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情人节贺文(长谷部X你)

现代paro,乙女向,设定长谷部和光忠是同一个科室的医生,女主请自行代入

因为明天要和二百五两口子约饭,所以今天写完今天发了

实力ooc,以第一视角写文就是爽,感觉手到擒来(笑)

========================================

每逢节日幸运翻倍。

因为有事耽搁了的你还是幸运地抢到了最后一个专家号。身后排队的有人向你出好几倍的价钱,被你拒绝了。

“抱歉,我的情况稍微有些麻烦,还请您明天早点来比较好。”

才怪呢!人家可是专门为了这家大医院的五官科大专家长谷部医生才来的!

你内心窃喜着吐了个舌头,捧着挂号单朝门诊室跑去。说到这段奇缘,你真想立刻下跪叩谢老天赐你如此恩典,那位医生不仅医术高明刚正不阿,还还还帅得无法无天!简直就是患者的福音!就是他,让你觉得生病是件幸福的事。

起初你听了家人的建议来这里检查眼睛。其实就是普通的近视,配个眼镜而已随便找个家门口的眼镜店不就好了,干什么要去名医院看医生。你一个人孤零零地碎碎念着挂了号,挂号窗口里的医生问什么都是“嗯”,最后被告知价钱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这么贵?!”

“您挂的专家号,而且今天轮到总主任的门诊,真幸运呢。”医生笑着道。

靠,配个眼镜到名医院还挂了专家号,说出去都怕别人笑死。

你盯着专家号的小纸条,几乎都要把它点着,你听到护士叫到了你。

里面坐着的男人还在处理上一位患者的病历,简洁说了声“请坐”,让你稍等一会儿。你坐下抬头看他的时候便惊呆了。

太.......太帅!!!长成这样当医生可惜了!

这是你的第一反应。

“哪里不舒服?”他还在看着屏幕,开口问你,声音轻飘飘的很好听。

“我看东西很模糊,觉得是不是近视需要配眼镜了,就来检查一下。”你小小声地说。

“看那边的视力表,把你能看到的最小一行念出来。”

“嗯......”你眯起眼睛,“左上右上......”

“怎么现在才想起检查?”他从屏幕转过头来,微微皱眉盯着你,“已经脱离假性近视,你拖太久已经没办法矫正了......配个眼镜吧。到这边来。”

喂喂真的假的,医生您都没看那个视力表啊?!二话不说就让我配眼镜,你以为我的钱那么好挣呢?

“要配多少度的?”

“要看你的具体情况。估计要300度左右。”他坐在仪器的另一头,打开手电,“看着我,不要眨眼。”

目不转睛看着他还不能眨眼,夭寿了啊!盯着他映着手电微光的紫色双瞳,你的心跳不断加快着。

“那、那个,一上来就300度?”

“对啊。”他让你换另一只眼,语气依然轻飘飘的,“你拖太久了。再小的病痛,拖太久都很糟糕。好了,坐这里稍等一下。”

他取来了试镜架,拈了几个镜片装上递给你,让你看那个视力表。

“倒数第三行看得见吗?”

“看得见。”

“单眼呢?”

“右眼差一点,但是也看得见。”

“嗯。”他拿了个镜片过来换掉了右眼这边的一个,问,“现在呢?”

“和左边一样了。”

“嗯,出门逛逛,上下楼梯试试,十分钟以后再回来。”

“......诶?”鬼都不愿意带着这么重这么丑的试镜架到处乱晃,况且这里到处都是人。你一脸悲壮地晃着,连楼梯在哪都找不到,还跑去问了保安。即使小心翼翼地记着路,在楼梯间晃了一阵的你发现,自己还是迷路了。

大医院什么的真可恶!

你坐在楼梯上,觉得晕晕乎乎的,摘下眼前的异物把脸埋进双臂。你突然很烦躁,想直接就这样回家。

“果然在这里啊,您没事吧?”

轻飘飘略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你抬头,发现长谷部医生蹲在你面前直视着你:“都过了15分钟还没回来,迷路了吗?”

你只是愣愣地看着他,说不出一个完整的词。

他的薄唇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我懂的,这家医院大得过分,经常会有病人走丢的事情发生。那么我们回去吧?”

“给您添麻烦了,居然亲自出来找我.......”你跟在他身后唯唯诺诺。

“因为护士都太没用了,记不住病人的长相,没办法。”

“您居然记得每一位病人的相貌吗?!”何等的记忆力啊!

