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我家主人最可爱!(48)

*烛台切撩妹不成反被艹(雾)我就是试试这样会不会被屏,没有车没有车没有车,说三遍

*本章搞事情(实际上是最近KEI式咪的MMD看太多,妹子们脑补咪酱MMD就好)

目录在此

========================

“哈?和光忠的恋情不顺利?怎么可能!”好友瞪大眼睛,转过身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说话的两个一模一样的近侍,回过头朝朱利做了个鬼脸,“光忠可是最会撩最省心的了!我都怕你克制不住从此不日课呢!”

朱利嘴角抽动一下:“我看起来像是那么荒淫无度的人?再说和烛台切确定关系之后日课都完不成的是你吧。”

“诶嘿嘿被发现了......”短发少女吐了吐舌头,“可是他真的是废柴婶制造机啊,上个月我又胖了两公斤!”

“你还是多和山伏出门修炼比较好。”

“小朱利真的好厉害啊身材还那么好~”

“?!别到处乱摸啊!”朱利退开一步,“我家的这个打小贞来了之后都快把我忘了,还废柴制造机呢,我连饭都快要自己做了。”

“哈?真的假的!那可就得好好罚他了!”

“罚?怎么罚?我的言灵对他们都是无效的。”

“那就不让他上你!他一定会痛不欲生的!”

“你长那么可爱就不能说些好听的词吗?你家的烛台切听到了一定又会说教。在说教这一点上,烛台切们还真是都一样啊。全本丸最啰嗦的就属他了。”

“对哦,像老妈子一样有点不太好啊,不过光忠可是天底下最温柔的妈妈了!”

“快别说了,他会哭的。”

“禁欲不行的话......干脆你去出轨怎么样?”

“孩子,你的三观是谁帮你塑造的我要去处理掉他。”

“也不行?小朱利好难搞啊......”

“我难搞我承认,不过你的点子也不怎么样。”

“那边不主动攻过来的话,小朱利主动去攻略他怎么样?说起来你家的光忠,一脸受样呢......”

“啧,真麻烦。”

“唉别这么说嘛!既然是他主动告白的,好感度就已经是满的啦,剩下的就是小朱利自己去争取啦!爱情需要时常保鲜哦!”

听到这里朱利一怔。爱情......?

“呐呐,如果有一天有了结婚系统,小朱利想和谁结婚?我肯定要和光忠啦!虽然乱酱也不错,不过我更看重光忠!”

“我......”朱利语塞,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出来的并不是烛台切的脸,而是山姥切的,紧接着就是长谷部,再然后居然是一期和莺丸。一期就算了为什么莺也会跟着蹦出来?也许她其实觉得这些人都比烛台切适合以身相许?

“?小朱利?”

“......我不知道。但是至少不是烛台切。这个话题能过了吗,我真是傻到家才来问你。”虽然这样说着,朱利还是在考虑要不要采纳,“可以的话,要不要一起吃个晚饭?我请客。”

“可以吗?!太好啦!每天都吃光忠做的饭正想换换口味呢!”

朱利嘴角一抽。卧槽真特么想掌她的嘴,这孩子是谁带大的怎么教育的会聊天吗!

 

好友和两个近侍谁都没能劝住她不停灌酒的行为。朱利的烛台切为了防止丢人只好先行结账带她回家。

烂醉的主人烛台切还是第一次见,一边嘟囔着“真是的怎么喝这么多”一边抱着她乘王庭往本丸走。不过她酒品很好,喝多了只是睡,也不算很麻烦。他苦笑一下,低头轻吻她的额头,低声说:“坏孩子,不听话一直喝,醒了之后要好好惩罚你才行。”

细心为她脱去外衣放进被子,他低头端详了她一会儿,摸了摸她的头起身准备走人。然而屁股还没完全离开床垫就被一股意外的力量拉得仰倒过去,眼睛只捕捉到一个身影刷地从背后绕到身前坐到了自己身上。

朱利跨坐在他身上,弯下腰把脸靠到至近,眯着眼睛盯着他。

“主、主人......”

“今天也不打算在我这里睡?”

“主人你喝醉了......”

“嫌我一身酒臭吗?你以为是因为谁我才会醉的?”

“抱歉是我不好,你先好好休息,等你感觉好些了......”

“等到那时候就晚了。”她靠得更近了些,动手解他的衬衣扣子,“俗话说春宵一刻值千金......”

一瞬间惊呆了的烛台切急忙按住她的手:“等、主人你在干什么啊!你醉了快好好休息!”

“谁说我醉了?你见过我醉?”朱利用手肘撑住身体,俯身在他耳边轻轻道,“因为不醉的话就没办法让你放松警惕啊。不是说等醒了要给我惩罚吗?我现在醒了哦?来啊,别害怕。”

她环住他的脖子,声音沙哑而性感:“无论怎么激烈的‘惩罚’我都不会拒绝哦~”

“主!主君!等一下!”烛台切满脸通红不敢看她,“你醉得太厉害了,那种事还是想在你清醒的时候做比较......”

