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我家主人最可爱!(37)

今天去了さにわ日和,真是又幸福又不幸......

长谷部们都是机动MAX根本抓不到QAQ桑心

台风要来了......暴风雨,长假就这样结束了我不开心

目录

胁差集体上线

==================================

清光、安定、山姥切和正在帮忙手入的药研冲进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呜哇这是怎么了,超糟糕!”清光咧着嘴感叹。

山姥切目光只在二人身上扫了一圈就转向床上的朱利:“喂,没事吧!”大步跨过去伸出手想触碰她却被打开,整个人愣住。

“你们俩都冷静一下,总之先把刀收起来。”药研跟进来沉声道,见二人充耳不闻便多了些怒意,“一期哥!长谷部老爷!”

两个人都露出不爽的表情,收回了本体,仍保持着相看两厌的态势。清光和安定同时松了口气。

这时朱利开口:“全都出去,快点。”

在场的男士谁都不敢多嘴默默离开。

“主……十分抱歉……”长谷部正坐深深行礼后,准备起身,被迎面飞来的东西糊了一脸,拿下来一看是大俱利伽罗的外套。

“还给他,替我道谢。”

俱利伽罗的外套为什么会在主那里……难道他?!不不不,主说替她道谢,那就是帮了主……帮主做了什么呢?必须要去问问!

想到这儿完全醒酒了的长谷部“蹬蹬蹬”朝着大俱利的房间走去。

 

 

朱利没有再睡。她就着微弱的月光看着地板愣神。

她还是想不懂伊佐也到底为什么做出那样的事情。她还有好多没有问清楚,不过大概能明白一些。

比如手机,应该是在伊佐也那里,并没有被长谷部拿回来。还有被送过去的那些化妆品,无论哪一个的价格都能让她心疼好几天。于是她决定,等天亮再去一趟伊佐也家。

天亮之后她却被堵在了门口。

“你可算回来了,这个任务再交不出去我就要去上司那里喝茶了。”式部把玩着手里的卷轴,递给她,“虽然知道你这几天大概遭遇了不少,任务就是任务,祝首次任务成功~萤丸,我们走。”

比式部只矮一点点的付丧神“嗯”过后冲她摆摆手,一蹦一跳跟上主人。

感觉比她的萤丸要活泼很多呢。

边想边打开卷轴,朱利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国広,把青江和清光……把清光和所有胁差叫道我房间开会。”

“政府给了任务,我负责的是事前侦查。”朱利把卷轴让在座的8位传阅一遍,“所以需要各位的帮助。浦岛君和物吉君你们俩特化了吗?”

两个耀眼的小脑袋齐齐点头。

“炼结到最高级了吗?”

两个小脑袋接着点。

这帮孩子是出阵了多少次啊……不说浦岛,物吉在她失踪之前可是还没来呢!

钦佩着刀们,她落座提笔:“我把目标审神者的基本信息复写一下,每人一份,监视的时候作为参照。每个人都要负责相当宽的范围,记得在隐藏好自己的基础上观察,时间还很充足。”

“咦?监视工作分成了九份呢。”物吉接过写着信息的纸扫了一眼,疑惑地歪头。

“对呀,还有我的一份。”朱利语气很平静。

“诶诶?!!!”这是另外八个人的反应,连骨喰和山姥切都惊讶地看着她。

“有什么奇怪的吗?我的侦查和隐蔽本来就比你们任何人都高,侦察任务再合适不过。不多说了,出发。国広,你把事情和一期大概其说一下,我不在的时候让他负责本丸。”

“知道了,这就去。兄弟,马就交给你……”

“不骑马,我们走着去。”继续收获了一片“诶”之后,她说,“马太显眼,如果被它们暴露行踪就太不值了。地点有点远,做好心理准备。还有要带至少三天的干粮,清光,去转告歌仙药研准备出来。”

“哦~”

散会后

“完全没提啊……”青江站在庭院里,叹了口气。

“你指什么?”不远处的膝丸望向他。

“长谷部和烛台切的名字,主君完全没有提呢。以前如果是和公务和本丸管理有关系的事,必定会提到长谷部,有了和衣食住行相关的事也必定会提到烛台切,但是今天全都是别人,完全没听到他俩的名字。”

“嗯~青江殿觉得是为什么呢?”

“是被做了什么吧?”髭切紧挨着膝丸坐下来,说,“不是我们本丸的长谷部和烛台切,而是另外的一模一样的家伙。大概是被那些家伙做了什么过分的事,造成了主上今天的样子。对吧?”

