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脑洞填充专用地盘,乙女向,主萌长谷部光忠俱利被被一期。本人考研狗外加半个社畜,此处草多需催更,当然和平为主

破百粉点文

不行了,黑化一期我真的不行.........在下太高估自己了,你们随意弄死我我认了orz

写完了返回去看完全不知道是不是糖0.0也不知道是不是玻璃渣0 0.......

为什么写不出词了呢我的写作人生是要到尽头了吗........

*bug有得是,大面积ooc灾害请做好避难准备

不得已借助了之前写的东西,建议先看这边→大前提

然后再来看这篇流水账吧。0 0没圈过人,看看蓝了没有 @筷子 

============================

留下近侍石切丸坐阵,审神者随短刀去夜战了。那是一下子挣脱束缚的感觉,哪怕小夜再一次丢骰子走错了方向,她也开心地揉着他头说没关系。

归来的途中遇到了接替出战去的六把魔鬼刀,这帮人非要每人抱她一下才肯继续出发。心情糟糕的审神者踏进本丸的瞬间,就感觉到有与刀定的契约消失了,还不止一把。

远征队不可能出现牺牲,那么,是刚刚出去的六个人里的谁吗?很难想象那六个人出事的场面,是不是她感应错了,或者是政府那边又出了什么差错吧?

“主上?你怎么了?”

面前突然出现的姣好面庞吓了审神者一跳,她定了定神,朝问她的乱一笑:“没事哦,大概是好久没出门有点累。”

“那主上去休息吧,我们手入之后再来找你。反正一期哥他们也不在,难得安心睡一觉,嗯?”乱虽然全身挂彩,依旧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拉着她说。

“我也跟去给你们手入比较好吧......”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这边一直都是帮一期哥他们手入,早就熟悉啦!再说,还有药研哥呢,所以别担心去吧!”乱笑嘻嘻地推着她朝房间走了几步,就转身朝手入室跑开,还不忘加一句“快去休息吧主上!”。

明明睡得很安稳,她不知道为什么梦到了三日月,梦到了三日月侍寝的情形。她在梦里挣扎不止,直到从梦里吓醒。望着天花板喘着粗气,心里奇怪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她听到乱在叫她。

稍稍侧头,少年明亮的头发和湛蓝的瞳仁进入视线:“主上,你醒了?”

“乱......”她突然心头涌起一股委屈,抬手用胳膊遮住眼睛。

“你哭了吗,主上?做恶梦了?”乱在审神者床边坐下来,把垂下来的头发挽到耳后,拉开她的手又抹去她的眼泪,“别害怕,主上,有我呢。”

“你先想办法阻止你家哥哥再说。”审神者抬起令一只手盖住眼睛。

“梦到一期哥欺负你吗?”

“没有。”她停顿了一下,问,“你手入完了?我睡了多久?”

乱伸出食指杵着下嘴唇想了想:“大概一个半小时吧?要再睡一会儿吗?”

“不了。不过第一部队没回来吗?一个半小时会不会太长了点?”

“嘻嘻~主上想一期哥了吗?”

“没有。但是刚刚进门的时候我感到有刀断了,虽然害怕第一部队的那几个人,但是也想象不到他们谁断刀的样子。远征队更是不可能有断刀的情况,我想不通,所以才会担心。”

“还是担心一期哥他们的对吧~”乱笑了,捧着她的手贴在自己胸口,“不过,我也喜欢主上的哟!”

审神者看着他也笑了,坐起来摸摸他的头:“嗯,我也喜欢乱君哦。”

“真是的,主上总把我当小孩子!我的意思不是那样啦!”乱鼓起腮帮,“我的喜欢是和一期哥一样的!所以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嗯,我明白。到时候还......”

乱打断她朝外看去:“一期哥回来了!”

