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我家主人最可爱!(35)

拖了好久了,非常对不起观众,能发出来我也很激动。

到国外之后每天忙到没时间开电脑【手动再见】

目录


=======================================

啊……这就是惊喜……

屋子里坐着一身白和一身黑的两个青年,还有举着酒杯的一个大叔和小鬼。

莺丸轻轻把她向前推了推:“介绍一下,新同伴太刀髭切、膝丸,枪日本号和短刀不动行光。各位,这就是我们的主人。”

他说话的当间,髭切和膝丸站了起来,两个酒鬼估计是醉了只是看着她。

“我是朱利,今后请多关照。”

“哦哦,是个美人真不错呢!”日本号声音有些懒散。

“真的呢,真不错。”髭切上前优雅行礼,捧起朱利的手印上一吻。

膝丸被他这样一下吓得不轻,连连给她道歉:“啊啊兄长!你怎么能!万、万分抱歉!兄长他没有冒犯的意思!”

她被这场面逗笑了:“无妨,我没有介意。希望你们能在这个家里过得愉快。”

“他们一定会的。”莺丸微笑着说,“快,坐下喝杯茶暖暖身子吧。”

“不不不,要暖身子应该喝酒吧!”日本号自来熟地揽过落座的朱利,给她倒了酒。

“呐,日本号,你的酒会不会太烈啊。果然还是甜酒适合女孩子吧?”不动也倒了一杯酒递过来,“要尝尝吗!很好喝的哦~嗝!”

“喝酒可以,不耽误干活随便你们喝。不过要是翘班的话——”她抿了一口日本号倒的酒,笑得十分友好,“我会生气哦。”

“啊,说起来,还有一把新刀……”莺丸突然开口,托着下巴欲言又止,“是在马棚里睡着了么?”

“啊——八成是吧?”搭话的是膝丸,“今天的确是他马当番来着,不过估计又偷懒了吧,长谷部殿回来肯定又会让他好看。”

他说到长谷部的一瞬间,朱利捧着酒杯的手不禁抖了一下。

 

您愿意嫁给我么?愿意么?愿意么?做我的新娘吧?主和烛台切都不能打扰我们……

 

“主上?主上!”

“诶?”

“在发呆吗?在想谁呢?一期吗?还是长谷部?”髭切在正对面笑吟吟地试探。

“没有。那个新人是谁?”她扭头问莺丸。

“明石国行。”

来了!偷懒大魔王!她超不想拥有他的!现在把他丢回三条大桥还来得及?

“主上你不舒服吗?”

“有点……”她不动声色地喝光了手中的酒,转而去拿那杯甜酒,被莺丸按住了手腕:“少喝一点,你才刚回来。”

说着说着就听见庭院里有了些许嘈杂,莺丸扭头看了一眼,说:“应该是第一部队回来了,主上你要去……”

“哗啦”,门被大力拉开,紫色的身影伴着惊喜的“主!”闯进门来。

“主!您去哪了!万幸您回来了!”长谷部激动得去抱她,被她上一个翻身躲过,整个人傻眼地看着她缩在髭切和膝丸身后,“……您怎么了?”

 

嫁给我吧,做我的新娘吧,我们搬出去,主和烛台切都不能打扰我们……

伤,快点治愈比较好哦。叫得再大声点吧,汐……

 

脑海中回响着这些,朱利捏紧了髭切的衣角:“抱歉,我暂时不想见到你。还有光忠也是。”

“诶,我也是?!”刚进门的光忠一脸懵逼,指着自己摸不着头脑。

“你……没事吧?”山姥切现身,走到她身边。

“国広……国広!”她看到救星似的,扑到他身上抖得像筛糠,“呜……国広……”

本来没打算碰她,无奈为了安慰,山姥切拥住她轻声安慰道:“已经没事了……我们都在,从今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了。想哭就哭吧,你可以安心地哭。”

本来没想哭的她,眼泪止不住地上涌。

鹤丸和石切丸也来到她身边,摸着她的头拍着她的背安抚。

“二队好像也回来了。”不知谁说了一句,紧接着就是闯进屋子的一期。

“主殿!”

他额角带着冷汗,看到她好好的趴在山姥切怀里才松了口气,在她面前跪坐下来:“您没事比什么都好。属下无能,居然把您单独留在异性的居所,还把您弄丢,请您责罚!”

“不是一期的错。不过太好骗也是你的不对,从明天起,近侍由国広担任。希望你虽不是近侍,也能平心静气地为本丸出力。机会,有的是。”朱利声音不大,正好是在场的刀都能听到的程度。

“遵命。不过这种程度,会不会有些过于轻了?您……”

“一期,你只是被那家伙骗了而已。他的骗术我明白,不是你能抵御得了的。所以这次的事,我不怪你……?”

目光由于某些艳丽的色彩吸引。越过一期的头顶,她看到了没见过的短刀。

“大……将?”他试着叫了她。

“对了,主殿,这是最近找回的,舍弟后藤藤四郎。后藤,快,向主殿自我介绍。”

“哦……哦!我是后藤藤四郎,我家兄弟很多,不过个子最高的就是我啦!兄弟们要是让您困扰了就交给我吧!嘿嘿~”他握起拳,敲着胸脯说。

整个人都小小的,不过看起来意外的可靠,也许是个和药研一样的孩子。

“嗯,真是可靠,那就全靠你了,后藤君。”朱利微微一笑,直接让后藤看得呆掉。

“呐,四队也回来了。”山姥切国広突然低头对她说。

“我回来了,主公找到了是真的吗?”进门的是小狐丸。他看到朱利的一瞬间就微笑了:“主公大人,你可真是让小狐好找。欢迎回来。”

“哎?主人吗?”他身边探出一个淡金色的小脑袋,“呜哇!果然很漂亮!”

他咚咚跑过来抓住她的手,眼睛亮闪闪的:“主人主人!我是物吉贞宗,虽然是无铭刀,不过因为会让佩戴的人交好运,一直被德川家康公所重视!我可以给您带来好运哦!”

“小物吉……”朱利怔怔地看着他,看着被他握住的手,“骗人……”

不得不承认,物吉是前段时间实装的刀剑里她最中意的一把,但是一直都没能得到。

“没有骗人哦!而且主人这么漂亮,我很高兴!我很喜欢主人哦!”

下一秒他就被长谷部拎着后衣领扔到了离她很远的地方。

“你给我适可而止!”他不悦地喝到。

“真是的!很痛诶!喜欢主人有什么错嘛!再说,你们不也很喜欢主人吗!”物吉大声抱怨着,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朱利闻言环视一圈,红了脸的人不在少数,连抱着她的山姥切和地上正坐着的一期也不例外。对了,那两个醉鬼不算。

全员绝赞沉默中。

 

“那个……主君……”黑色西装的男人走到她面前,见她下意识往山姥切怀里缩了缩,有些伤心地说,“欢迎回来。虽然不知道你被做了什么变得不想见我,但还是觉得必须要和你说这句话。没关系,我们都是你的所有物,不会为害与你,等你好些了,我和长谷部再和你见面比较好。”

他说完,朝长谷部示意了一下,两人离开了房间。

“我这样的,真的可以吗?”

“很烦诶,我说可以你就可以。”朱利撇撇嘴把脸扎到他怀里,不再讲话。



=====================================







婶婶失踪一周的结果

那就是


本丸男人们把活动战场翻了个遍

间接地把新刀都刷出来了

出来了

来了



。。。。。。。



我都失踪一个月了我家的刀们就放了一个月假。。。。。悲惨的现实


评论(12)
热度(37)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