“我都说了我没醉哦,稍微主动了一点就把你吓成这样我也是很惊喜啊。前些天你不是很想和我做吗,怎么就怕了?”她一只手滑过他赤裸的胸膛和坚实的腹肌,凉凉的手指在他小腹慢慢画着圈,“还是说,你对我已经没欲望了?”

烛台切咽了口唾沫。怎么会没有!怎么会没有!!快住手吧你不知道我忍得多辛苦!

看着他冷汗直冒的样子,她笑出了声:“光忠也会有这样的一面啊,真可爱。不道谢可不行啊,来,这是奖励。”

她说完把头发别到耳后,在他颈侧落下一吻。稍稍起身舔舔嘴唇,又笑了:“咸的......你不用那么紧张,只是主动的人不一样了而已,况且会痛的是我又不是你,对吧?”

烛台切紧紧闭着眼睛不说话。

“真是奇怪,我认识你都一年多了,还是第一次觉得你这么可爱。”她一边说着一边从颈侧一路向下啃食,“可爱得想要一点不剩地吃掉。”

她刚想去解他的皮带,烛台切突然喊出一句“主人抱歉!”,推开她狂奔出她的房间。

朱利望着门呆了几秒,抬手爬梳了一下头发:“这机动可真是吓到我了......撩汉失败,今后可怎么面对他好啊!算了,先把这身酒气洗掉再说。”

 

 

然而朱利很快发现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她一连几天都没见到烛台切。

那家伙居然故意躲着她!她还能真的吃了他不成?!至于翘掉当番还私自倒班远征吗?!

朱利又生气又无语。她只是采纳了好友的意见试着勾引了他一下而已。勾引什么的她也算是轻车熟路,不过把一个大男人吓成这样说实话还真是第一次。被小贞问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耸了耸肩:“我试着引诱了他一下,他就这样了。”

一周之后,终于连整个本丸都察觉到了不对,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喜欢搞事的胁差们更是替她答应了她好友的邀约,把被打扮得漂漂亮亮仍是一脸懵逼的朱利直接塞给了等候的审神者们。

“会有什么样的表演呢!好兴奋啊!对吧,主人?”护卫之一的鲇尾连呆毛都一跳一跳的。

朱利:“......啊?”

她现在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要去干什么,周围三五个人叽叽喳喳地拥着她往前走,反正都是好友也没所谓去哪里。表演?你在说啥?

“朱利什么都不知道就被带来了?”莉芳显得很惊讶,“我还以为他们是经你同意之后才答应的呢!抱歉!”

“不是莉芳的错,现在告诉我也还来得及。”

“现在要去的是审神者的同好集会哦!会有刀剑男士的表演!给你节目单!”

“诶~”朱利展开纸,鲇尾和骨喰也凑过来看,三个人同时变了脸,“这、这是?!”

莉芳一笑:“很精彩吧~”

“精彩过头了......”朱利再次浏览那长长的节目单,“烛台切光忠”这个名字几乎贯穿整个篇幅,“等等,我记得莉芳你喜欢山姥切来着?”

“嗯!不过烛台切也很帅啊~他胸前那个流苏~啊~~”莉芳捧着脸开始花痴。

同行的另一个审神者立刻接话:“对吧对吧!你有没有仔细看过他的眼睛?超漂亮的!像琥珀一样里面有东西闪着光!”

琥珀里难道不是虫子吗?话说琥珀会闪光?

朱利敷衍地笑笑,一路腹诽。进到会场里的瞬间,她不禁再次吐槽:你们确定这不是演唱会?!

眼前的布景完全是地下个人演唱会的感觉。本丸第一偶像难道不是和泉守吗?大家都是烛台切同好没错吧?!

朱利承认烛台切很帅。尤其是现在的这个烛台切,时不时地往台下抛媚眼,已经晕过去不知道几个审神者了,还有一次好像和她对上了目光。舞台上的烛台切更帅,简直让人无法呼吸。这个地方的空气也让人无法呼吸。她逃了出来。

“天啊,要窒息了......”她在外面大口喘着,“果然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还是回去吧。”

话是这么说,她猛然想起来胁差双子还在里面。他们俩看起来很带劲的样子,她是不是在外面等着比较好?

“你没事吧?身体不舒服吗?”

熟悉的声音。

朱利抬头。果然是烛台切,而且身上的衣服还没换,就是刚刚和她对上目光的烛台切,他关切地问:“要不要去休息一会儿?客人没有休息室,不介意的话要不要去演员的休息室?”

演员的休息室不出所料的话应该充满了烛台切吧?那种地方谁要去啊!朱利当下就猛摇头:“我没事,差不多该回会场了。多谢关心。”

那个烛台切一把攥住她的手臂:“那就当做是陪我一下吧,汐澄。”

“?!你是?!”

“过来这边。”



评论(5)
热度(18)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