在乱的引领下来到前院,审神者震惊地看着一身血的一期一振。

“我回来了。”一期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样子,看到她就微笑了。

“三日月和小狐呢?”她皱眉扫了一眼进来的四个人,都是一副经过一场恶战的样子。三日月和小狐丸虽然是稀有刀中的稀有刀,但不是她喜欢的,所以没有佩带御守。手上仅有的四个御守眼前的四个人中就有三个人有,另外一个给了初始刀。但她想不到三日月会断刀。

“容我稍后向您解释,我们先去手入,换身衣服再来见您。”一期行礼后径直和她擦身而过,面色也冷了不少。

压切长谷部同样上前行礼:“非常抱歉。”然后走过去了。烛台切光忠和鹤丸国永每人摸了一下她的头,朝手入室去了。

“......说起来,石切桑他们呢?回来就没再看到了。”审神者怔忪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却是这句话。她左顾右盼了一阵,直到清光和安定搭了话茬:在你和短刀出去的时候,本丸被第一部队的人换了近侍,还给大太刀和枪们排了远征,估计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了。

什么?!

审神者气势汹汹地来到手入室,正好一期手入一新从里面出来。看着主人捶着自己嘶吼抱怨,他抓住她的手腕,拽着她朝某个方向走去:“请跟我来。”

一期拉着审神者进了近侍房,随即又打开壁橱的门,把她推了进去。手腕被攥和摔在地上的痛感让她五官都扭曲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压制住捆了个结实,脚上的铁链另一端埋在墙壁里。

她还奇怪近侍房怎么变小了呢,看来是全都让这个精心改装过的壁橱占去了空间。什么时候改装的,谁改装的,她都完全不知道。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审神者缩在角落里盯着一期一振,害怕得目光都失去了焦点。

“主殿,请别害怕。三日月殿和小狐丸殿是我和另外三位联手杀掉的,这里是我私自改的,一切都是我做的。”一期关好门蹲下来,端详着审神者的脸,“我一期一振仰慕着您,但是您就是不愿意接近我们,甚至害怕我们。我实在是没办法,才出此下策。这下您就是我的了。直到我做掉其他的竞争者之前,请您乖乖待在这里。”

他微笑着,为她整理好乱掉的头发,转身关门离开。四周的墙壁上贴着符纸,把这个小小的壁橱用结界与外界隔离开来。审神者试图挣脱身上的束缚,直到耗尽力气都没能成功。正在她精疲力尽昏昏欲睡之时,门被打开,一期端着食物站在那里。

“主殿,该用晚餐了。还有,这个给您。”他把餐盘放在地上,给她松绑,又从怀里摸出两个圆形的东西也放在她面前。

审神者露出悲伤的表情。她认得那两个东西,压切长谷部和大俱利伽罗的刀镡。它们出现在这里,说明一期已经把他们两个......

“住手吧一期,我以后只让你做近侍,只让你一个人侍寝,只和你一个人见面,只和你一个人说话,好不好?再怎么说,他们也都是跟了我这么久的刀剑,三日月和小狐太稀有我不要了,你得把大俱利和长谷部重新找回来!”

微笑着的一期表情瞬间垮塌,收起两个刀镡起身:“恕难从命。主殿还是先担心自己吧,在下告辞。”

“你给我站住!一期!一期一振!”

她的声音被一期关在门里。审神者萎靡下去。饭菜很香,一看就是烛台切亲手开的小灶,但是仍然唤不回她的食欲。

“烛台切殿和鹤丸殿我会暂时留着他们,因为他们还有用。”一期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随后是离开的脚步声。

怎么办?该怎么办才能阻止他?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其他刀剑过来找我?晚餐都不去主厅吃的话,难道没有人在意吗?清光不会跑来找我吗?光忠不会担心吗?短刀们也没来,是一期对他们说了什么吗?

稍晚些一期来收走餐具,看到她基本没吃就开始担心地说教,和平时的他没有差别。但是审神者却变得刀枪不入,抱膝埋起头来一声不吭。最后毫无办法的一期只好为她铺了床,嘱咐她早点休息才离开。

根本睡不着。审神者翻来覆去,偶尔因为脚被链子缠住暴躁地爬起来摸索着去解。她第三次愤怒地甩开被子摸到脚腕的时候,从障子的外面——离她极近的地方发出的声音吓了她一跳。

“找到你了~”是乱。

“就是这里。”秋田的声音。

“嗬!”接着是前田。

“嘿!”然后是五虎退。

障子直接被劈成好几片。审神者抬手去挡,透过指缝看清了站在面前的四个拿着利刃的娇小身影。

“大家.....”

