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边缘写手挑战结果


早晨才想起来查看结果


结果是


13赞


万幸


那么,首先是写作工具


WPS。有靠启动时间就能打消我的写作意愿的能力


然后,黑历史。我跟你们说这玩意儿我有好多




要说为什么都是15年的。。。因为从15年开始就一直在产刀剑的粮。。。

然后贴一小段没发出来的,是以让汐澄接手别人本丸为前提发生的一幕,看不懂也没关系。


这里还真是高手如云啊,不过这个看守可没有那么厉害呢。她垂下眼皮,手里开始动换。

“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劝你还是别搞小动作逃跑。”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否则压切了你。”

.......这家伙也不好惹!算了,刚刚他们说了“主人”什么的,也许那个人能帮到她呢,不过被处理掉的可能性更大一点。这样想着,她细细观察起这个青年来。

这个人仔细一看特别帅,比她的上司还要吸引人。一张正派的脸,深紫色的眼瞳,茶色的头发梳着普通的中分,除了刚刚在黑暗里看到的装束,汐澄发现他还戴着一副白手套,长袍里面是晚礼服衬衣和高腰裤,以至于他整体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教堂里的传教士。明明那么凶,穿着倒是挺斯文的。

看得久了觉得没意思,她这边也完工了——手脚的绳子都被割断,然而她是跪坐在墙角,看守先生还没有发现这些。夜深了,不如靠在墙角装睡来松懈他的戒心?

两个小时之后,那个男人丝毫没有困倦的意思,只是不再一直盯着她不放,倒是汐澄觉得再不做点什么自己就真的要睡着了。他的身后就是门,到底要怎样才能让他离开那个地方让出通路呢?

汐澄显然有点糊涂,不知为什么居然没有想要直接杀掉那个人,而是只想着逃出去,暗中将利刃藏于指间。

看她睡着了,男人垂下视线看杯中茶叶梗沉浮,忽然觉到一股杀气条件反射地侧身,细小的银光擦着他的肩头一闪而过,随即是一道矫健的黑影,从失去重心的他身边飞快地夺门而出。他抄起一旁的剑起身要追,却被什么东西拽住一个趔趄,定睛细看,他的外袍被一把匕首定在了地上。

院墙近了,更近了!快,再快点,马上就能——

“哈!”暴喝和凌厉的剑风从身后近在咫尺的地方袭来,她只来得及转身拔出裙子里藏着的匕首险险挡住横砍而来的剑,整个人就被打飞出很远,连袖口都被割开个口子。

“不会让你逃掉的。”他在原地顿了一下,一瞬间就来到了她面前。

这是什么速度啊!他会瞬间移动吗?!

汐澄再次举起匕首挡住了他的刀刃,惊异之余,知道失去速度的优势之后和成年男性比拼力气她绝对不会赢,但是也知道她并不是没有逃走的可能性。

——只要杀掉这个人。在其他人过来之前杀掉他,她就能脱身。

他速度和力道都很不赖,但是由于身体高大刀法威风,可供突击的漏洞还是有很多,要知道他挥刀的速度绝对比不上她以前的对手的子弹。很快就逮到那个缺口的汐澄端了匕首直直地朝他怀中袭去,并习惯性地露出“得手了”的表情望向对方的眼睛。

暗紫的瞳仁中的复杂情感让她惊呆了。她没见过这样的目光,之前刺杀对象最后的目光有很多,大多单一又好懂,而这双眼睛透露出的东西,则像蜘蛛网一样,把她罩在其中动弹不得。她这一个走神刀刃刺偏了,后撤时速度也慢了些,匕首被他一刀挑飞,消失在了夜空里。汐澄啧舌拉开距离,又抽出一把来挡住了他的攻击。这一击比之前的都要重,居然震得她双手发麻。

“你的伤......”她立刻拉开了相当远的距离,攥了攥有些失去握力的手。

他低头看了一眼胸口被血染红的衬衫,反而挑起嘴角:“那又怎样?”

他眼神里的凶狠绝对不是开玩笑!再不逃现在就会死在这里!汐澄只能赌一把了,脚腕一旋,用上全力朝院墙冲刺,算准距离纵身一跳。眼看就要跃上墙头,脚腕一下子被抓住。汐澄觉得世界转了一圈,就重重地摔到地上。

天啊.......会不会脑震荡了?

就在汐澄头晕目眩做出第一反应的时候,她看到眼前的男人一反手刀刃冲下——

“啊啊啊——!!!”


评论(2)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