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我家主人最可爱!(39)

*随手编了一个谜一样的本丸,本来是想写打斗场景的不过因为水平有限删掉了

*虽然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但是男女婶就是这样一种神奇的关系

*本篇也没有刀剑在线

目录

=============================

无论用哪里想都明白,就靠那种薄弱的身板就算身手不错还有物吉这种专业人士助攻,也毫无意义。不多时就和物吉被困得像个粽子不知道被拖到哪里去了。刀剑们都跟过去,只有小女孩和烛台切说了什么之后径自回了房间。

机会!

朱利飞身钻进走廊下面,耳朵贴上地板,虽然侦查值高但是只能听到细碎的片段。

“......新玩具......不甘心?开心?嗯呵呵~”

“你......的话我就......咯?”

小女孩一直都在一个人说着什么的样子,应该同处一室的长谷部一声不吭。过了两分钟她可能烦了,屋子里传来脚步声。

“那我走了。”

“主!”突然又传来很大响动,伴随着长谷部的大声叫喊,“主!请......请您不要抛弃我......您要我做什么都可以......请不要......”

“呵呵~称呼不对吧?‘主’不是我哦,爸爸?”

爸、爸爸?!

朱利现在的心情就像看了什么剧情狗血的烂尾韩剧一样。

喂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这个本丸!太乱了好吗!

“真的为了妈妈什么都会为我做吗?......我啊,最喜欢这样的爸爸了~”

真的好乱......已经超出一般家庭伦理剧的范围了!但是现在想想,女孩的妈妈是审神者,既然刀剑还在就说明还活着,而3课会接到命令说明那个审神者被刀剑囚禁在某个地方。这孩子叫妈妈爸爸说明审神者和长谷部是男女关系......所以?

无论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但是直觉告诉她这个本丸的状况很糟糕,必须尽快请求援助。

但愿伊佐也那边进行的顺利,尽管不知道他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可别死了啊。

 

假装晕过去之后被刀剑男士扔进了地牢,听着脚步声完全消失,伊佐也才费劲地爬起来查看伤势和环境。看清了对面的黑暗里坐着的人,他满意地咧开嘴:“呀~初次见面,你就是这里的审神者吧?”

坐在对面牢室里的女子虽然比不上朱利,但也算清秀,穿着最简单的襦袢,双目透过长发茫然地望着他。

“喂~你还好吗?还会说话吗?”伊佐也凑近铁栅,不停地问着。

过了好一会儿,惊下来的牢室里才响起一声幽幽的“嗯”。

伊佐也见她出声,立刻又满脸堆笑地说:“你家本丸的情况,能不能大概和我说一下?别担心,我是政府派来救你的。”

女子依旧沉默,定定地望着他。

“啊,这个?”他看了看自己身上层层叠叠的绳子,“嘛~为了打入敌人内部,确定你的位置,不这样不行啊!所以?能和我说说吗?放心我嘴很严的。”

就这么喋喋不休地说了好久,对方再没有开口的意思,伊佐也才有些口干舌燥地住了嘴。一会儿过去了,一阵过去了,大概半天都过去了,烛台切送来了不知道是哪顿饭。等他离开,对面的审神者突然说:“我说了,你会相信吗?”

“嗯!我进来就是为了听你说的嘛!请。”说着毫不顾忌地端起饭碗来大快朵颐。

“嗯......那......”

这家的烛台切做的饭菜比我家的好吃多了。伊佐也边吃边听边想。

这个本丸......比想象中的要麻烦很多啊......那个傻松鼠应该已经行动的吧?应该还没傻到不明说就不知道我的意图的地步。

加油啊!我可全赌你身上了!

听完女子的叙述已经很晚了。伊佐也长长叹了一口气:“听起来也没有很复杂嘛。不过啊,你这个母亲做的也太不够格了。说实话能养出那样的女儿,真是佩服。......你真的有在养吗?只顾着和嫁刀打情骂俏,完全没有顾及那孩子的想法吧?”

“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无法挽回了......”

“你那也叫父母吗......刀剑不懂这些也就算了,你可是人类啊。那么小的孩子就已经是那个样子......串通父母身边的人监禁母亲囚禁父亲,就连现在的我都做不到,她也是蛮厉害的。啊对了,还会有人来吗?”

“夜里光忠会来,然后......”

“然后我就要看现场版的AV是吧?那可真是刺激啊......我可不想看。”伊佐也说着站起来抖落身上的绳子,拍了拍衣服。

那女子惊呆了:“你......”

“嗯?啊,既然潜进来就得有信心出去是不?”他咧嘴一笑,打开鞋跟取出两枚细小的铁丝,不一会儿就打开锁走出来,伸了个懒腰又打开了关着女子的囚笼,“来,我们走吧?”

巧了,出门还没来得及侦查就撞上了烛台切。明明前庭都火光冲天,在这里都能听得到吵闹声,他却衣装整齐地在这里,按着刀柄微笑着注视着伊佐也。

伊佐也不禁直嘬牙花子。反正也赢不了,他干脆就直直站着迎上他的视线。

“请问你是要带着我家审神者去哪里呢?”烛台切光忠缓缓抽出刀架到他脖子上。

“光忠!不要无礼!”那女子在伊佐也身后叫道。

“哦?无礼?”烛台切皮笑肉不笑地盯着伊佐也,说,“这个人心怀不轨跑来才是无礼吧?是不是?政府的走狗?”

