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我家主人最可爱!(40)

今天是敬老之日,各位要善待周围的老人哦

maenu超可爱,我要把他推到大本命的位置上!拓酱意外是个话唠...大概是我不太能理解已婚男人x

*被被助攻mode full open

*咪酱攻略mode stand by

下次准备抛掉主要攻略对象写一下,毕竟是all婶.....没看出来?嗯,这就是文笔有限的威力x

目录

===============================

大概是连着两天没好好吃东西,朱利回家的第一顿饭吃得比旁边的大俱利伽罗还多。黑皮肤的打刀青年完全顾不上吃了,呆呆地看着她不停地往嘴里送食物。

“俱利桑不吃的话我就不客气了。”她说着抢走了他的煎蛋,还对菜肴的美味赞不绝口。躲得远远的烛台切光忠几乎要被自己的樱吹雪埋掉。

大概是解决了一件大事,她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晚上赶工写报告的时候居然在哼小曲。山姥切一直在一边帮她,觉得差不多到了该休息的时间,一边催着她去梳洗,一边帮她铺好床,整理小案上的文件。

那样的她好久都没见过了。

他这样想着,坐在小案旁望着灯光等她从浴室里出来。

“啊,山姥切君,主君呢?”烛台切探进头,打量了一圈问,“我弄好了蜂蜜水哦。”

“她在里面。”

“是吗......那应该听不到我的声音。蜂蜜水,我放这里好了。我们这边暂时还不会睡,有什么事就叫我哦!虽然不能在她面前出现,还是可以帮很多忙的。”

“啊啊,多谢。”山姥切没等他出门,突然问,“烛台切殿,你觉得主人怎么样?”

“诶?怎么样......嗯......”他捏着下巴想了几秒,说,“是位漂亮温柔需要呵护的人哦。”

“不对,我不是问这个。”山姥切皱着眉看向他,“我的意思是!你.....喜......喜......喜欢她吗?”

“嗯!喜欢哦!虽然和政宗公是完全不同的人,但也是位非常出色的女性呢。”

“这个也不对。我说你啊!”此时山姥切觉得自己果然还是把刀啊,已经想不出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了,如果是人类的话,如果是她的话,要怎样才能让眼前这个迟钝的太刀明白自己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有把她作为一位女性、作为一个异性在喜欢吗!”

见烛台切愣住,他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了。戒备地看了一眼浴室,里面水声依旧没有停止的样子,也没什么异常的样子,才松了口气。

“啊......这个......”烛台切情绪低落下去,“是啊......我一直只是希望她能更依赖我一点。自从第一把长谷部君断掉之后,她就好像迷失了方向的样子,即使现在的长谷部君来了也没有改变,不停地向不同的刀剑所求‘爱情’。我的确很想给她爱情但是......你也知道,她喜欢的是长谷部君,所以......”

“不是!不是的......”山姥切把帽子拽得更低,红着脸低头说,“我只要她能幸福,能从以前的不幸中脱身出来,就足够了。她也是,现在只要能从我们身上得到真正的爱情,无论是谁都可以。我和她做了约定,所以没办法给她她想要的爱情,如果你愿意并且能够给她的话,那就拜托你......”

“等等山姥切君?!”烛台切赶忙去扶朝他土下座的山姥切,“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所以你不要这样!就算你这么说,被不喜欢的男人强追也只会变得讨厌吧。我......”

“还记得那次提出好几个奇怪条件的决定近侍会议吗?我觉得,被她叫过去的人都是她比较中意的,只看谁能最快接纳她而已。烛台切殿应该没问题。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解除她对你们的敌意。说起来......”山姥切望向依旧回响着水声的浴室,“洗了有够久的......”

烛台切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有多久了?”

“算上你进来的这段时间怎么也有一个小时了......”

“山姥切君,要冲进去了哦!”

“等、诶诶诶?!”

 

 

她在哪里?

视线清晰起来,周围是大片盛开的紫藤花架。朱利不记得自己来过这样的地方。但是好漂亮,她嘴角不自觉向上挑。

“看来您很中意这里呢。”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朱利猛地转身。长谷部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她,藤色的眼睛里漾着微光:“主。”

没有证据,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那是他。

她毫无顾忌地扑进了他的怀里,泪水再次不受控制地溢出:“长谷部......我好想你......好想见你......”

“您这是怎么了,和我知道的您完全不一样啊......”长谷部轻轻抱住她,失笑道,“不过,听您这么说,我很开心。感激不尽。”

“大家都是一路跟我过来的,只有长谷部,换了一把......他很好,但是和你不一样......”

“虽然不知道您受到了什么打击,但是现在您不同于以前,这么漂亮,这么可爱,怎么会有人不心动......”

“有的是!我知道这是梦,可是我不想醒过来!我要永远留在这里,和长谷部在一起!那种长谷部我才不需要!那种温吞光忠我也不需要!他们那样的,还不如小霜霜家的那两把!把我留下,好不好?反正在这里的话,谁都不会打扰到我们......”