“主上,我们来救你了哦~”

“非常抱歉,让您遭遇到这些是我们的失职。”

“老虎们说您在这里......打不开.....就......”

“来,我们走吧主君。”

她握住前田的手,突然想起自己还被铁链锁着,便无奈地望向脚的方向。

“一期哥怎么还玩这种东西啊?我最讨厌这种东西了!”乱轻盈地跃进来,一下就切断了铁链,抓起审神者的手,“好啦,主上,我们走吧!”

“可是....要去哪里?”一路被拽着小跑,审神者完全不明白要去哪里才能逃离一期,“你们这样的话,一期会不会连你们也......”

“这边这边!”显眼的金色短发在墙边跳动。博多牵着小云雀,龇着牙挥手:“乘这个走!现有的机动最高的马!一期哥骑白毛绝对追不上!”

“我们该回去了。”

“时间太久的话一期哥会怀疑的。”

“请.....路上小心......”

“拜拜!门那边有别人把守放心吧!”

几个人把她推上马,看着乱也一起坐上去,就溜得没影了。

“咦?乱不回去吗?”

“为什么要回去?我可是说过要一直守护主上的哦!”乱熟练地勒紧缰绳,回头拉起她的手放在腰间,“抓紧我哦!虽然很喜欢一期哥,但是我更喜欢主上!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你!欺负主上的人,乱都最讨厌了!出发咯!”

就这样在本丸里策马疾驰,吓得审神者抱紧了乱,把脸埋进他飞扬的发丝。

“开门!”乱喊道。清光和安定如商量好的那样开了门。

“快带主上离开!”

“路上小心。”

“谢咯~你们小心一期哥哦~”乱没有减速,话音落地的时候早已绝尘远去。

“呐,乱,我们这是要去哪?”风在耳边呼啸,审神者不得不逆风呼喊。

“政府哦。现在不向政府求助更待何时!如果政府不管的话.....”乱腾出一只手按在腰间紧紧抱着他的手上,轻轻说,“我们就这样私奔吧。”

“不管的话?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什么都没说哦~放心吧主上,不会不管的!”

 

政府果然没有不管。她的一期一振被处分掉了。被带走的时候那把高贵的刀的声嘶力竭让她有了一丝不忍,正想上前求情却被乱伸手拦住。他的神情是遇敌都未曾见过的,坚定、决绝,双目不带任何感情地盯着一期一振。审神者到最后也没能阻止政府。同时被处理掉的还有烛台切和鹤丸。至于后来新来的一期、烛台切和鹤丸都饱受本丸刀剑的冷落都是后话了。

“主殿,在下......”

一期刚想靠近审神者,中间便横插进一个小小的人影。近侍乱藤四郎笑嘻嘻地说:“一期哥找主上什么事?是连乱都不能知道的秘密吗?”

“也不是不能知道......”一期只好认命地向审神者和乱说了自己的想法。毕竟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只要他向审神者搭话,必然会出现一个弟弟来捣乱。他们到底是谁的弟弟啊!?

目送一期一振离开,审神者叹了口气:“你们好歹让他好好和我沟通啊,他是你们的哥哥对吧。我保证这次不会再把他养成切黑了。”

“这种事可不是主上保证的了的呢。再说,”乱牵起审神者的手捧在胸前,“主上都有我了还不满足吗?我一点都不比一期哥差哦?无论从哪·方·面来说~”

瞬间想歪绝对不是审神者的错。她一下子红了脸:“你、你在说什么啊!”

“主上好可爱!”乱向平时一样撒娇似的抱住她,“我啊~最喜欢可爱的东西了!”

“我才没.....”

乱凑上来堵住了她的嘴。虽然很快又离开,但唇瓣相接的温热和濡湿令审神者耳朵都红了,愣愣地看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喜欢你哦主上!和我一起乱舞吧!我这次绝对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了!”

他紧紧地抱着她很久都没有放开。

评论
热度(25)
© maenu的果脯酱 | Powered by LOFTER