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我家主人最可爱!(41)

你们一定以为我坑了吧,不,我只是卡了。。。。

修罗场什么的,都是扯淡。只要主角心里只有一个人,别人都是龙套。

*婶婶家的咪......就是个蠢货,没有为什么

目录

=================================

“早上好,公主殿下。”他笑着帮她理着睡乱的头发,“虽然已经下午了。”

朱利只是呆呆地看着他。

“怎么了?睡迷糊了吗?”

她微微笑了一下:“我喜欢光忠。”

烛台切的手在她的头顶僵住:“诶?可是你前些天不是还说不想见到我吗?已经没关系了吗?”

“你一直都对我很好。只是因为被别的光忠伤害到就连你一起讨厌的话,对你太不公平了。是我不对,愿意原谅我吗?”

“没什么原谅不原谅的,你愿意让我接近你我真开心......”烛台切笑着揉她的头,“从今以后也请多指教哦,主人。”

外面吵闹起来,先是山姥切让谁停下来的喊声,然后是咚咚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接着门被拉开。

鲇尾眨着大眼睛,兴冲冲地拉着骨喰一左一右坐到她身边:“主人大人,如果那些大人们欺负你了的话,可以来找我们呀!对吧兄弟?”

骨喰看着她点头。

“谢谢,鲇尾君,骨喰君。”她拉过他们俩的手,“......让你们担心了,抱歉。”

“你在说什么啊!担心主上大人是当然的!对吧兄弟?”

“嗯,当然的。”

“我和兄弟们都最喜欢主上大人了!无论发生了什么都可以来找我们的!随时都大大大

——欢迎!”鲇尾凑到她眼前,鼻尖挨上她的。

“我也喜欢鲇尾君,骨喰君也是。”

“真的吗!那,今晚就一起睡吧!”鲇尾捧起她的手,“听烛台切先生说过主上大人觉得晚上冷,比起一个人肯定两个人,不,三个人一起睡会更暖和!呜哇——”

先是被烛台切扯开手,继而被生气的山姥切拎出屋子。

“抱歉。”骨喰还是那张面瘫脸,盯着她说,“他的意思很单纯。”

朱利轻轻一笑,告诉他她知道。骨喰离开后,她朝烛台切耸肩:“今天的近侍可以拜托你吗?”

“指名我吗?那,必须回应你的期待呢。”

刚刚换了近侍就碰到轰走鲇尾的山姥切回来。他还没说什么,就被主人笑盈盈地告白:“我喜欢国酱。”

他先是一愣,然后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直红到脖子,扯住帽子低头结结巴巴地说了句“你在说什么啊!”就跑掉了。

“跑掉了......真可爱......”她说着刚想迈开腿,就被烛台切一把拉住。

“呐主人......”他按着她的双肩,整个人笼罩下来,神色凝重地说,“你该不会想和全本丸的人说那句话吧?”

“我的确是那么打算的来着?”

“你到底在想......”

“主!!!”从拐角传过来的声音打断了他,“我们锻到数珠丸恒次了!请您移步去看一眼......失礼!”

长谷部跑过来不由分说抱起她,撒开腿就朝锻刀房跑。他这一系列动作实在是太快,朱利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数珠丸眼前了。

100小时锻刀的消息放出来的时候她被关在伊佐也家,逃回来就接到了任务,直到现在为止完全没能顾得上看新刀的相关信息,这把刀就站在她眼前了。

一点实感都没有。所以她完全不觉得开心或者激动什么的。

那个有着及地长发的好看付丧神正在和一期一振说话,闻声转过身来:“哦,这位是......”

“嗯咳,听好,数珠丸恒次,这位就是这个本丸以及我们的主人——”长谷部神气活现地说道这里,却没人接话。

“——是朱利殿下。”一期察觉到她在发愣,便开口缓解尴尬,“一般来说审神者的名字是不能让我们知道的,不过主殿胸怀宽广,非常信任大家,因而亲口告诉了我们每一个人。”

长谷部那边依旧尴尬:“嗯,就是如此。今后也作为主人的部下一起努力吧。”

好漂亮的人。不愧是天下五剑。朱利承认她看到三日月的时候都没像现在这样感叹过。不过珠子哥哥......您都不愿意睁眼看我一下么?

“我是数珠丸恒次。在人们价值观几度变换的蛮长时间里,一直在探寻佛教的真谛。”

......您还是别睁眼了。全身一股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感觉。

“啊......感觉你能和江雪相处得很好呢,请多指教。我这里的规矩是,新刀会做一阵的近侍,互相了解的同时用最快的速度特化。今天就让长谷部和一期带你四处走走吧,明天正式开始做近侍,可以吗?”

“我明白了。”

数珠丸应该是好脾气,很容易就能相处融洽吧。

“一期谢谢你!说实话我都没敢想居然能在限时锻刀得到天下五剑呢,事情太多完全顾不上想新刀的事。辛苦你啦!”