简直是声泪俱下,他真的要心软了。他所知道的主人朱利,是个相貌丑陋性格冷淡的能干的女性,和现在在他怀里的是同一个人,却又是完全不同的人。

他笑得十分幸福:“承蒙抬爱,感激不尽。我也想一直陪在您身边,不让您再哭泣,过没有人打扰的、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生活。”

 

“但是,不可以。”他捧起她的脸,帮她擦去泪水,“我已经碎了,在这里的只是当初在本体里的一丝灵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消失,那时候,您会更伤心的。而且就这样一睡不起的话,您的身体就要承受不住了。您离世的话,本丸里所有的人都会消失......”

“没所谓!反正没有人喜欢我!长谷部愿意喜欢我,我就要待在这里!”朱利尖叫着把脸再次埋进他怀里,“对不起,对不起......就是因为我喜欢你,你才会断掉......真的对不起......”

“不是的主,您没有那种奇怪的能力。在这个世界,战死、断刀是最常见不过的事,多少刀剑、多少审神者都死在了战场上,我也不例外罢了。主,您听我说......”长谷部用他那有着梦幻颜色的眼睛直视着她的双眼,“时间不多了。我给不了您幸福,可能您不相信别人,但是请您相信我,本丸里一定有把您作为一名女性喜欢着的人,接下来只需要发现他的感情而已。您,做得到吗?”

她摇头:“不行,我喜欢的人已经不喜欢我了,我不想在去发现什么。我现在只想......”

周围的景象摇晃起来,紫藤纷纷凋谢。

“不行,梦境要破碎了。看来我最后的灵力也就到此为止,可能我们以后都见不到了。”长谷部把她按进怀里,“主,请您一定要爱惜自己,一定要找到那个人,然后幸福地活下去......”

“怎么会,我才不要......好不容易才能在梦里和你说话,才能像这样碰触你,你又要离开我吗?”

“万分抱歉......”

“不要道歉,你没有错......那现在,我能做一直想对你做的事吗?”朱利捧着他的脸,流着泪问。

“是。”他按着她的手笑着说,“请您随意。”

于是她踮起脚吻上他的脸颊,然后是额头、眉心、鼻梁、鼻尖、下颌,最后落在唇畔。她的泪水滴在他的脸上,和他的混在一起。长谷部突然伸手压住她的后脑,堵住她的口,狠狠地回吻。


“主,即使是现在,也有关心你的人守在你身边。您愿意为我付出感情,真的是万分感激。作为只跟随了您十天的臣下,得到如此之多,在下真的很幸福。但是请您记得,全本丸的刀剑,都在关心着您,倾慕着您。祝您幸福。”

说着这些的长谷部露出朱利从未见过的幸福笑容,消失在她面前。

 

 

 

 

“怎么办,本来以为她只是太累才会在浴缸里睡着,只是累了的话不会睡这么久吧?而且还一直在哭,眼泪根本就擦不完。”完全不明白状况的山姥切帮她拭去滑下的泪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烛台切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看着昏睡的朱利,怎么也想不通。

山姥切叹了口气,“她是大家的主,再不醒来,担心的人会越来越多,眼睁着就要瞒不下去了。我只是个仿品,大概大家不会相信我的话吧......”

“别说傻话,你是近侍,大家肯定会相信你的。我再去和大家解释一下,你在这里陪她。”烛台切说着准备起身。

“等一下,我去。”山姥切拉住他,“她就暂时拜托了。”

烛台切坐回原位,担心地看着紧闭的门,喃喃道:“山姥切君没问题吧......”

“我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总是你呢,光忠。”

“诶?”

烛台切低头,朱利正在看着他。

“你醒了!太好了!我和山姥切君还在担心你会不会又一睡不醒呢。哪里不舒服吗?渴不渴?有想吃的东西......”

“光忠。”

“嗯?”

“唠唠叨叨的真啰嗦。”她爬起来,伸手想碰他的脸,犹豫了一下搭在他的手臂上,“我啊,梦见长谷部了,不想和他分开所以睡了好久。让你们担心了,抱歉。不会再有这种事了,放心吧。”

“是吗,那就好。我果然比不上长谷部君啊。如果是长谷部君在这里的话,你就会这样对吧?”他抓着她的手放到自己脸上,“其他人谁都不曾得到这样的待遇呢。”

这回轮到朱利吃惊了。不过好像真的是这样,她自己都没注意到。

不行,他没断掉说明他没有爱上她,但是这样下去这把长谷部也会断掉的。而第一把长谷部说了她没有那种奇怪的能力,她到底要不要相信.....

“在想什么?”

回过神,发现烛台切的脸近在咫尺:“对了,你醒来我还没给你早安吻呢,乖乖待着不要动哦。”

光亮突然照进左眼,她条件反射眯起眼睛。他撩开她的前发,吻在她的左眼上。

“早上好,公主殿下。”他笑着帮她理着睡乱的头发,“虽然已经下午了。”



评论(1)
热度(21)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