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我家主人最可爱!(38)

这篇过后我可能要A一阵,具体。。。。看身体状况。


*本篇大概烛台切OOC了,我不管我就要这样写,不怕撕逼,反正我不理你(你够)

*男士们基本处于掉线状态(大概)

目录

===================================

当然不。本人送上门来,省了她特地去找他的时间。

 

伊佐也被全力冲过去的朱利扑倒在地,眼镜甩到一边。他的刀急忙赶过来,发现他们俩居然……抱在一起,好像很久没见的情侣一样。

“没事,你们俩不用过来。”伊佐也抬手制止他们俩靠近,轻轻搂住怀里的人,“想我了?”

“嗯,想。”她说着收紧了搂他脖子的双臂,“想揍你。”

“也是呢。”

“所以你就送上门来了?”

“我再体贴也不能体贴到这份上是不是?正好路过而已哟~”

“我脑子还没不好到连这句话也相信。”她异色的瞳仁闪着妖异的光,“说实话。”

“是真的啦!”伊佐也笑得一脸宠(贱)溺(样),“上面交给我一些事办,途中来吃个饭这不就正好碰上你了嘛!不过你家离这儿挺远的不是吗,来玩的?”

“玩个锤子。我也是来办事的。前些天的事我还没问清楚,你最好在我追究之前给我把那两人刀解了。”嘴上这样说,朱利的眼神明显说的是“你要是敢把那两个证据处理掉我就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起身还不忘戳着他的胸口作为威胁。

“喂喂等一下嘛~”伊搭在她腰上的双手用力把她拉回怀里,伊佐也凑到至近压低声音,“你是故意的对吧?”

女子垂着眼眸望着他的眼底:“你指什么?”

“毕竟你最擅长这种,不得不怀疑你是为了套取什么情报不惜出卖身体留在我本丸。嘛,虽然本来没想到你能逃走就是了。”

朱利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很大幅度挑起嘴角:

“你觉得呢?”

 

 

 “主人?啊!你是!”清光出现在伊佐也正后方,指着伊佐也的后脑勺,“那个寄宿男!”

“什么?”听到这句话朱利的山姥切和伊佐也的长谷部同时推刀出鞘。

“什么啊,”伊佐也仰头看了看身后的人,松开手捡起眼镜重新戴上,“带了不少帮手嘛。”

“都说了我是来办事的。那我们就此别过。”朱利这边还在考虑两把打刀加六把胁差对一把打刀和一把太刀的胜率,轻描淡写说着起身走向自己家的男士们。身后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她的刀们都敛了表情按住了刀柄。

看来脚步声的主人是冲着她来的。

她回手飞出两枚刀片,被高大的付丧神堪堪躲过,也打断了他要抓她的动作。不过……

“光忠……”伊佐也捂住嘴,肩膀一抽一抽,“头发……”

“诶?”他抬手捋了一下前发,“诶?诶诶?!”还抽出本体当镜子照。

被刀片削成了齐刘海……

“什……何等失态……”他悲愤地朝朱利叫道,“就算有什么不敬的地方,也不至于做到这种地步吧?”

朱利移开视线:“我不想和妹妹头太刀说话。”

“呃?!”

“哇~主人好厉害~会心一击呢。”清光故作惊讶状。

“所以绝对不能惹到她哦。”青江托着下巴道。

山姥切低声问她:“你没有被做什么吧?”

她点点头,神色有些复杂地望了眼伊佐也的长谷部,招呼大家随她离开。朝目标本丸走了一段距离,她终于忍无可忍:

“你真的很烦诶!还想跟到哪里?”

队尾的伊佐也无辜地撅嘴:“可是我也要朝这边走呀,那里就是目的地哦!”

他指着朱利的任务对象本丸说。

“……哈?”

“我估计你也是吧?这个。”伊佐也把松垮垮的领子向下拉出一大截,露出因为注入了灵力而微微发光的【特】字纹章。

“你?!”朱利微微按住裙角,皱起眉头。

 “本来应该是保密的~不过因为是小汐汐所以告诉你也没关系哟~” 伊佐也松开手推了推眼镜,“我是别动3课的伊佐也哦~”

3课…..我记得3课是负责营救被刀剑囚禁、虐待的审神者的……

“和政府做交易了吗.…..”朱利看起来来了兴趣,“真有趣,要不要一起开个作战会议呢?”

这就对了。如果这里出现了3课的人,这个本丸所能观察到的一切就能解释的通了。小女孩不是审神者。这个本丸真正的审神者是屋子里的那个人,被刀剑囚禁,不能外出,而小女孩大概是她的亲戚,很有可能是女儿,由她来照顾她。无论刀剑男士是出于什么理由囚禁审神者,对小女孩的态度都是和善的,不会出现大量的强制碎刀也说不定!

“你还真是天真啊~”伊佐也坐在理她不远的树杈上,摇了摇手指,“我可是从几天前就在这里蹲守,夜里会发生很不得了的事哦?差不多到时间了呢,看,好戏就在那边。”

朱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举起瞄准镜。白天小女孩出入的那个房间门被打开了,门口守着的是青江,里面正有一个高大的男士走出来。是太郎太刀,他手里的是?

