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我家主人最可爱!(44)

提前祝各位元旦快乐!元旦服务业会很忙我顾不上更,就全都提前好了

*这次是光忠主场,甜腻腻的咪(大概)

*时间轴大概刚到信浓实装和极化系统实装那一段,也就是今年六月份左右?

*all婶前提

目录

========================

要是长谷部知道烛台切手合到吐血之后趁他出阵跑到朱利这里,一定会气死。

“你抱就算了,手不要到处乱捏。”朱利边看文件边给身后的人一个肘击。

“抱歉,你软软的不小心就......”这个人说着又在她腰间捏了一把,捏得她整个人一抖,“而且你意外地怕痒呢,好可爱。”

觉出烛台切好像心怀不轨,朱利抬手拍在他的额头:“再这样所有工作就都归你。”

“都交给我也没关系哦,能替你分担我很开心的。”烛台切说着又开始埋首在她颈间蹭。

啊啊啊心好累......从来没听说过谁家的烛台切这么粘人,要是长谷部有他的一半就好了。

话说,最近实装的新刀好像也是个粘人属性来着。

想想就觉得心好累。

朱利实在不擅长对应粘人属性。虽然她看上去冷冰冰的,实际上遇到那种人只有缴械投降的份。

 

“主,我回来了,新刀也不负主命带回来了。”长谷部前来报告,头顶小红脸一脸得意地行礼。

“真是辛苦了,快去休息吧。哦哦对了,”朱利把政府给的道具递过去,“仙人团子,拿去吧,吃掉的话似乎疲劳会缓解一些。”

长谷部感激地接过,一抬头瞥见了烛台切脸又黑上来,小声问朱利:“主,那家伙没对您做什么吧?”

朱利回头看了一眼烛台切,对长谷部笑笑说没什么。

因为一直都被烛台切缠得死死的,看到长谷部有点开心,连声音都有点甜腻腻的感觉。

于是在长谷部看来她是被做了什么羞于启齿的事。他刚要发作,一期出现在他身后:“主殿,在下换了身衣服耽误了点时间,十分抱歉。”

和身心俱疲的长谷部完全相反,一期飘着樱花笑意盈盈的。

嘛,虽然每次从大阪城地下回来他都是这样,尤其是从50层回来的时候。

“请容我向您介绍,这是这次实装的、在下的弟弟信浓藤四郎。信浓,这位就是主殿。”

红发的短刀男孩子从一期身后蹦出来:“我是信浓藤四郎,秘藏之子哦!请多指教咯大将!”

超可爱......

然而就在朱利这么想着的时候,信浓眨着大眼睛问:“呐,我能钻到你怀里吗?”

别说烛台切,就连一期都吃了一惊,立刻拉着信浓离开了。长谷部也追过去打算多训斥几句。

朱利扶着门框长长叹了一口气。听到身后有响动,而后果不其然被拥住。

“情敌还真多。”烛台切说着吻了吻她的侧脸。

朱利微微一笑:“怕了?”

“怎么可能,从别人那里抢夺也是很有趣的哦。”他弓着身子,下巴搭在她的肩上,“喜欢你,最喜欢了......”

“总感觉答应你交往之后你变得爱撒娇了,像个牛皮糖一样整天粘在我身上。”

“不行吗?”他反问,“这么可爱的恋人在眼前,不想抱上去的男人才奇怪吧?”

朱利笑了笑,任他紧紧抱着她起腻。

 

转天采买回来的烛台切说有礼物要送给她,非要她闭上眼睛直到他说可以为止都不可以睁开。

朱利感觉到一侧的头发被什么东西别住,听到“可以了哦”睁开眼睛,烛台切笑眯眯地捧着面镜子,里面自己戴着的正是那天看中的紫藤发卡。

这东西居然会有第二个?

