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偶尔觉得这样的长谷部也不错?

*长谷部x你,双向痴迷

最近病的不轻,我猜天使们都看出来了

写文只是为了哄自己玩,顺便和别人分享自己 脑洞。不是为了勾搭太太,也不为回报。嗯,虽然健忘我会经常提醒自己的。

写一小段别的给各位压压惊(*^__^*) 

================================

闲在本丸里难受,对出战也没什么特别大的兴趣,你在现世找了一份餐厅服务员的兼职。但是每天很晚才回来,而且都是一脸生无可恋魂飞魄散的样子,走路几乎不抬脚,鞋子在地面擦出很大的响声。进门之后也是不想开口说话的样子。

“啊啊!主!您终于回来了!”你的近侍长谷部一直一直都是守在门口迎接你的那个,“今天一天也辛苦了,洗澡水已经准备好,请先去解除一天的疲劳吧。替换的衣服和毛巾也都准备好了,不想动的话我来帮您......一起进去吧,主。”

以前还因为害羞拒绝的你,有一次一直连续上了十一个小时的班之后实在是太累,也就任他去了。

长谷部熟练地为你宽衣。也不知隔着手套为什么还能那么随心所欲快速地解开扣子。你泡在水里,享受着他的洗头捏肩服务,舒服得昏昏欲睡。

大概是累得不行了吧?

长谷部心疼地想着,对自己的主被人使唤成这样无法释怀。先行出来的他见浴室门被从里面打开,刚想迎上来便被你扑了满怀。

“......主?您怎么了?”

“呜......好累啊!真的好累啊!呜哇哇——”

竟然大声哭出来了,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吧?真是不可原谅啊,那些“经理”什么的、“店长”什么的......

“累了的话就辞掉吧,主。要不然,我现在就去把那些强迫您的家伙压切。所有强迫您做不喜欢事情的人,都是长谷部的敌人。”他承受着你的大部分体重,低声说。

当然是不行的,无论哪种做法都是不行的。因为这就是人类社会啊!

“为什么不行呢?我只是希望您能一直笑着,只是想守护您的笑容而已。伤害您的一切,都由我来斩断......所以不要去了,也不要离开我了。能够永远爱慕着您、保护您的,只有我。”

被摩挲着脸颊擦去泪水的你只是摇摇头,说想要休息。

“您似乎已经很累了,失礼。”他抱起你,朝你的房间走去,“主的身体如此纤细脆弱,怎么受得了那种活计的摧残呢,您看您,手上多了这么多伤疤。还是不要做了吧,钱不够的话由我来想办法。说实话,这种无法保护您的感觉实在让我惭愧。请您多多依赖我吧。”

为了表示你已经足够依靠他,你把头靠到他肩窝:“今晚也会陪我睡的吧?”

“当然,只要您需要,长谷部会一直陪在您身边,无论何时何地。”

“谢谢~”你开心地蹭了蹭他,到了房间他把你放到床上,你还在蹭蹭蹭。

长谷部有些为难地看着你,欲言又止一阵之后突然紧紧地抱住你:“失礼了!一会儿,就一会儿,让我这样待一会儿。刚刚那种事不可以对别人做哦,会变得很危险......我吗?我对自制力很有自信所以没关系,但是别的男人就不敢保证了.......尤其是烛台切,主,千万要离他远一点。”

烛台切光忠无疑是一个强力的竞争者,这是这间本丸人尽皆知的事。但是由于你被现世的工作拖累,这边的工作完全交给了长谷部,于是整间本丸都由他掌管,烛台切的时间表被安排得和她完全错开。

不如说,现在是长谷部一手掌控者你的本丸,虽然其他的刀剑比起他还是会听你的,但总觉得事情要朝着糟糕的方向发展似的。你却并不担心什么,因为他是你最喜欢的长谷部,只要他想要,无论是你整间本丸亦或你自身都能给他。

没什么比现在更幸福的时候了。

你这样想着,在他松开你的时候在他侧脸轻轻一啄。

“......?!主,刚刚的那是?那个,万分抱歉......我是您的家臣,您是我侍奉的主,这种事情,是不能被允许的吧?不过您是想和我.......成为怎样的......?”他皱着眉,困扰又担心地看着你,“......不回答吗?我会擅自往对我有利的方向理解,这样也可以吗?我就是如此卑劣的男人哦,您会讨厌我吗?”

