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我们去出战啦!”夕见蹦跳着挥挥手,转身被髭切抱上了马。

这是第几天了呢?光忠朝她挥着手想。自从后藤君来了之后就不停地夜战、迎新、练级、迎新,循环往复,不要说他,就连常任近侍的山姥切君和长谷部君都赋闲很长时间了。所以,结果就是这样——

他拉开长谷部的房门。昔日意气风发的男人依旧面色憔悴地抱膝缩在桌子和墙角的空隙间,周围的纸片上大大小小写的都是“主”字,他还在写,一刻不停地写。要不是有光忠天天来帮他收拾,大概纸已经把他掩埋了。有的纸皱皱巴巴的粘连在一起,是被泪水浸过的痕迹。

“长谷部君……”好想知道主君看到他这样会是个什么表情。光忠这样想着把新洗好的、长谷部自己做的写着“主”字的抱枕塞进他怀里,着手开始收拾。长谷部则像个大孩子把脸埋进抱枕,不再动换。

话说山姥切君似乎也是快要发霉长蘑菇的状态。唉,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结果转天光忠再去长谷部的屋子,里面一尘不染的,英姿飒爽的长谷部坐在桌前帮着做近侍的工作。

“……咦?”

“有事?”长谷部冷着脸抬头看他。

“没……你忙。”光忠退出来,纳闷地撇了撇嘴。……10级?而且那种对待自己的态度……根本就是别的长谷部君。

发生了什么事吗?

 

 

 

 

 

 

夕见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髭切、江雪、三日月等都去休息了,她也打算按照往常的习惯,洗了澡去休息。

但是经过长谷部房间门口的时候被拽了进去。之所以用“拽”不是用“拖”,是因为整个过程连三秒都不到,她就被长谷部紧紧抱着压在床上。

这才察觉到是不是太久没有和他见面说话了,夕见有点心疼,抬起手揉着他的碎发。

“主!主。主…….”他反复念着这一个词,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的香气,还厚着脸皮埋胸?!

被他头发扎得有点痒,夕见用力把他的脸推离自己的身体:“长谷部你在干嘛!快放开,我很累了!”

“今天就请在长谷部这里休息吧,我会全力侍奉您的!”

刚想吐槽“那才不是休息吧!”,夕见被他悲伤的表情镇住了。

“求你了主,求你了……”他说完再次把脸埋进她怀里,像个孩子似的蹭着。

“呜……说好了只是睡觉哦?”

长谷部开心地答应后躺在她身边,搂紧了她。

温暖和安心充斥在周身,夕见微笑着进入了梦乡。

她醒得很奇特、从没有过因这种感觉而清醒的经历,她睁开了眼睛。

“唔……”

一丝不挂的长谷部和她,身体连接着,而且始作俑者还在压着她不停地进犯。

愤怒之火瞬间升腾起来,就像在面粉厂点燃了火柴,足以将范围几里地都化为灰烬。

 

亲手刀解了这个九十多级的长谷部,又从仓库的备用里召唤了一位。反正长谷部有得是,无论哪个都是把主看得比自身重要。你以为你是谁?众多备用的一把而已。

……反正她真正爱过的那位,早就永远留在了厚樫山,其他的都是备用的,无论他是1级还是满级,都没关系。

反正她的心早就和她的第一个长谷部一起,碎在了厚樫山,化为尘土消失不见。

 

“在下是压切长谷部。只要是主命的话,什么都可以做到哦。”

“给你一夜的时间,尽全力把等级提高。”夕见看着眼前相同却又不同的人,“别死了哦。”

 

 

新主人是位可爱的女孩子,还很在意我的死活,想必是位温柔的人吧?值得尽忠呢。

长谷部屈膝俯首,自信地微笑答道:“是,请交给我。”

 

夕见转身离开,无表情的双颊淌过两行清泪。


评论(1)
热度(12)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