她觉得不可思议地摸了摸它。

“很惊奇吗?我买回来了哦。很漂亮,我的公主。”

虽然完全不觉得高兴,她还是朝他露出笑容:“谢谢,我很开心。”

她把两个烛台切送的两个紫藤发卡放在一起收进了匣子。即使是同样的发卡,由于是纯手工制的缘故,看起来并不完全一样。就像那两个烛台切也不相同一样。

伊佐也的烛台切显得野心勃勃、十分霸道,但是她的烛台切却冒着粉红泡泡,有点啰嗦但随时随地都在撩她。朱利也曾为自己的撩人技术得意过,却不得不承认输给了这把刀。

没办法,人家长得就像牛郎,再加上甜言蜜语顶级佳肴伺候着,时不时还抱抱你亲亲你,谁敢一口咬定自己绝对不上钩?

况且每天都被抱着在耳边呢喃“喜欢你”的话,时间长了是会被催眠的。身体被他颀长的身体包裹住,心灵被他甜蜜的话语包裹住,整个人都暖洋洋的,越发少女起来。朱利现在已经会对烛台切小小地撒娇了。

看吧,主人可是只会对我撒娇呢。

烛台切用这样的眼神望向长谷部的时候,通常情况下又会有一个杯子或者一双筷子碎在长谷部手里,而他也只能以此泄愤。

现在烛台切身兼近侍和审神者恋人,用他的手遮闭主人的双眼,在本丸可以一手遮天。即使如此,长谷部也照样扛着大号小判箱或者抢誉以证明自己的实力。

总有一天,她会明白的吧。

 

“政府放出新消息了,说是极化。可是咱们本丸现在极化可能的四把短刀都还没有满级......要不这样,最近腾出一队来让他们四个....不,让短刀们去三条大桥把级别顶上去。”

说是作战会议,在场的只有朱利和烛台切而已。

“还有两个位置,要让哪个孩子去呢?”

“就前田和药研吧,麻烦你去传达了。”

“OK,交给我。那些孩子们一直很努力呢,这次也肯定不会辜负你的期待。”

“我明白。”粟田口的大家一直都支持者她,即便她看起来那么冷淡,打初期就一直跟随她的短刀们也经常毫不在意地试图接近她。

真·天使。

不好好回报不行啊。

想到这儿她说:“还有,跟他们说不用着急,不用勉强自己,慢慢来就好。”

“嗯,我知道了。你真的是变温柔了啊。”

“以前不温柔还真是抱歉。知道了就快去。”

大桥的高速枪真不是吹的。两趟下来肯定会有谁中伤。手入时那些孩子们忍痛朝她道歉的样子让她心疼,多次强调不用勉强反而会引来更多的道歉。

这些孩子,为什么和长谷部一样拼命!

想生气又没办法生气的朱利只能趴在烛台切的怀里哼唧。

“大家肯定想快点极化,为了能为你派上更多用场。而且我们都已经习惯受伤了,战斗会受伤是当然的。受伤说明我们还不够强大,所以更要快点极化变强。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所以你也别责怪他们,为他们加油如何?”烛台切一下一下摸着她的小脑袋,轻声说着。

“我没有责怪他们啦......我只是担心嘛......”

“你还真是爱操心啊。”

“你还好意思说我?熊桑那边都直接叫她家烛台切‘老妈子’了,你也差不多啦。”

烛台切用指关节敲了她一下:“不许你那样叫哦,叫了的话就惩罚你。”

一瞬间有什么崩塌、有什么断开似的感觉。朱利不禁整个人瑟缩了一下。

惩罚。

要惩罚。

逃跑的坏孩子要惩罚。

“你怎么了?”烛台切抱着搂着她的手臂微微收紧,手无意间碰到了她绑在腿根处的暗器包。里面有朱利常用的暗器,其中就有针。

她突然奋身而起,一手掐住烛台切的脖子把他按在地上,另一手握着匕首直刺他唯一的一只眼睛。

即使出乎意料,烛台切还是凭经验制住了她拿着匕首的手。

“你怎么了主君!为什么突然......”感觉到女子非同往常的力气和杀气,他慌忙大叫。

而她却像回过神来一样,松了双手的力道:“诶......我......?”




===========================

我现在居然在犹豫最后把我家小汐给谁。。。。不过我拒绝入光忠股

评论(7)
热度(16)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