“仅限当天哦。”他回头朝你眨了眨眼睛。

“咻”的一箭,正中红心。于是你开始频繁以眼睛为由来见他,不过这次是例外。三年前的淋巴感染发炎引起的耳廓腮腺淋巴肿痛,你却因为上学工作的原因没有来这家很远的医院就诊,就近找了个快要解散的医院了事留下了后遗症。三年下来,那个糟糕的医生可能觉得再不能拖着你了,才建议你来这里找专家。

你听到护士叫你去就诊。

三年多没见到长谷部医生了!你开心又忐忑着进了门诊室。

“打扰了......好久不见,长......”话还没说完的你顺着反手关上门的“咔哒”一声愣在当场。

坐在那里的不是长谷部医生。一个帅得一塌糊涂的男人笑眯眯的托腮看着你:“嗯,好久不见了呢。今天是哪里不舒服了呢?”

不,你是谁......

你攥紧了手里的号单:“那个......我挂的是专家号......”

“没错,这里就是专家门诊室哦。啊我懂了,这次也是冲着长谷部君来的吧?真好啊长谷部君,一直都被你惦念着。”

“哈......”你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索性坐下来,“今天不是长谷部医生的班啊。”

“很可惜今天是我。三年了呢,”他倚在靠背上好整以暇看着你,“这次是真的因为哪里不舒服吗?还是说,仅仅是来看长谷部君?”

“诶?”这人认识我?而且还知道我三年没来了,他跟我很熟?可是我没见过他啊?

你混乱起来,不自觉地露出迷茫的神情。他噗嗤笑了,随即换上失落的表情接着说:“居然不记得我吗?好伤心,原来你的视线从来都没落到我的身上过啊。”

你更加迷茫了,目光落到他的工作证上。

长船光忠。

你想起来了。专家门诊是上午,下午就只有普通门诊。长船医生以前是副高级主任医师,经常下午来接长谷部医生班的那位。有印象归有印象,你从来没和他说过话。

“您......怎么会认得我?”

“就算看完病也会一直在这里乱晃,门诊结束还躲在角落偷偷注视着长谷部君离开的女性患者,你是从我认识他之后的第一个。年轻就是有精力啊!”

痴汉行径暴露的你脸变得滚烫:“您......见笑了,您也还很年轻啊。”

“多谢。所以今天真的是为了长谷部君来的?”

你这才意识到后遗症的事,像长船医生道出疾病的原委。

“那可真是糟糕,别动哦,让我看一下。”他起身拿起手电,轻轻拎起你的耳廓查看着,“这可真是......外耳道的皮肤完全烂掉了,还好没有伤到中耳和鼓膜。拖很久了吧?病拖很久不好哦。”

你垂下眼皮,想起了长谷部医生说过的类似的忠告。

拉扯耳廓的力度忽然增大,带动了里面的裂口,疼得你“嘶”地一声。

“抱歉抱歉,弄痛你了。色素沉降,皮肤都变黑了......你原来的那位主治医师,最好到法院去告他哦,把女孩子弄成这样。”他一边仔细查看着一边说。他的呼吸和低沉的声音盘旋在你耳边,令你打了一颤。

“嗯?这样会有反应吗?真可爱呢......”他说罢转向另一只耳朵,继续惹得你浑身颤抖。你全力压抑着叫出声的冲动,想要离他远一点却被他钳住头部动弹不得。大概是察觉到你的不安,他直起身将手电装进口袋:“比想象的要严重呢。不过还是有治好的可能性,建议你每周来复诊一次。这是我的名片,上午没时间的话,打电话给我,下午可以等你哦!”

你接过名片后,他忽然靠到至近距离,金色的眸子灼灼地盯着你:“个人专属,免费的哦?”

你咽了口唾沫向他道谢,但还是很迷茫:“为什么......要这样......给我特殊待遇呢?”

“因为你很可爱啊,不行吗?”他坐回椅子里,笑眯眯地交叉双手。

根本不行啊,很危险不是吗......

直觉告诉你这个男人很危险。你再次道谢,匆忙起身告辞。他一下子抓住了你的手。

“诊断还没有结束哦,你要去哪里?”

“已、已经中午了,您快点休息吃饭吧。”手被他握着抽不出来,看着他起身靠近,你心跳得像擂鼓。

“不把最后一位病人看完就去休息,是医生的失职不是吗?”他嘴角噙着笑意,“不过一起吃个饭好像也不错,你等我一下,开完药顺便一起吃午饭吧?嗯?”

那语气完全不是能拒绝的样子。不过抱着“和这种人怎么可能吃得下”的想法的你,还是勇敢地尝试了:“非常抱歉!我还有急事所以......”

“稍微过来这边一下。”他拽着你的手腕,把你拖到里屋。因为有验屈光度和散光的仪器所以百叶窗都是合着的,整个房间黑乎乎,只有视力表散发着阴惨惨的白光。

“做什么?”你被他按在椅子上封住所有退路,不得不抬头直视他。他也不说话,扳着你的下巴强迫你张开嘴,一个冰凉的东西伸了进去压住了你的舌头。那东西压得太重太深,以至于你感到呼吸困难。生存本能发动,你抓住长船医生的手开始挣扎。眼前亮起的手电的光让你安心了一些,但仍无法压制所有的危险感。

“不好好吃饭不好好休息可不行哦,你看你,身体已经差到这个地步了。”他说完收起手里的器具,“如果想快点住院天天和我见面倒是很欢迎,不过不推荐饿肚子哦。”

你还没从惊恐中回过神,愣愣地望着他。

长船医生笑得灿烂:“要好好吃饭哦,我请客。”

 

幸运.....吗......

