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我家主人最可爱!(42)

我只是想证明一下我还活着

*婶婶冷漠大揭秘x

*反正婶家的咪就是个白痴,白痴还想撩妹就是你的不对了

*一如既往的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准备开始结尾【话说要怎么结尾才好...】

目录

==================================

回到本丸烛台切说要去整理买回来的东西,没有陪她回房间,等他忙完去找她,房间里空无一人。桌上又有纸条,她又出门了。

“难道是跑去买发卡了?那么喜欢那个发卡啊......早知道小判有剩余就买给她了。”烛台切思考了一下,决定现在就出门给她买。

买回来送给她,她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朱利拆开包装惊喜地说“你已经把它买回来了啊!谢谢!”的情形浮现在他脑海。她一定会很开心。我要亲自给她戴上发卡,然后和她说“很适合你”。

烛台切急匆匆地找到摊子,寻找那个感觉很像某个人的发卡。

——没找到。

“那个,不好意思,原来在这里的那个紫藤发卡——”

“啊,不好意思,那个被另一位烛台切买走了哦!”摊主掩口笑道,“说是要送给心上人呢!”

“那、还有没有一样的?”

“不好意思,本店不大都是纯手工制品,每样只有一件哦!真的很抱歉。不过您要是很中意的话,可以为您专门做一个,不过要加钱哦?”

带的钱应该足够。烛台切咽了一口唾沫:“那麻烦帮我做一个一样的!”

 

 

朱利扣响了某个本丸的大门。

没有人应门。她不耐烦地加大了力度又敲了一遍。这次门开了。

开门的是长谷部。他朝她深深行礼:“欢迎您,汐澄大人。”

她看起来不是很高兴,径直迈进对方本丸:“伊佐也呢?”

“主刚刚出门,大概一两天后才会回来。我帮您拿东西吧?”长谷部关上门跟上她的脚步,后者头也不回地把背包甩给他。

“我今天要留宿,可以的吧?”

“当然,您愿意留到什么时候都请随意。”

“哦?稀客啊!”站在走廊上的是药研,“初次见面,在下药研。多谢您把一期哥馈赠给大将,今后也请多指教。”

“嗯?一期被唤醒了吗?”

“很可惜大将的灵力还不足以唤醒稀有刀剑,不过一定是迟早的事,多谢汐澄殿挂记。”

“你在和谁说话啊药研君?”烛台切端着菜肴从拐角走过来,看到朱利惊喜地说,“你来了啊!太好了!我就觉得今天肯定有什么好事所以一不小心就做了很多菜,要不要一起吃?”

“嗯,那我就不客气了。”

伊佐也家的刀明显变多了,常见的那些基本都有,看起来和她的本丸一样过得一片祥和。估计是伊佐也没想到她会这个时候到这里来,没有吩咐下来的缘故吧,也没有发生像上次那样的事。她安心地过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她梳洗过后正在收拾上次留在这里的化妆品和衣服,烛台切送来了淡盐水。

“这个也没有混入媚药哦,放心喝吧。”他拿起托盘上的杯子递过去,“你在收拾东西啊,一会儿就要走吗?”

“不是,只是做个准备,我得把我的手机要回来。你是近侍所以应该明白,那家伙拿走了我的手机。”

“那个淡红色可以翻开的金属小东西?主人放我这里了哦,你需要的话我去给你拿过来。”他看着朱利惊讶的表情,笑了笑,“等我一下哦,马上回来。”

“给。”他手里的的确是她的手机,只不过早就没电了。道了谢接过听到他继续说:“还有这个。”

他从裤子口袋掏出一个纸袋,从里面取出一个紫藤发夹:“你喜欢的是这个对吧?给。”

朱利一愣:“为什么......”

“啊抱歉,我不是故意跟着你们的,昨天上街正好看到你。你和你的烛台切的话我都从旁边的摊子那里听到了。既然他不愿意,那就由我来买给你好了。”他说着拿起梳子,“要不要我帮你戴上?一定很适合你,和你眼睛的颜色很配。”

他撩起她盖住左眼的刘海。朱利不由得闭上了那只眼睛。

“别害怕。明明很漂亮的眼睛,我觉得没有必要藏起来的。稍等,我帮你戴上。”

烛台切顺手把她长长的刘海别到耳后,用紫藤发卡固定住:“好了,果然很适合你。”

她注视着镜子里瞳孔缩成一条缝的左眼,虹膜面积变大使得里面金色的褶皱也变多了,加上本来的紫色,的确和发卡相互辉映。

“真漂亮。”烛台切捞起她肩上的一缕头发举到唇边,“我明白主人为什么那么珍惜你了。你简直让人不想放你走。”