她的左眼发出微光。

一个浑身是伤的人,审神者吗?

隔壁的房间亮起灯来,那个屋子里住的应该是作为近侍的烛台切,他拉开门叫住了跟出来的小女孩。只是一瞬,太郎太刀扛着的人被灯光照亮了。

朱利呼吸一滞。

压切长谷部?!屋子里的人是长谷部?!而且那样的伤势……

“看见了?”伊佐也不知什么时候坐到她身边,轻轻耳语,“每天都是这样,过一会儿他就会毫发无损地被送回那个屋子,然后明天晚上又会像那样被带出去,又会被完好无损地送回来。而且那个房间正如你所说,应该是那个小女孩的住所。”

朱利咽了口唾沫,眼睛紧紧盯着小女孩和刀剑男士消失的方向。

伊佐也摊手,语气相当夸张说道:“啊~真是让人容易浮想联翩呢~既然你来了,就说明我的想象就是事实。哎呀真可怕呀~那么小的小女孩,大概和雪差不多的年纪吧?已经坏掉了呐~”

雪是伊佐也同父异母的妹妹,今年大概小学毕业。就算他说的都是真的,她也不敢相信这个年龄段的小女孩会弄出黑暗本丸来。

“那,真正的审神者呢?”她问。

“这个嘛,虽然没有确切的把握,应该就在那个房间亦或是厨房里。”

“厨房里?”

“嗯,厨房里。啊,莫非你家没有地牢?”

“我家要那种东西干什么啊……你家有?”

“当然,不过我把它搬到田里去了。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会没有,那可是政府给的本丸标准配置啊?”

所以说标配本丸为什么会有地牢啊啊啊?!

片刻之后她举起瞄准镜:“大概是我没注意吧,毕竟用不到。啊,回来了。”

大概是安置好长谷部之后,太郎太刀和青江离开了小女孩的房间,这个本丸回归静寂。朱利长长舒了一口气。

“怎样?”伊佐也问。

“的确有黑暗本丸的嫌疑,确认目标了吧。”

“审神者在什么地方,你有什么想法吗?”

“那是你的事。我和你的工作是完全相反的哦。谢谢你的消息,黑客先生。”她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在找了根结实又舒适的树杈躺下。

伊佐也撇撇嘴:“啧,小气。”

 

随着天色见亮,监视目标本丸开始有人活动。朱利听到微小的开门声睁开眼睛,立刻拿起瞄准镜朝里看。

是烛台切装束整齐从房间里出来。

继续监视下去和前一天大体都是一样的。朱利甚至带着物吉去跟踪外出采买的刀剑,靠演技在其中一个刀剑身上装了窃听器。

“你那是犯罪吧?”

“闭嘴,你敢说你没放?”

伊佐也耸肩表示认输:“不过你还真是厉害,虽然不是第一次了,每次看到你的演技都觉得夸张得不行,居然次次都有效。现在的男人都是怎么了啊~”

“没办法啊,演技什么的要看对方是谁嘛。说起来这都半天过去了,完全没听见他们提【主人】这个词啊,这个本丸里真的还有审神者这个人吗......”

“要是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露出马脚就好了。虽然想过主动拜访不过需要慢慢来啊,这个任务可是还有三五天就要交接了好烦呐~”

“最近实装的新刀剑,好像除了短刀这个本丸还都没有实装呢。看样子这个本丸出阵频率很高,估计是在捞新刀。这样的话,可以用最近实装的新刀敲开对面的门呢。我已经暴露过一次了所以~”朱利笑着望向伊佐也,“既然想要主动拜访,我就帮你一把好了。”

“不不不女侠,您刚刚什么都没听见......”

“速度给我去。”

 

 

敲了敲监视了好几天的本丸的大门,好久才开了个小缝,加州清光露出半个脑袋狐疑地打量着他。

“呀~你好~”伊佐也赔笑道,“我是备后国的审神者伊佐也,帮政府跑腿赚点小外快。这边有点口信要传达给你家的审神者,能让我和她当面谈吗?”

朱利藏在不远的树冠里,看着伊佐也和物吉被请进门,开心了不少。只要能进去,靠伊佐也那张嘴,多少能起到些作用吧。可怜了她的物吉,跟在伊佐也后面一脸不情愿,回去的时候给他买点什么好吃的吧。

暂时安心下来,她准备小憩片刻,结果刚刚睡着就被很大的动静吵醒。抄起瞄准镜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小女孩跳着脚和身边的刀剑男士吼“抓住他们!那个审神者怎样我不管,我要那个物吉!”,伊佐也和物吉就在不远的庭院里被一群打刀太刀包围着。

“这可是有点不妙啊......”她说着从挎包里掏出一个盒子,双手飞快地把里面的零件组装到一起,最后把瞄准镜装好,端起这把陪了她很久的狙击枪瞄准了那个小女孩的脑袋,这时她发现伊佐也在盯着她。

他大概是发现了枪身或者瞄准镜反射的光,缓缓摇了摇头。这让朱利咬下嘴唇。

......不需要支援?这家伙想干什么?


评论(8)
热度(20)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