见你摇头,长谷部欺身贴近你,低垂着眉眼,戴着手套的拇指滑过你的下唇。你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喷到唇上,双颊不禁开始发烫,心脏咚咚跳起来。

他的吻轻盈又温柔。不像光忠那样激烈深沉,他一下一下轻啄着你的唇,用他的舌湿润着你干裂的嘴唇。

“......失礼了。”良久,他放开了你,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请您好好休息,就算在梦里,我也会继续守护着您的......诶?要我做您的抱枕吗?......不,若是主命的话。”

他脱掉手套抱住你躺在床上,摸着你的头,用手指梳理你的头发。温柔的动作让你感到舒服和安心,这时他的手突然顿了一下:“抱歉,不是把您当做小孩子......听说被这样摸头的话,可以治愈疲劳呢。有觉得被治愈了吗?......?!”

你抬头对他笑着大声回答了“是”。

“在这么近的距离突然冲我露出笑容的话我会......是吗,有被治愈啊......万分荣幸。”他说着手揽在你腰际,双腿也缠上了你。似乎很开心,他露出满足的表情,几秒后突然有些紧张地说:“啊,万分抱歉,这样就变成您做我的抱枕了......”

即便这样说着,长谷部却没有放手的意思,反而更紧地拥住了你。

算了,他那么大一个男人,被你抱着才奇怪吧。这样想的你安心地闭上眼睛。

 

 

“最喜欢你了,长谷部......”梦中的你的呓语惊到了他。从心底蔓延开来的无法言表的感情逐渐充满整个胸腔腹腔和脑子以及四肢百骸,长谷部满足得眼角都湿润了。

 

 

你是自然醒的,睁开眼的瞬间看到的,是放大的长谷部的脸。他的脸近在咫尺,和还未清醒的你对上目光的瞬间惊慌地红了脸:“这是误会!主!那个,我绝对没有想做什么不敬的事情!只是您睡得太安静了,我想确认一下您的呼吸而已!您、您没事就好......”

他起身,看着你丝毫没有在意刚刚的事,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才轻轻松了一口气:“早上好,主。还很困吗?那就再睡一会儿吧。......诶?真拿您没办法。请就这样坐着不要动,我来帮您换衣服。多少会碰触到您的身体,还请原谅。”

你任他摆弄着,眯着眼睛看时间。时钟显示已经是十点半,你已经大大的迟到了,经理的催命电话居然没有响。

话说闹钟也没有响。

你迷迷糊糊伸手摸着放手机的地方,但无论怎么摸都没有,这才睁开眼一看究竟。

那里根本没有什么手机。

你瞬间清醒,跳下床发疯似的寻找手机,意外地被绊倒了。看到绊倒你的东西,你揉了揉眼睛再次定睛去看。没看错,是铁链,一端扣在你的脚腕,另一端锁在床尾。

“主?”半跪在你身旁的长谷部替你拉好乱掉的衣服,你却不敢看他。你知道这一定是他做的,他把你锁住了。

你不知是生气还是害怕得颤抖:“我明明那么喜欢你、那么信任你......”

“万分荣幸。说起来,主,您对喜欢的东西会想要独占吗?”他从背后搂住你,在你耳边轻声问。

当然会,长谷部和光忠都是属于你的所以你不担心会有人和你抢。

“嗯,我也是一样的。但是主不喜欢脚镣吧?监禁也会觉得讨厌吧?......我很可怕吗?这个样子是不是很丑陋?别看这样我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只是,似乎已经压抑不住对您的感情了呢......把我变成这样都是您的错,请负起责任来救救我吧......”

你呆滞地扭头看他,被他病态又宠溺的表情吓到,抖得更厉害了。

“啊啊,身体都在颤抖了呢。真可怜......过来,到我怀里来,这世上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哦。呐,快点过来......”长谷部带着糟糕的表情,朝你张开双臂。

已经被困住了,无论是从身体还是心灵,你找不到不扑向他的理由。

“这样对您真的是万分抱歉,我只是不希望您再去被人呼来唤去,只能用这种方法把您留在我身边。......我对您的心情,已经不是‘喜欢’‘爱’这种词语能够形容的了,您能明白吧?”

你当然明白,因为你也是这样的心情。长谷部就像是人形的紫色猛毒,一旦吸入毫无解药可言,只能越发沉迷下去,只会渴求更多更多。就算死在他温存的怀抱里,你也愿意。

你的长谷部也是,只要是和你一起,哪里他都愿意去,哪怕是彼岸深处。


评论(14)
热度(69)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