分神似。

“你和我年龄差太多了。我们还是做朋友比较好吧?”汐澄抽身想起来,却被一把摁回去。青年把脸凑得更近,脸上红晕更甚:“你才刚二十二岁,况且我也不是高中生。要说年龄差,你和长谷部殿或者烛台切殿的年龄差才更大。”

“错!我需要的是成年人!”

“我是成年人,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心理上。”

汐澄被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还好吗?有没有摔到哪里?”他手忙脚乱地扶她起来,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低着头。

“被被很乖。”汐澄叹了口气,“安静得有时我都会忘记他,但是只要我遇到不顺利的事,他就会拿出不输长谷部的机动和责任感,尽全力帮助我。我想把能给他的特权都给他,比如说唯一的御守,比如说保持最高级,比如说第一个毕业。我从来没想过,也不敢想他会消失不见……”

“他没有消失!”青年扳过她的肩,“你要相信我的话,他舍不得你,说不定只是想给你个惊喜。”

“他会想给我惊喜?被鹤丸带坏了吗?”

青年一脸黑线:“他又不是第一次给你惊喜。”

“你怎么知道?”汐澄突然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找我,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他神色黯淡低下头去,过了好久才说:“山……山本……国……国永……”额角似乎还有冷汗。

“那好山本先生,请听我说,我不认识你,平白无故被一个不认识的人追着我会很困扰,请你不要再纠缠了。”

“……我知道了,不会再来给你添麻烦。不过,知道你是这样看待山姥切国広的,我感到很高兴。”他的笑容看起来十分寂寞,朝门外退去,“真是羡慕他们啊,能够被你喜爱着,何等的幸福。”

眼看他垂着头和肩膀摇摇晃晃地走出去,汐澄鬼使神差地张口:“那个……你吃早饭了吗?”

 

 

汐澄打开水龙头,愣愣地看着盘子里的残渣被水流冲走,长长叹了一口气:“我到底在干什么啊。”居然留下他还和他一起吃早饭。那个山本国永好像还感动得不得了,眼眶似乎还含着泪水,不至于吧……

“我来刷吧,刷完我还是会的,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也想为你派上点用场。”旁边白净的手接过她手里的盘子,手的主人朝她笑了一下。

好看!

汐澄看得有点呆。

“那个……如果是这样的话,你留下来也未尝不可……”

见他愣住,汐澄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我TM说了什么?!

“我知道了。什么时候你厌倦了,赶我走就好。”他一句话惊到了汐澄。这种说法,就好像他是一个物件、是一只小猫小狗,不想要就可以扔掉。怎么可能,一旦和一个人相识,便从此结了缘,不是想切断就能切断的。

汐澄向公司请了事假,要给这个年轻人找个工作。她可不想养两个人。谁知这家伙各种证明样样齐全,加上他本身就眉清目秀,找个工作并不困难。而且,这个叫山本国永的,居然比自己还大一岁。他十分勤劳,做一份工作绰绰有余,每天都起得比她早,备好不怎么像样的早餐叫她起床;晚上她加班回来,他早已弄好了同样不太像样的晚餐等着她;由于闲暇时间远比汐澄多,他把两人的衣服都洗掉,把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但是自己却一直穿着那个已经很旧的帽衫。

“穿的破烂不堪的话,就没人说我漂亮了。”这是他的理由。

拜托没人说过这句话好吗!

汐澄大概是觉得丢脸,趁着某个周末揪着他买了几件新衣服,看他换上后眉开眼笑:“嗯!这才配和我站在一起!”

青年红了脸,过了一会儿结结巴巴地说:“要是、要是配得上你的话……能不能……和我……交、交…….”

汐澄抿着唇看着他。她知道他想说什么,只是很想听他亲口说出来,况且,这人害羞的样子真的太可爱了。

然而他结结巴巴得声音越来越小,再没能说出她能听得清的连贯的词句。

这家伙怎么这样!

她撇撇嘴,耐心全无转身就走。身后伸过的双臂环住她的脖子把她拽了回去,他有些干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拜托,就这样待一会儿。”

汐澄叹着气:“害怕吗?如果我拒绝的话回不去原来的关系该怎么办之类的?”

“这么胆小,抱歉。”

“那,要换过来吗?”

“诶?”

“由我来告白,成功了的话,将来也由我来求婚。由我给你戴上戒指,由我抱着你去教堂。你负责把捧花扔远一点就好了。如何?”

“你在说什……”

“和我交往吧?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青年的回答是把她转过来抱住,低头吻住了她。他吻得不深,但保持了很久。离开她的唇的时候,他说:“抱歉,让你主动说出来。像我这样的,真的可以吗?”

“呼……好啰嗦啊你,到底愿不愿意?”

他瞬间红透了脸,别过头把眼睛藏进刘海:“乐、乐意之至。”

汐澄满意地回抱住他。她一向喜欢听话的孩子,只有听话的才是好孩子。

 

 

 

“汐姐,你男朋友的手艺真好!每天都吃这么好吃的东西太幸福了!”

“怎么可能天天吃啊。还有啊,不是男朋友,是未婚夫。这个给你。”

“诶?呜哇哇哇是请柬啊啊啊!汐姐你好幸福!”

“低调点行不行?”

“是~”

三十岁的销售部秘书微笑着向周围的同事分发请柬,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闪闪反着光。


评论(4)
热度(20)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