“大早晨的就跑来撩人,你也真是可以。”朱利叹了口气起身。

“抱歉,看着你不自觉就......”他也跟着起身,目送她离开房间,低低地说出了后半句,“想要占有你。”

 

这个本丸有多危险,朱利不是不知道。她甚至做好了重蹈覆辙的心理准备。但是现在所有人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对她很是客套,让她反而觉得不对劲。

突然,她想起来和光忠说好,今天要去买那个已经别在耳际的发夹,随即顺手摸了摸它。

那个摊子上的饰品看起来都是纯手工的,同样的商品有两件的可能性很小。既然这件已经戴在自己头上,就说明他再也买不到了。

朱利想着,居然有种报复的快感,于是带好东西回了自家本丸。

家里的四支队伍都出去了,前院依旧是清光和安定在扫地。

“主人?你回来啦!”清光显得特别高兴,扔下扫把就跑过来拉着她的手,“烛台切说你几乎什么信息都没留下,我还怕你像前几次那样失踪然后被欺负呢!有没有伤到哪里?身体没问题吗?”

“我说清光,你别太让主人为难了......”安定放好扫把拉开清光,“欢迎回来,您看起来很精神啊。”

“还行吧。让你担心了,抱歉,清光。不过这次我没出事,可以放心了。呐,四支部队全出动,是又去找我了?”

“对呀,从昨晚找到现在了。”

完了,怎么又给他们添麻烦了!这帮刀跟了她真是操碎心......拿什么回报才好?

——认真工作。

情商为负数的审神者想到的唯一办法。

“主人?你去哪?”

“回房,办公。”

清光目送她一溜小跑:“呐安定,我刚刚说了什么让主人生气的话了?”

“不太清楚诶......”

朱利发疯般的处理完积攒的工作,的确再找不到事情来做了,才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无意间碰到了发际的头饰。

总觉得让光忠看到它就糟了,干脆藏起来吧。

她刚把头饰放进壁橱,就听见“咚咚”的脚步声朝房间这边来了。

“主君!”果然是光忠,他跑到她眼前先是上下仔细打量了她一遍,确定她毫发无损之后一把拥她入怀,“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好怕再次没能保护好你,要是你又像前两次一样,我该怎么办才好......求你了,别再到处乱跑了,我真的很担心你。”

“嗯,抱歉,让你担心了。”

“咳咳!烛台切你要抱到什么时候?”

朱利听到这个声音急忙从烛台切怀里挣出去,理理衣服装作没事人一样。

“长谷部君......你能不能看看时机?现在明明是我和最重要的恋人重逢的时刻。”烛台切重新把朱利揽进怀里,搂在她腰间的手臂暗自用力,让她无法挣脱。

“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长谷部这样说着却听不出来也看不出来任何抱歉的意味,“不过男人居然看不出来所谓恋人的疲倦神色,你也真是了不起。”

他说完一如既往用挑衅的眼神看了看烛台切,走到朱利身边把她从烛台切怀里扯出来,帮她抚平衣物因挣扎产生的褶皱之后牵起她的手单膝跪地:“主,您一定是累了吧,一个人把那么多工作都做完了,很了不起哦!那么作为感谢,在您小憩期间由我长谷部来守护您,以防某些人趁人之危。”

说着还暼了一眼烛台切。

朱利整个人都呆呆的。她完全顾不上话中的火药味,满脑子都是“长谷部夸我了长谷部夸我了长谷部夸我了啊啊啊啊好开心怎么办好想扑到他怀里要抱抱要亲亲”。

“主?您有在听我说话吗?”

“......嗯,在听。”她回过神来应道,紧接着把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别开视线。

啊啊啊好害羞!一直被他这么握着手会化掉的!还有不要用那种苏死人的视线看我!

但是在烛台切和长谷部看来,她敷衍地应过之后嫌弃地甩开长谷部的手别开视线,一脸“老娘不开心”。

“你看,长谷部君,主君并不想让你那样做哦。真可惜。”烛台切的目光写作安慰读作讥讽。

朱利闻言猛地抬头望着他。

诶?!不是的不是的!现在最碍事的是你啊!你快点认输离开我才敢向长谷部要抱抱要亲亲啊!

“嗯?果然想指名我吗?”被望着的人突然歪头对她笑道。

哈啊?!老娘才没那么想!

朱利死死地咬住下唇。

“直接说出来也没关系哦!毕竟你不说出来的话,长谷部君是不会明白的。”

“主!”长谷部像是要争取什么似的靠得更近了些。

朱利放弃了思考:“都给我出去,烦。”


评论(1)
热度(21)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