“你还真清楚呢。”青江微微一笑,“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而且那两个…..哦,也可能不只是两个呢……和长谷部烛台切一模一样的家伙,要么就是主君那个损友家里的,要么就是溯行军或者检非违使那边囚禁的,后者的话还好,要是前者……”

他和髭切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转身离开。

髭切看了看莫名其妙的膝丸,又望着庭院里的樱树,说:“嫉妒可不好啊,会变成恶鬼的。”

 

翻墙上房这种事,虽然早就习惯但也很久没干过了——感觉有点手生。

差点从房檐上滑下去的朱利定了定神,举起手里的瞄准镜朝里看。要说为什么用的是狙击枪的瞄准镜而不是望远镜……只是因为恰好以前的装备里有这个而已,而且比起望远镜她更习惯这个。

……差不多该把以前的技术活都捡回来了吧?这样下去就要变成废人了。明明以前她可以在同一个狙击点整整趴10个小时的,今天没过三个小时就已经腰酸背痛。

“…啊。”

一个小女孩出现在视野里,从房间里出来,从打开的门能看到房间里的一部分陈设。

“那就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吗……虽说审神者什么样的都有,这也太年轻了……”小女孩消失在浦岛的监视方向,朱利把视线放回了审神者的屋门。里面好像还有别人的灵力,是她的近侍吗?那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独自一人写报告什么的嘛!

等等……

她掏出卷轴:“审神者XXX,女,41岁……?那孩子不是审神者?那……她的女儿?”

里面的灵力……是那位审神者的吗?

小女孩离开了很久,屋子里的那个人也一直都没有出来。天黑透了,小女孩才端着饭菜回了房间。这次再也没出来。

时间已经接近零点,朱利舒了一口气,折了八只简易纸飞机召集刀剑。9个人在不远的繁华街一个不起眼的居酒屋碰头,听完并汇总了结果,她眉头皱了起来。

“.…..和政府提供的信息不小的出入呢。”堀川从正对面看着桌子上的汇总,“刀剑数目有出入,近侍好像也不对,资源数相差也很大。”

“鉴于这个应该是今天早上最新的数据,一天之内应该没办法弄成这么大差别吧?”清光托腮,样子很可爱,只是看起来的确是累了。

“最近有限时锻刀,这些差距也没什么奇怪的。”青江坐在清光旁边,用和他相反的一边托腮看他。

“诶?!真的假的?我还不知道这个消息诶!是什么刀?”

“天下五剑的数珠丸恒次哦。”

“什么嘛,怪不得你这么清楚,是你的兄弟啊!真好啊,有刀派的刀~”

“好了好了,限时锻刀正好在任务期间,已经和我们无缘了。”朱利打断对话,接着说出了她侦查到的事,“本丸里唯一不是刀剑的人就是那个小女孩,不过她不是审神者。那孩子离开之后房间里还有别人,而且一直都没出来。晚上那孩子还端了饭菜回屋。”

“那应该是给那个屋子里的人吃的吧?那个女孩是在大广间和一些刀一起吃的饭。”鲇尾说。

“她除了不出门,其他的都没什么不正常呀?”浦岛逗着桌子上的龟吉,说。他侦查的区域正好是大门一带。

“而且那位大人没有去过资源库和锻刀房哦!”物吉说。

“不过厨房和洗衣房之类的地方倒是经常能看到她。”山姥切说。

“马鹏和农田也会去,还会帮忙。”清光补充。

“还会去各个刀的房间玩。”青江负责的区域似乎是刀剑集中住的地方,“不过,进去就会关上门,用眼睛没办法确认里面住的是谁、发生了什么事。”

“该不会是情报有误吧……好了先到这里,回去继续侦查。第一晚可别睡着了,我会定时给你们传信的。”朱利越想越烦躁,独自离开了居酒屋。

说正常也不正常,说奇怪也不知道哪里奇怪。朱利自知脑子不好,每每到这个时候,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要是伊佐也会怎么想?

紧接着把那个人和他的两把刀摇出脑袋用了不小的力气。

“那样摇会变笨的哦?”

该死!

她暗咒一句,转身直视那个欠揍的男人。

真想揍他……

好像知道她的想法一样,身后伊佐也的长谷部和烛台切把她包围起来。三对一啊……要逃吗?



评论(11)
热度(20)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