“政府的走狗我是没意见啦!”伊佐也摊手,“不过走狗可不只有我一个哦烛台切,你一个人在这儿没问题吗?”

烛台切刚刚露出些许吃惊的表情,右肩就中了一枪。他扶住伤口,右腿又中了一枪跪倒在地,全力挥刀砍向伊佐也,刀也被打飞出去。伊佐也都看到了子弹打到刀身摩擦出的火花。烛台切光忠似乎还想有什么动作,他开口了:“住手吧,下一枪就是心脏或者脑袋了。那家伙最多让你三枪,第四枪必然会打要害,最后一发留着补枪。如果不想谁因为你伤心,就不要动了。”

说完带着那个审神者朝前庭走。

 

“那个......他没事吗?”

“遭到那样的对待还关心他啊,你还真是温柔。放心吧,都不是要害,手入就能好。”伊佐也说着朝庭院一角的树招了招手,从树上跃下一个黑西装的女子,正是朱利。

“看来挺顺利的,还好我没听课长的,跑来是正确的选择。”她说着依旧稳稳端着枪柄,似乎随时准备射击,“前面似乎已经差不多了,我们去那孩子的房间吧,应该还来得及。”

三人闯入房间。小女孩一手抓着压切长谷部的头发,另一手攥着一把小刀对着长谷部的颈侧,大喊着:“不许过来!”

朱利立刻举枪瞄准,却被女审神者挡住了弹道:“别!万一伤到长谷部......”

“我对我的水平有自信。”

“我对她的水平有信心。”

朱利和伊佐也同时说。

“哼,就连这个时候,也只是担心恋人的安全,你真是世界上最棒的母亲。”小女孩语气充满冰冷和不屑,“还以为光忠调教之后会好一些,结果只是变本加厉了啊,看来相信他是个错误呢。”

“主,请不要管我,这样下去连您也会......”压切长谷部刚说了两句,就被小刀逼得更紧了。

“住口。爸爸,我不讨厌你哦,只要爸爸乖乖的,我不会做什么的。”

伊佐也叹口气:“这孩子已经没救了。”

“要是等大部队过来可能情况会变糟。”朱利说着扣着扳机的手指微微用上了力。伊佐也见状一把拉开了挡路的审神者。下一秒枪响了。

朱利开枪后立刻扔下狙击枪,从裙下抽出一把小手枪迅速扔给伊佐也,后者接住立刻打开保险瞄准,她自己则抽出匕首冲过去,趁着小女孩喊痛的当间制服了她。压切长谷部一得到自由立刻奔到女审神者身边拥她入怀:“主......”

“长谷部,你受苦了......”

“不,您才是......憔悴了不少......”

“长谷部......”

“嗯咳!”伊佐也打断他们俩的情深意浓,推了推眼镜,“不好意思,这孩子和后院的烛台切我们带走了。一会儿善后的部队会护送二位去政府了解情况,麻烦二位把事实一五一十全都说出来,否则会很难办。”

朱利抱起被敲晕的小女孩,看了看她说:“这几天都没注意,这孩子和长谷部长得一模一样啊。”

“说来惭愧,这孩子的确是我俩的亲生......”

“走了,松鼠。”

“打扰了。”

 

做了简单交接,本来负责侦查的两个人带着各自的刀踏上归途。终于回到她身边的物吉开心得抱着她的手臂不放。

“到底怎么回事,你都知道了是不是?”

“那女人和长谷部生的孩子,一直都被忽视着长大,却喜欢上了自己的父亲。因为父亲眼中从来都不曾有过自己逐渐怀恨在心,最后和一直对主人怀有恋心的烛台切合伙,各自囚禁了心爱之人。就是这样。”

“真恶心......孩子不想要直接生出来的时候就弄死不就完了,反正也是违反政府条例的,还不如处理掉。这孩子也没办法继续利用了,让她做审神者肯定还会弄出黑暗本丸来,只能......说起来,那孩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人?付丧神?半人半妖?”

伊佐也耸肩:“交给政府了。当然这种有趣的事我是不会放过的~呐,为什么不直接一枪爆头?反正也是要强制碎刀的你明白的吧。”

“因为那是光忠。一开始我也想一枪解决的,最后还是打到了右肩。”

“嗯~你也有这样一天啊~”

“不提这个,报告书,看来会写很长呢。”

“啊......你就不能不提这个伤心的事?”

“咦?原来你也会写的吗?!我还以为你会像以前一样跑去用嘴说。”

“这个啊,我们的老头子很啰嗦啊,没办法啊。”

“啰嗦到你宁愿写报告书啊......不太想体会。那就这样,合作愉快,好好休息。”

“OK~~有空再来我家玩哦,小汐汐~”

“嗯。”朱利敷衍地扯出一个笑容,“我不会再去了。”

评论(1)
热度(15)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