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我家主人最可爱!(36)

啊啊~卡文好可怕~同时肝好几个游戏感觉身体被掏空。。。已经基本是个废人了

c90和皮卡丘都超棒!!!勾搭到了好多太太!我要升天!

目录

*俱利迷之能干x没有帅气的光忠和长谷部注意避雷

=======================================

“你抱够了没有……喂。”山姥切摇了摇朱利,后者并没有动静,“喂,你怎么了?喂!”

“很吵。”

大俱利打从手入室出来就一直坐在小案旁。一开始人很多没注意,后来人渐渐少了,到现在屋子里只剩下了他俩和审神者,他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他走过来看了一眼山姥切怀中的女子,说:“只是睡着了。”

山姥切明显松了一口气,有些尴尬地出声:“是么……那就好…….”

大俱利哼了一声,起身准备离开。

“那个……可以的话能不能帮我一下?”身后响起山姥切犹犹豫豫的声音,扭头看发现他似乎想要站起来但似乎不太可能。

“我想把她送回房间。”

 

两人送朱利去房间的路上听到某个房间吵吵嚷嚷的。

都这个时间了,是那几个酒鬼吗?主人刚回来就不能安静一天吗?

这样想着,山姥切朝吵闹的方向望了一眼,跟着就住了脚。

“怎么了?”大俱利有些纳闷回头看他。

“吵闹的好像是烛台切殿的房间。真稀奇啊,他的房间传出那样的声音来。而且仔细听的话……”山姥切保持着抱着朱利的姿势望着那边,碧绿的瞳仁因调动最大侦查值而微微泛光,“有一期殿的声音……是谁喝醉了吗……”

大俱利也调动最高的侦查值侧耳倾听,却听不到山姥切说的内容,正想走近一些,怀里被塞了沉重的物品。

“主上交给你了,作为近侍不能不管,我去看看。”山姥切说着已经走出了好几步。

大俱利低头看着因晃动皱了皱眉的女子,长长叹了口气。

赶快送过去再去看看情况吧,光忠也好长谷部也好应该相当失落吧,被说了那样的话。

把朱利放到床上,直起身去抓被子时发觉衣襟被扯住。睡得相当不安稳的女子皱着眉,手里紧紧攥着他的一角。

“喂!放开!”他轻声呵斥着,从她手里扯着自己的衣服。

啧,这个女人打击值不是才三十几么怎么扯不出来呢!

扯了一阵的大俱利抹了把头上的汗,坐在床边发愁。接着他放弃了和她做斗争,把外套脱了下来放在她手边,给她盖好被子关门离开。

他见过光忠喝醉的次数用一只手就能数过来。不过这是第几次呢?等他酒醒之后要是知道了自己是这样失态,估计又要后悔好一阵子。

大俱利有些头疼地扶额。

“大俱利殿!太好了,你和烛台切殿最熟,请想想办法!”一期一振一手拍着抱着他哭的烛台切的背,一手按着他手里的酒盏,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憔悴。另一边的山姥切也没好到哪去,不知道为什么被醉醺醺的长谷部按在地上打,还好那个人喝醉了使不出全力。

“够了,住手。”大俱利架开长谷部,示意挂彩的山姥切去手入室。

“你这小子别逃!堂堂正正来一决胜负!我长谷部一定会把近侍之位重新拿到手!”

“安静点,长谷部,你醉了。”

“我没醉!我还能……酒呢?俱利伽罗,去再拿酒来!”

你还知道我是谁啊……大俱利眼皮跳了一下,松开手:“你醉了,这个时间还在大喊大叫,很吵。”

“连你也……”长谷部就在他的注视下顺着柜子坐到地上,抱膝把脸埋在腿间,居然开始哭,“我明明很努力在找主的……连检非违使那里的垃圾桶都翻遍了……她自己回来之后却说不想见我……呜……主……不要抛弃我……”

她怎么可能会在检非的垃圾桶里……大俱利无语,蹲下来对长谷部说:“她为什么那样说我不知道,不过你现在非常不成样子,她一定不会喜欢。”

长谷部瞬间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泪汪汪地看着他:“真的?”

大俱利一脸黑线地点了点头。

“唔,那我去睡觉。”他爬起来,整个人飘忽忽拉开隔间就走,“主~主~嘿嘿~主~”

让他就那样一个人回去真的没问题么……虽然很担心,不过这边还有一个麻烦的。

大俱利回头看着搭在一期身上哭得直打嗝的光忠。

无论是离开政宗公的时候还是重伤好像要断掉的时候,都没看他这样过……相当受打击的吧?

“光忠。”

光忠听到他的声音反而把脸埋到一期颈窝:“小伽罗…不要看我…很不帅气……”

你还知道啊!?

大俱利忍下怒气,拉起光忠的胳膊:“不要闹了,去洗澡睡觉。明天早上不是还要给她做早饭吗?”

“可是可是……主君连看都不想看到我,会不会连我做的饭都……”

“不试试怎么知道。光忠明天起不来也没关系吗?”

“!!当然不可以!”他好像猛地清醒了,擦干眼泪朝一期道歉,晃晃悠悠在大俱利的搀扶下离开。

意识到两个醉鬼都被解决,一期长长舒了口气:“大俱利殿还真是厉害啊……明明那两个人醉得那么厉害……”目光流转间看到了手中光忠的酒盏,还有一点点剩下,便鬼使神差地呷进口中。

主殿……怎样才能弥补我的过错呢……怎样才能抚平您的伤痛呢……

“不、不好了!!!啊,一期桑!”清光如临大敌一般的表情让一期警觉起来,“山姥切!有看到山姥切吗!”

“我想他应该在手入室……”

“谢啦——”

“啊!加州殿!”追到门外已经看不到清光人了,一期朝他来的方向望去,“发生什么了吗……”

“一期桑!”安定从同样的方向跑过来,“太好了,请去看一眼吧!长谷部桑太糟糕了!”

“诶诶?!”

 

 

“放开!”

这是……主殿的声音!

“我不要!放开您又会不知道去哪里!长谷部什么都愿意为您做!请不要抛弃我!”

“给我放开!!!我没有想过要抛弃你!”

“真的吗!主……我的主……我就知道您不会抛弃我的!好高兴!我爱您!主……”

一期额角冷汗直冒,冲进朱利的房间喊道:“长谷部殿!请住……”

映入眼帘的是长谷部把朱利死死圈在怀里,不顾她的挣扎狠狠吻着她的景象。一期瞬间呆住。

“您在做什么啊……您在做什么啊!请快住手!主殿很痛苦的!”一期拉开长谷部,回手就是一拳,“她现在不想见到你!请自重!”

世界瞬间安静了。长谷部擦了擦嘴角的血,笑了。

“说起来是谁把主一个人放到那个混蛋的本丸的……好像是你吧,一期?”长谷部用凶狠的目光瞪着他,撑着身体的手中现出了本体。

“的确是我,不过能不能请你不要再在主殿的伤口上撒盐了呢?”一期也召出了本体,用拇指稍稍顶住刀镡。

那是拔刀的姿势。

“想打架吗?”

“乐意奉陪。”


评论(2)
热度(12)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