一期吃惊的表情从脸上一闪而过,继而露出日常的温柔笑容:“主殿过奖了。既然在做刀装和锻刀方面有点才能,我必然要全力以赴。最近让主殿伤心的事太多,哪怕一点也好,我想做些让主殿开心的事。能锻出数珠丸殿真是太好了。”

“看出来你是付出了很多辛苦啊。”她伸出手去。一期一瞬间似乎是想躲,但还是定定地站住了。

朱利抹去他脸上的一块木炭染上的黑,手刚放下就被长谷部捧起来用手帕仔细擦拭。

她吃了一惊,然后发出叹息一般的笑声:“你们这样会把我宠坏的。”

一开始除了山姥切烛台切和长谷部,谁都不会用宠溺的态度对她。但是仅仅被三个人宠她就已经有点得意忘形,用她自己察觉不到的热情应对着审神者的工作,以至于忘记了小心谨慎导致长谷部在厚樫山折断。明明觉得自己已经看多了生死不会被战场威胁,明明以为自己不会再为了重要的人而悲伤,她站在长谷部碎刀的地方无声地流了很久的眼泪,从那起半年都没再踏进厚樫山。

他曾经那么宠她。而她曾经那么喜欢他。

全都随着他一起碎裂,随风飘散了。

山姥切实在是看不下去她半死不死的样子。就算烛台切天天换菜谱,她不吃意义何在?于是他再次从合战场捡了一把长谷部回来。

她那么惊喜,惊喜到流着眼泪扑过去。然而她忘了她还有骇人的伪装。被吓到的长谷部甩开了她。

她那么惊喜,那些惊喜一丝不剩地转换成了失落,无论长谷部如何道歉都没能挽回。

这是山姥切唯一后悔的事,也是长谷部唯一后悔的事。

“呐,能继续刚才的话吗?”她正在愣神,烛台切扳着她的肩使她转向他,“刚刚和山姥切君说过的那句话,很重要,所以绝对不要轻易说,明白吗?”

朱利下意识地四处张望,发现数珠丸他们已经离开,才和烛台切对视着说:“是吗?可是我不觉得‘喜欢’是那么复杂的词呀?如果我说‘我喜欢烤土豆’的话,光忠会做给我吃而不是说教,不是吗?”她歪着头拿眼角暼他,“作为人类告诉你吧,这世界上最难的字眼,是‘爱’,我一直在追寻的东西。”

她转过身去沉默了一阵,又说:“如果因为我说了‘喜欢你’而害羞的话,就说明——听这个词的人也是喜欢我的,男人对女人的那种。”

“是吗。”烛台切的声音听着有点沉重。她觉得是不是又伤他的心了刚要转身,就被他从后面抱住在耳边呢喃:“也就是说我和山姥切君都喜欢你的意思咯。嗯,我倒是不否认哦。原本觉得认真又万能的你挺不错的。到现在你变得越来越漂亮、越来越可爱,想不喜欢都不行呢。”

“可是喜欢我的话,大概会断掉的!长谷部之后光忠再断掉的话,我......”

烛台切的手把她的话捂回口中:“为了心爱的女人而死啊......听起来蛮吸引人的。喔,别紧张,别看这样我对自己的耐打程度还是很有自信的哦!而且你看,力气也很大。”

他说着把她抱得更紧了一些,令她完全无法挣扎。

“放弃长谷部君,来我这里吧?我知道你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可是我想照顾你,想被你依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呢?三次,三次都不行的话,我就彻底放弃,可以吗?”他放开捂着她的嘴的手,等待她答复。

“放弃......长谷部?”朱利转头看着他金色的瞳仁笑了笑,“已经怎样都好了。光忠也不错啊,来谈恋爱吧,不要让我失望哦。”

“OK交给我吧。不能回应你的期待的话就不帅气了呢。”他放松了力气,把她轻轻搂在怀里,低头碰触她的脸颊,“好开心,你居然会答应我。”

“我今天想去万屋那边逛逛,你会陪我去的吧?”

“正好今天还没有采买,不如一起去吧?”

 

朱利自打本丸人手够用了之后就再也没跟去采买过,没想到采买居然每次都去这么多人,除了身边的烛台切还跟着大大小小快十个人,而且还要分头行动。

“你们每次要买多少东西?需要这么多人来般?”她纳闷地问烛台切。

“不是哦。今天恰好需要采买长时间需要的东西,可能会买很多,就叫了大家来帮忙。弄成这么壮大的队伍抱歉。”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有点意外......”她说着好像发现了什么,在一个摊位前住了脚。

“嗯?怎么了?”烛台切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了一个精致的发卡。金属反射着金色的光,最顶端做成了四叶结样子,两串紫色的珠花从结的末端垂下,仿佛两串真的紫藤花一样刺得烛台切皱了一下眉:“喜欢这个?”

“嗯......”

“今天要买很多东西,可能小判会不够用,明天再来买吧?”他说着腾出一只手环住她的肩,问。

朱利猛地扭头看肩上那只黑色的手,觉得一瞬间清醒了,点点头说好,转身跟他离开。

 

“哇~这个好漂亮!你看!呜......今天明明是来给大家买礼物的......”身后传来一个年轻审神者的声音。

紧接着是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那么这个就当做是我长谷部送给主的礼物吧。”

“真的?可以吗?”

“当然,主喜欢的东西当然要献给主。请您稍等。喂!把这个给我包起来!快点!不许怠慢!”

“长谷部你对人家稍微温柔一点啦~抱歉抱歉,这个人就这样~”

 

朱利用力咬紧下唇,被烛台切牵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万屋。


评论
热度(22)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