没骨气地被带走的你默默喝着长船医生买给你果汁。他一路拒绝了很多邀请,拉着你直奔自己的办公室。

“辛苦了。”推开门,一个轻飘飘的声音道,“今天......啊,是你。好久不见了。”

幸运翻倍!!!

你呆呆望着朝你微笑打招呼的长谷部医生,几乎要喜极而泣:“是,真是好久不见了。”

“长谷部君前些天还说是不是你病好了不会再来了呢。还说病好了是很欣慰但是见不到还是有些惋惜的呢。”长船医生笑吟吟地从冰箱取出几个饭盒,说。

“你话太多了。”长谷部医生横了他一眼,“你怎么把患者带回办公室来?”

“这孩子最近都没好好吃饭,所以我留她吃午饭啦。反正做了很多,多些人吃也开心嘛。天天两个大男人吃饭真是不愉快,何况长谷部君还总是拉着脸,多一位可爱的女孩子我很高兴哦。”

“让你那么不愉快真是抱歉了啊。”长谷部医生说完转向你,“坐这边稍等一会儿吧,那家伙别看那样,料理的手艺还是非常值得称赞的。”

“啊......是!”你忐忑不安地坐在两位帅哥医生中间,看着他们俩讨论上午的工作。

这情景真养眼......如果我不在就好了。诶......为什么他们俩都朝我看过来?

“是吗......我看看。”长谷部医生说着起身道句“失礼”,俯身查看你的耳朵。手指隔着布料摩挲着你的耳廓,你脸快要能烧开水却紧张得不敢动。

“你,脸很红哦。”长船医生挪揄你。你瞪着他撅嘴以示不满。

“真是太糟糕了。光忠给你开的药倒是没什么问题,记得每天早晚涂,不要用手乱碰,知道了吗?要和以前那位医生打官司的话,对面律师事务所有我认识的人。”长谷部医生敛眉严肃地说,“这几年的医药费都够住半年院了吧。”

“打官司什么的太夸张啦!”你直摆手,不想摊上麻烦。

“你这样是对道德沦丧的医职人员的纵容,他不止耽误了你的病,估计以前也耽误过不少比你病情还严重的患者。作为我,无法坐视不管。你愿意的话,全权交给我也没关系。”

“真热心啊长谷部君,你这样可是会吓到人家的。”

你看着一脸正气的长谷部医生,觉得他说得没错,也愿意全权交给他。吃完午饭,长谷部医生以顺道为由拦下长船医生,亲自送你离开。

“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事的话直接联系我,不要理光忠,怎么说我都是你这么多年的主治医师。另外,他是有女朋友的人,不要被他骗了。”长谷部医生的白大褂被风吹起,他很大气地挥手向你告别。

你激动得捧着他的名片一步三回头。

 

 

 

 

长谷部医生的办事效率快得让你瞠目结舌。第二天就有律师打来电话向你确认相关事宜,半年后你收到了高级法院的传票作为原告出庭,然后,胜诉了。你本来就没想打官司,对胜诉也没多大感想。法官做出最后判决宣布休庭后,坐在你身旁的长谷部医生长长舒了口气。他欣慰地笑着看向你:“太好了,胜诉了。”

但你知道这比不上你的耳朵被医好令你开心。

长谷部医生把你拉到法院角落的落地窗旁,问你:“知道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你茫然地摇头。他笑出来:“今天是情人节。”

对,今天是情人节没错。可是这个节日和单身的你无缘,你自然也不会刻意去记。

“因为单身所以没注意?以后还是注意一下比较好。”长谷部医生注视着你的眼睛,你觉得灵魂都被他看透,“因为你从今天开始可能就不会是单身了。一想到你的病好了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你,我觉得还是这样把你留在身边比较好。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你当机了,除了心脏越跳越快,所有的部位都当机了。你除了含着泪水猛点头什么都做不到。

每逢节日幸运翻倍!

“别这么用力,颈椎会坏掉的。”长谷部失笑,心疼地拥你入怀,手指摩挲着你恢复如初的耳廓,在上面轻轻落下一吻。

Fin.

=========================================

光忠有话要说:“长谷部君你凭什么说我有女朋友!我没有!你不就是怕我和你抢她,骗她说我有女朋友就算了,还私下把出诊时间告诉她害得我完全见不到她啊!长谷部君是大笨蛋——”

长谷部:“闭嘴。她是我的,从一开始就是。”

就是这样(*^__^*)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评论(7)
热度(52)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